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生物反馈、冥想和正念

Biofeedback, Meditation, and Mindfulness

佛教与心理学:生物反馈、冥想和正念

Association for Applied Psychophysiology & Biofeedback

Volume 39, Issue 2, pp. 67–70

《应用心理生理学与生物反馈》期刊

第39卷,2期,第67页至70页

Lawrence Edwards PhD

劳伦斯·爱德华兹博士

关键词:生物反馈,冥想,正知,正念,觉知

作者简介:

劳伦斯·爱德华兹博士,是纽约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临床导师,并且也是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私人职业医师。

 

生物反馈的概念始于几十年前对瑜伽修行者和禅宗大师进行的研究。研究表明冥想和正念修行对人体有积极的作用。正念修行已经从深层的瑜伽和佛法戒律扩展到心理治疗实践。临床医生需要了知这些从原先的系统中分离出来的修行所具有的意想不到的治疗效果。生物反馈、冥想和正念练习都有显著的积极作用。

介绍

我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接触生物反馈,这之前有几十年的时间从事各种冥想和正念的研究及教学。期间除了在西方修行和禅修中心接受多年训练外,我还在印度做了三年和尚,学习传统佛法20多年。临床心理学和荣格深度心理学的训练很好的给了我在东西方范例之间互译的基础。

对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教授冥想技巧时,我注意到很多人在学习时很挣扎并常常放弃。另外一些人,努力练习冥想数年但是抱怨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好处——深度放松状态,宁静或者身体紧张的明显减少。似乎他们缺乏一种内部反馈回路,这种回路能令他们随意改变心理和意识状态。在寻找一个更有效的教学方式时,我发现了生物反馈。

生物反馈的根源

我欣喜的发现对生物反馈的研究可溯源到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对瑜伽修行者和禅宗大师的研究,瑜伽行者和大师们展示了在当时西方医学认为是不可能的自主功能控制。现在我们正在培训人们以各种生物反馈和神经反馈方式对多种疾病提供优异的疗效。我建议人们阅读Elmer和Alyce (Green & Green, 1989)撰写的《超越生物反馈》,以了解这一切的开始和开创性工作,其中包括拖着又大又笨的生理测量仪器到印度现场测量瑜伽士冥想时的状况。他们将圣者(Swami Rama)从印度请到了他们在门宁格基金会的实验室进行合作研究,这令我们惊讶的发现人类身心可以完成非凡的自动调节。圣者(Swami Rama)证明他可以只使用心灵的力量移动实物。但这样跨越性的研究进展依然不能使一些唯物主义医学实践者和研究者信服;很多人仍然难以面对这个研究。

冥想,心灵和身体

从2001年开始,我在“冥想的科学与艺术”研讨课上收集冥想对身体、大脑、荷尔蒙、思想、情绪、焦虑、抑郁、快乐、抗压力、健康和医疗诸方面作用的证据。从那时到现在,冥想已经逐渐成为主流。关于冥想对健康好处的文章已刊登在了《华尔街杂志》,《新闻周刊》,《纽约时报》和《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上。大卫·布鲁克斯,一位纽约时报的保守专栏作家,写过关于佛教与脑神经的关系,以及冥想对大脑影响的相关文章(Brooks, 2008)。一位著名的大德大力支持对高级和初级冥想者进行研究,特别是理查德·戴维森和他的维斯康辛州大学团队的研究。他们已经完成的数个研究成果对于帮助我们理解神经可塑性方面有很高价值,同时也有助于研究各种冥想练习和无量慈悲心对大脑活动的影响。

总之,这项研究表明冥想通过以下方式显著地影响大脑:

• 冥想改变脑电图输出,随着时间推移在其他状态时也能保持;

• 改变整个大脑包括皮层下区域的刺激和压抑模式;

•改变大脑的物理结构——延长冥想练习时间能增加大脑皮层相应区域的厚度;(Lazar等, 2005)

•改变神经传导和激素水平;

•改变冥想期间脑部的血液流动。

这些改变对于心情,注意力,同理心,放松,睡眠,血压,胆固醇,皮质醇,5-羟色胺(一种和心境有关的物质——校者注),癫痫活动,健康,应急反应,戒毒康复以及其它更多方面有着积极影响。那么冥想者做了什么可以产生如此深广的影响?

