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内的“联合国”

作者:曹明华

你也许不一定意识到,在你身上有很多地方,完全被外来者占据着,包括细菌、真菌和其他形形色色的微生物……

在你的眼睫毛上,有一种微型的小蠕螨。它们长年累月地在那儿饮食起居、交配、繁殖,从不离开……除了极偶然地,趁你夜间熟睡,它们悄悄地离开你的眼睫毛到你脸上作一次夜间散步。

一旦你生过水痘,有一种带状疱疹病毒就永远地生存在你的体内,它们蛰伏在你脊椎附近的神经里。生活中的压力、人体的老化或免疫功能的下降都有可能重新激活这种病毒,它们会沿着神经束蔓延,产生顽固性疼痛和皮肤疱疹。

假如你不经常刷牙,你的牙齿表面会有一层300到500个细胞厚度的细菌膜。它们在你牙齿一出生时就赶来报到,而一直要等到你的牙齿全都掉完才悄然离开。

同时,在构成我们人体最根本的基因组中,大约有1/12是由在千百万年以前感染过我们祖先的某些病毒的DNA构成的。它们诡谲地将自己的“拷贝”塞嵌入我们人体的基因组内,从而可能引发我们体内基因变异等一系列新型的遗传性疾病。

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行走着的生态系统,没有绝对的健康,只有相对的平衡。因为在我们人体这个由为数众多的外来户居住着的小小 “联合国”里,很难有长久的和平。只有在动态中求平衡,不断地进行调解,又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再由一段段短暂的安宁组成较为长久的相容和共存。

现代西方医学虽然在战术上极其精到,而在战略上,往往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反倒是中国传统的中医,虽未精确到计算出人体上有多少细胞为外来居住者,却智慧地悟出了要有一个“联合国”式的和平机构,它反对像西医那样动不动就用医疗器械来一场歼灭战。好的中医是一门不断地在动态中调节人体各方面平衡的艺术,它和西医的区别,有点像“人治”和“法治”的区别。

如今,已经有愈来愈多受西医训练的人,开始探索并接受了日益流行的“整体医学”观念:每一个人都存在他(她)自身的“人体能量场”,而这一人体能量场又置于宇宙能量场之中。对这种能量场的调节和平衡,是维护健康的关键。西方“整体医学”所行走的方向,与我们的中国传统医学,有“殊途同归”之妙。

但是,无论西医中医、庸医神医,一个不变的规律是:没有一个医生是能够对他的每一个病人下承诺的。我还深深记得,那个用一副七味草药便治愈了我顽固性支气管炎的中医,他为我看病时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后来,我才得知他同时还在看着几个重症癌症病人……一个人真正的病因,与一个人的起居、性格、环境等等因素互相纠缠着,当这种纠缠到了一定程度后,无论西医中医、庸医神医,能力都是有限的。就像一位医生所说:有些病要看西医,有些病要看中医,还有些病要看上帝,而大多数时候,则要靠我们自己。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enghuo/16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