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幽默

第302期明觉 文:广兴法师
2013-05-15

在《阿含经》中所表现的佛陀是一位很幽默风趣的人。中译《长阿含26经》(三明经)与南传《长部13》(三明经)都讲到,有婆罗门来与佛陀讨论梵天结合的问题。佛陀问道:

“……彼亦得见梵天不耶?”
答曰:“无有见者。”
佛言:“若彼三明婆罗门无有一见梵天者,若三明婆罗门先师无有见梵天者,又诸旧大仙三明婆罗门阿吒摩等亦不见梵天者,当知三明婆罗门所说非实。”佛陀又告婆悉吒:“如有淫人言:‘我与彼端正女人交通,称叹淫法。’余人语言:‘汝识彼女不?为在何处?东方、西方、南方、北方耶?’答曰:‘不知。’又问:‘汝知彼女所止土地城邑村落不?’答曰:‘不知。’又问:‘汝识彼女父母及其姓字不?’答曰:‘不知。’又问: ‘汝知彼女为刹利女?为是婆罗门、居士、首陀罗女耶?’答曰:‘不知。’又问:‘汝知彼女为长短、麁细、黑白、好丑耶?’答曰:‘不知。’云何,婆悉吒!彼人赞叹为是实不?”
答曰:“不实。”

佛陀讲道:“如是,婆悉吒!三明婆罗门所说亦尔,无有实也。云何,婆悉吒!汝三明婆罗门见日月游行出没处所,叉手供养,能作是说:‘此道真正,当得出要,至日月所。’不?”

另外,为了说明神通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在《坚固经》中佛陀继续为卡瓦陀讲道:佛陀有一位比丘弟子,证明得了普通的神通,但是没有获得解脱。一天,他突然在脑海出现了一个问题——如何才能除灭人身体内的地、水、火、风四大?由于他有神通,所以他就飞行到各个天上去请问。他飞到四天王、忉利天、焰摩天,如此一直飞到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但是天神们都告诉他不知是何原因。最后这位比丘飞行到大梵天去问大梵天王。根据当时婆罗门教来说,大梵天王是“无能胜者,统千世界,富贵尊豪,最得自在,能造化物,是众生父母”。但是大梵天王说他也不知道。这时经中讲到的一段非常有趣,摘录如下:

如是展转,至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皆言:“我不知四大何由而灭,上更有天,微妙第一,有大智慧,名梵迦夷,彼天能知四大何由永灭。”彼比丘即倏趣梵道,询梵天上问言:“此身四大——地、水、火、风,何由永灭?”彼梵天报比丘言:“我不知四大何由永灭,今有大梵天王,无能胜者,统千世界,富贵尊豪,最得自由,能造化物,是众生父母,彼能知四大由何永灭。”长者子!彼比丘寻问:“彼大梵天王今为所在?”彼天报言:“不知大梵今为所在,以我意观,出现不久。”未久,梵王忽然出现。

长者子!彼比丘询梵王所问言:“此身四大——地、水、火、风,何由永灭?”彼大梵王告比丘言:“我梵天王无能胜者,统千世界,富贵尊豪,最得自在,能造万物,众生父母。”时,彼比丘告梵王曰:“我不问此事,自问四大——地、水、火、风,何由永灭?”
长者子!彼梵王犹报比丘言:“我是大梵天王,无能胜者,……乃至造作万物,众生父母。”
比丘又复告言:“我不问此,我自问四大何由永灭?”长者子!彼梵天王如是至三,不能报彼比丘四大何由永灭。
时,大梵王即执比丘右手,将诣屏处,语言:“比丘!今诸梵天皆谓我为智慧第一,无不知见,是故我不得报汝言:不知不见此四大何由永灭。”又语比丘:“汝为大愚,乃舍如来于诸天中推问此事,汝当于世尊所问如此事,如佛所说,善受持之。”又告比丘:“今佛在舍卫国给孤独园,汝可往问。”

这个故事中,佛陀用了双关语来表达两个思想。第一即使是最高的神通,对求得心灵解脱也根本无用。第二,对大梵天王的一个讽刺,因为根据婆罗门教来说,大梵天王是最高的,世界的创造者,众生之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是当这位比丘发问时,大梵天王回答说他也不知道,并要他回到人间去问佛陀。

《别译杂阿含88经》中讲到,如果有人能以“正理供养父母,正理使乐,正理供给”,那么“当知是人梵天即在其家”。这也是对婆罗门教的一个讽刺。因为婆罗门教认为人是由梵天所创造的,所以他们对梵天崇拜。这里佛陀说,如果有人要礼拜梵天,那还不如礼拜自己的父母,因为父母才是真正的他们的“创造者”,而不是梵天。

从以上佛陀的言论中,我们可以有这样结论:与印度同时代的其他的宗教导师不同,佛陀不仅拒绝了所有形式的外在力量,如大梵,而且也不用神通来传播他的教义。佛陀坚持用教导说理的方法来弘法。他注重分析和理解,而不是信仰,因为只有理解了,才能从苦中得到解脱。所以佛陀在成道后,有了六十位弟子时,他讲道:

为了芸芸众生的善益,为了芸芸众生的幸福,出于对世间的慈悲,为了人天的善、益、幸福,比丘们,云游去吧,两个人不要走同一条路。(南传《律部大品》)

《杂阿含1096经》也有同样的:

我已解脱人天绳索,汝等亦复解脱人天绳索,汝等当行人间,多所过度,多所饶益,安乐人天,不须伴行,一一而去。

佛陀这种现实的、理性的、开放的态度影响了他的弟子们,这使佛教很快就在吸收当地本土文化与思想的同时传播到了亚洲乃至世界。

(本文为作者在2013年5月11日于香港举行的“东北三老‘倓虚、定西、乐果老和尚’佛学思想研讨会”发表之论文)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3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