在冥想过程中注意力发挥的主要作用

冥想的一切都可归结于注意力。无论你练习任何类型的冥想,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专注。所有传统的冥想练习都跟注意力有关,即具有意识导向的注意力。二千五百年前,佛陀就说一切唯识所现,证明了自己是最早的认知行为学家之一!万法唯心造,你的大脑、身体、信念、行为、社会关系和你整个生活都是你的意识显现。冥想和其它自我调节练习,包括生物反馈练习,让我们改变思维、反应、行动、创造模式。但这些都涉及注意力。如果我们不专注,就不会有什么改变,会处于受无意识支配的状态中。

如果我们不注意顾客反馈,变革不会产生。同样,如果冥想者只是坐在那里,任他们的心像平常一样散漫,那不会有变化。但当我们有意识的以某种特定方式集中注意力时,我们就可以重塑大脑并获得冥想大师和瑜伽行者们所展现出的意识力量。当圣者(Swami Rama)在实验中两次移动几英尺之外类似指南针的指针时,他们仅仅使用了很小的力量。用意识在一定距离外对物体产生影响,这种非物质现象——完全违反了唯物主义者关于西方科学和西方医学的基本观点。Elmer Green告诉我们,这个实验结果对于观察者,以及门宁格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来说难以置信。他们宁愿相信是不知哪里来的风吹动指针。但是,事实是没有任何东西触及过它。

我们现在领会了冥想——有意识注意力的行为——影响大脑和整个身体的物质实体。唯物主义认为意识产生于物质——大脑神经元的发射活动的反映,对物质活动的副作用减少了意识。因此,没有物质,就没有意识。许多东方冥想传统对于意识和物质现实有非常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物质直接由意识创造。事实上,根据一元论的观点,只有意识可作为能量。意识在梵文中的解释为,只有空性才能显现万物。令人惊奇的是古老的冥想传统和尖端量子物理学家的视角高度一致。爱因斯坦清楚的说明根本不存在固体物质——一切都是能量,e 5 mc2。他说:“现实是一个幻象,虽然是一个持久稳固的幻象。”

爱因斯坦的门徒David Bohm先生是量子物理学家中的一位领军人物。他进一步说明不仅仅一切物质是能量,而且所有的能量都有意识的特性。这就是几个世纪前古老的Shaivite瑜伽士声明的意识的本质。有所不同的是,形态的本质和复杂性可以显示意识固有属性的程度。一片雪花反映了意识能量可以显现成的形状和结构的能力。一个简单的阿米巴变形虫意识的表现形式,其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最复杂的晶体结构或者化合物,甚至超过一个星体。当我们发现大脑的复杂程度异乎寻常时,我们便拥有了运用意识重塑自身的仪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的精神病研究者杰弗里•施瓦茨和莎朗·贝格利在他们的《心灵和大脑:神经可塑性和精神力量》(2003)一书中,帮助翻译了那些看似不可能的冥想传统观念和量子物理学如何解释正念冥想,使患有强迫症(OCD)的人改变他们的大脑运行方式,并利用磁共振成像功能进行了非常具体的研究。施瓦茨和贝格利检查量子物理所支配的神经元状态,以及从神经元传输到神经元的突触间隙。施瓦茨还演示了如何通过量子物理学的原理来理解意识如何影响物质变化和如何抑制强迫症所触发的有效神经回路。这同样适用于我们所有的人。我们可以使用冥想和正念练习,练习我们意识的力量,改变我们的心,脑和生活。

生物反馈促使我们使用意识改变自主神经系统、大脑皮层和皮层下大脑结构,以及心脏和内分泌系统活动的习惯反应,从而使我们从过度降低我们能力的固有模式和创伤中解放出来。心率变异性(HRV)和呼吸训练对教授正念和减量调节自主神经系统非常有益。美国罗格斯大学的保罗·莱勒及他的同事和学生Maria Karavidas,EvgenyVaschillo等人的创举是,演示呼吸的影响以及HRV针对抑郁症的主要训练(Karavida等,2007年)。这项研究显示了如何通过精确定位个人的谐振频率来加强HRV训练对自主神经系统的减量调节作用(Vaschillo,Vaschillo,&Lehrer,2006)。这和古老的瑜伽调息法控制呼吸,用以冥想的作用相似。这些类型的瑜伽呼吸不只是从例行公事的瑜伽课堂中学习到的基本训练,同时也是瑜伽大师用于协助个别学生获得最大效益的精妙方法。这样的瑜伽大师极少存在,在西方就更少。

