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陈思大桥上坚守10年,劝阻251人自杀

在南京长江大桥坚守10年,成功劝阻251人自杀的陈思,如今面临新的窘境:与他并肩作战的最后两名志愿者今年夏天即将离开南京,因后继乏人,他的志愿工作很可能会终止。

10年里,一批又一批的志愿者由于种种原因相继离开,心力交瘁的陈思却一直在坚持。

这一次,他怕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一直乐于救人的陈思想到了向社会求救,他委托志愿者在微博上发出讯息,希望能有社会工作、心理学专业知识和危机干预背景的志愿者和他一起走下去:“不要让爱心在这个第十年结束!线上线下服务均可!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这位大桥“生命守望者”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3月16日,招募志愿者的微博发出后,目前已有60多人报名。他们大多是南京的大学生,还有部分外地网友。

南京工业大学法政学院社会工作专业的大二女生沈韵琳,利用清明节假期时间与陈思见了面。他们班50多名同学在听说陈思的故事后,自愿报名当志愿者。“我们的专业对口,理应尽自己的一份力。”沈韵琳说。

这批年轻人的加入,让陈思再次看到了希望:“我不仅要守护一座桥,更要人们一起守住心。”

一直以来,这位大桥“生命守望者”都希望有更多心理学专业背景的志愿者加入,“轻生者大都极度抑郁,他们需要专业的心理干预。”

为了安顿救助者,从2006年开始,陈思先后3次自费租住民房,取名“心灵驿站”。在驿站住过的特殊客人,少则10天,多则一个多月,才能解开心结、重新生活。驿站每年的开销达四五万元,这对目前在一家物流公司打工、每月仅有3000多元收入的陈思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然而,除了捉襟见肘的资金难题,更让陈思感到困难的是对这些轻生者的心理疏导。曾有轻生者被他救下后冲他大喊:“你这次救了我,我下次还会来跳!”

由于缺少志愿者,每次救人后,陈思都苦于没有时间为轻生者做心理辅导,即便有时间,辅导也不专业。

就在今年4月2日,又有一对年轻男女跳桥自杀。除了惋惜和悲痛,陈思更多的是自责,如果自己在桥上,悲剧很可能就会避免。“今后要是有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大家一起努力,情况就会好很多。”陈思说。

从2003年第一次上桥救人开始,陈思也没想到自己能坚持这么久。这个45岁的苏北汉子最常念叨的一句话是:“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陈思在南京打工遇到挫折时,一位长辈常劝他往好处想。这位长辈回家养病后,两个儿子却为谁该赡养老人而争吵不休,老人为此绝食弃世。

这件事对陈思打击很大,“如果我能去看看他,说不定能挽救他的生命。”怀着一分内疚,陈思萌发了上桥救人的想法。

为了劝阻桥上的轻生者,每到双休日,陈思都会骑上电动车,带着望远镜,一大早从25公里外的家中出发,7点半准时出现在南京长江大桥的南桥头堡,在南北桥头堡之间,开始一天的巡桥搜救工作。

在这座被称为自杀者“圣地”的大桥上,自1968年建成至今,最保守的统计也有2000多人从这里纵身一跃扑向死神。

“要注意观察那些步伐沉重、神情恍惚的人。”伴随着大桥上驶过的汽车发出的噪音,陈思举着望远镜,镇定地搜寻那些可能要自杀的人,“他们眼里是空的,眼睛再大也没有神。”

10年里,因为巡桥救人,陈思的电动车先后换了7辆,皮鞋不到两个月就要换一双,“在桥上拽住跳桥人,脚要卡在栏杆底下顶住,用力支撑,身子才不会被带出去。”

被他救下的有感情受挫的白领,有含冤莫白的平民,也有酒气熏天的少年,但更多的是在南京打拼的异乡人。

20多年前从宿迁老家来南京打工的陈思,更能理解异乡人在外奔波的苦楚和挣扎,“危难时候,如果有人能出手帮一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陈思说。

为此,陈思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家里的电话写在大桥上,对外公布。有时候一天能接到几十个咨询电话和上百条短信,手机费从原来的每月50元涨到了每月七八百元。“一个人的力量虽然有限,但我的一句话。一个安慰,说不定就能让他燃起生活的希望。能帮一个是一个。”陈思说。

被陈思救下的许多人,都没有再和他联系,“很多人都不愿再提及这些事。”但陈思不知道,其实有更多人默默地对他心存感恩。

今年的清明节,一个5年没跟陈思联系的被救女孩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报喜:远在异乡的姑娘今年结婚了。

听到喜讯的一瞬间,陈思心里一下豁然了:“那感觉,舒服极了!”

10年巡桥救人,现在陈思已不会像第一次救人后那样双手抖得厉害,但他心里仍有解不开的心结。

他已记不清在大桥上目睹了多少个转瞬即逝的生命,“大桥有4000多米,太长了,有人下了出租车,直接翻过栏杆往下跳,我根本来不及救。”陈思低头抿了一口酒,无奈地摇摇头,“我只能选择扭过头不去看他们。”

南桥头堡下附近的一家小饭店,是陈思下桥后解决午饭的地方。陈思把劝下来的轻生者带到饭店,点几碟小菜,喝上几盅酒来开导对方,“好些大老爷们儿,不喝酒苦水倒不出来。”

别人的心结解开了,陈思自己的苦楚却没处说。有一次,当他试图把一位女性自杀者从桥栏上抱下来时,对方一怒之下,连抽了他十几个耳光。

为了不让自己过于压抑,陈思把自己巡桥救人的经历和感悟写在《大桥日记》里,日记本越记越多,陈思的心情也万般复杂,“万一哪天有个意外,对自己、对别人好歹有一个交代。”陈思说。

陈思开通了博客,把《大桥日记》挂在网上,希望得到人们对自杀者的关注。今年3月,在志愿者的帮助下,陈思还开通了微博,他希望有更多人理解自己并加入到志愿者的队伍中来。

10年的巡桥救人,有时也让视力日渐下降的陈思感到疲惫,妻子曾多次劝他不要再上桥,陈思都说再等等,“很多人都不值得死啊,有人拉一把就回来了,如果我不上桥,救人这事儿就传不下去。”

他在《大桥日记》里这样写道:我希望自己能做一支蜡烛,给他们一丝光明和希望。我相信人的力量,大家一起帮忙,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

文章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2013-04/13/c_1245757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