相聚在郁金香的国度

——第一届荷兰佛法研讨会回顾

阿弥陀佛

我的法名叫如如,有缘全程参加了6月8日,9日为期两天的第一届荷兰佛法研讨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线下佛法共修,欧洲菩提学会的圆亚、圆肯师兄专程从英国赶来为荷兰的道友讲法,扶持新成立的荷兰菩提学会这颗刚刚破土而出的小苗。我暂时没有加入菩提学会,在两天的研讨会中有些从未有过的体会,心中很感恩。想写下来与这两天一起沐浴佛法的道友们再次回忆,向未能亲自到场但关注研讨会的师兄们做一个简要汇报。

研讨会在荷兰鹿特丹谈师兄家里举行。以师兄家里整个一层客厅,餐厅做为道场。道场依次分为用餐区,共修区和休息区。道场弥漫着阵阵檀香,释迦牟尼佛的庄严佛像挂在墙壁上,桌上摆放着索达吉堪布慈悲的法相。莲花灯,净水,转经筒等供养之具一字排开。整个道场庄严,整洁而有序。当我第一次进入道场,看到这些庄严的布景和十多位前来参与法会的同修时,手脚都放轻了,心里一个劲提醒自己说:千万不可造次。

按照日程安排,10点整法会准时开始,圆亚师兄盘腿在椅子上首先带领我们念颂词,接着开示因果轮回的道理和真相。下午2点整,同修们还一同聆听索达吉堪布在网络上对欧洲菩提学会2013年新班的教诲。接着,就上午所讲授的内容同修们开始答疑和讨论。由圆亚师兄主要解答,圆肯,圆怀,圆忍师兄也负责一些答问。记不清上午还是下午,有一刻,圆怀师兄站在前面对大家做一些说明,我看到他年轻的脸庞,用诚恳、恭敬,柔软而又爱护的语气向大多数比他年长很多的师兄们解释说明并服务时,当下就忍不住湿了眼眶。我尚没有做母亲的经历,可我深深体会到一种心疼,一种母亲对孩子般的心疼。同时是一种感恩,扪心自问,自己何德何能,有这样一群默默奉献的人为我布置这庄严的道场,为我讲授这殊胜的佛法,而我,又曾奉献过哪怕一点点么?

第二天安排的是禅修,同样也是由圆亚师兄上午先讲理论,外加道友们短时间禅修体验,下午进行讨论。每次短暂的禅修结束后,圆亚师兄都会询问每位同学有何体会并及时纠正。在观呼吸法禅定这个环节训练时,有一刻我全身升起一种深深的喜悦,什么念头也没有,只觉得那一刻的心是敞开的,对周围陌生的道友完全敞开的,仿佛不分彼此,此时眼泪又涌了上来。而且在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心还停留在刚才那种充满爱的状态。当时旁边坐着圆肯师兄,心里便一直对她说,圆肯师兄,我爱你。那种自发的心的流露,是我很久不曾有过的。在第一天的课上,圆亚师兄曾问什么是幸福的感觉,一时间找不到能说服自己幸福的例子,没想到第二天幸福就这样不期而遇了。

只觉得两天过得很长,对圆亚师兄,对圆肯师兄以及对荷兰菩提学会那些可爱的面孔,对他们的施予的爱有太多的感恩。而我知道,有些感恩是因为亲眼看到他们的做为,可是我看不到的和不曾留意的有太多太多。这些感恩和恭敬,在分别之后的此时,来的更加强烈。

佛弟子: 如如

合十顶礼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