正念的原则

随着研究证据的积累和新闻界对于正念训练的关注,我们有必要熟悉这些训练需要什么。正念训练的基本原则可追溯到数千年以前。详情如下:

1.放松——呼吸自然,肌肉松软而温暖,你可以毫不费力的改成缓慢悠长的横膈膜呼吸。

2.当下的意识——关注当下,不执着过去和未来。

3.注意力训练——专注于当下的感受,呼吸的流动,慈悲或其他特性。也可以练习扩展专注力,只是去觉知无边界的觉知领域。

4. 超然的觉知——养成一个不评判,不反应的视角,不加干涉的观察,作永恒的见证。

5.打开接受能力——既不排斥也不攀缘意识天空中出现的一切——只是冷静地把注意力从专注的对象上放开和拉回(例如呼吸,咒语和观想等)。

6. 觉醒——对意识领域内所有思想,情绪,感觉,记忆,幻象和所有身心发生的事情保持警醒。

原始背景中的正念和冥想

这些练习是同时进行的,并且是形成正念的基本冥想练习。这种练习通常是在一个更广泛的系列练习中,包括心,身体和性格的全然转变。包括道德培训、沉思、智慧培育以及培养友爱,善良和拥抱一切众生的同情心。从它的起源可知,正念训练是基础的冥想练习,并可以趋入其他冥想方法。目标是从痛苦中得到根本的解脱,扩充并无限扩展我们的心量,达到远离言思和超乎想象的境界。佛陀的八正道和帕坦伽利编纂的经典八支瑜伽便是极好的例子。冥想促进健康或延长生命的效果、甚至冥想训练所引起的副作用都在被研究,记住这一点很重要。冥想不仅是为了降低血压和胆固醇。当我们从整个背景中仅选取出一个冥想练习进行典型研究时,随之也改变了冥想练习复杂的系统组成部分,这限制了冥想练习的有效性甚至可扭曲它的使用。

例如,正念冥想被用于优异性能培训,把冥想练习引入军队,然后用来训练狙击手更有效杀人,这会导致什么?冥想练习产生于非暴力传统和对一切生命的尊重。在佛教传统中,这种军事方面的应用已经引起了讨论,佛教老师是否应该将这种技巧教授给军人。剥夺道德与智慧有关的教义使正念练习被扭曲,导致了更多束缚和痛苦,而不是获得自由和从痛苦中解脱。我们必须当心,这些行动会引起意想不到的恶果。

正念现在并不是应用在完整的传统中,而被用于有限的研究目的或临床实践。从这些古老的传统中所得来的整体实践被减少到成为放松和认知行为压力管理技能、基本的正念训练和一些伸展运动和身体扫描式放松训练。然而,即便是这种有限的对于减压的正念训练实践已经被证明非常有益了。它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在一个随机对照试验研究中,让工作着的普通人在一个压力管理项目中练习正念训练数周,实验结果显示额叶激活的变化引起更多积极的情绪状态和加强了他们的免疫系统(戴维森等人,2003)。这些例子清楚地表明,你不必离开你的工作,或者成为一个和尚,或搬到印度才能从正念训练中获得重要的健康收益。

正念和生物反馈

这些正念训练的原则很容易直接适用于我们做的各种形式的生物反馈训练。通过使用生物反馈结合第三原则——注意力训练,我们添加了生物反馈的力量去帮助人们保持对当下的关注,学习深层次放松,呼吸与专注等等。我们的生物反馈形式擅长给予稳定清晰的反馈,而准确的反馈可以增强各项学习研究。想要在他们的实践中添加正念训练的生物反馈治疗专家必须接受这种培训,使他们可以有效地教授,并准确地表现他们的技能水平。

我们的研究领域是,在有和无——生物反馈补充的情况下,正念训练和其它冥想实践的差异和相似性。

这是一个把东、西方自律传统中最好的训练方法集成的非同寻常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达到最高潜力。我发现很多人没有兴趣学习冥想但是对于生物反馈却非常感兴趣。当他们被教授结合了哪怕是不明显的冥想智慧,冥想视角提供的扩大和深化生物反馈实践令他们也获得了相同的初始利益。

【参考文献】:略

PhD, PO Box 541166, Cincinnati, OH 45234, email: le@optimalmind.net.

文章来源:http://www.optimalmind.net/aboutus.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Kat

一校:嘎玛桑丘措姆 Dennis 茂祥

二校:圆徐 马卫丽 圆因 圆阳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