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难以控制”的世界中保持明智

How to Be Mindful in an ‘Unmanageable’ World

Tony Schwartz 提供

哈佛大学经济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blog

“我相信这是一个历史上非常特殊的时刻,一种完美的风暴。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借用AA的语言我们这个世界变得难以控制。”自从“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在旧金山周末智慧2.0会议上说出此话后,它们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她当时正在介绍一个叫做“灵魂的GPS”的iPhone应用程序。这个应用程序可以在一天的任何时候,通过测量心跳来观测一个人受到的压力水平。

我似乎认同阿里安娜用上瘾一词来描述众多我们在工作中, 更广泛的在我们生活中所面临的挑战。她的话听起来正确, 因为我恰巧读到布赖恩·罗宾逊 (Bryan Robinson) 写的一本叫“被铁链拴在工作台上:工作狂指南” 的书。

我们这个时代沉溺于网络,及时行乐,以及由忙碌带来的廉价肾上腺素的提升。令人振奋的消息是,越来越多的大公司领导人开始认识到在高速状态下,无情运转的潜在成本。

智慧2.0专注于科技—一个使我们生活越发不可管理的主要推动力。这个会议起始于三年前, 主要是汇聚冥想社区和硅谷高科技领域的人们,讨论如何更明智地使用技术。

比较矛盾的,我听到的最重要的解决方案是减少使用并且更有目的性地使用技术。或者,就像一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谢里·蒂尔克 (Sherry Turkle) 在会上说道:“在我们的生活或者组织里面,需要设立一个没有电子设备的区域”

在我们共有的欲做更多更快冲动性表面现象之下,我们内心深处渴望的是少做和慢做。在几周之前,我写给纽约时报的文章“放松!你会更有效率”中,我找到了相关证明。这篇文章旨在表达当我们有更多时间去睡觉,打盹,休息和度假时,我们不仅会变得更加健康,快乐, 而且会更有效率。这篇文章收到如雪崩一样的反响, 大部分描述了工作中所感受到的压迫感。

在智慧2.0中,能够显而易见地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Padmasree瓦里尔(Padmasree Warrior),思科(Cisco)公司的首席技术和战略负责人,细致地描述了使她远离快速分析“做事”的行为方法。她每天冥想20分钟。 在周末她绘画和摄影。即使在网上写推特 (tweet) 时, 她也经常使用俳句,以使自己进入更有创造性的状态。

LinkedIn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 (Jeff Weiner),谈到悲心如何已经成为他管理风格上的一个核心。更具体地说,他描述了如何需要用同情心来放慢工作速度,花时间去真正聆听他人的倾诉。这意味着去了解他们来自哪里,关心他们面临的困扰和他们携带的心理包袱。

比尔福特(Bill Ford),福特汽车公司的执行董事长,谈及几年前福特公司几乎宣布破产时的惨痛经历。每天花些时间去冥想变得至关重要。他说道:“对于正念的串习,让我在最黑暗的时候坚持了下去。”他每天早上还花时间,“有意的”让自己用悲心和善念处理当天发生的任何事情。

在我的生活中,我发现自己的工作效率和幸福感超出以往地取决于每天的更新,反思和与人联络。两次类似的经历发生在参加智慧2.0会议时,我抽出时间来摆脱与会议本身相关的活动。第一次的经历是漫步在由谷歌(Google) 赞助的休息室里,和别人一样躺在垫子上小息。当我在45分钟之后起来时,我觉得恢复了精力并能够重新参与到会议中。

第二个对我有启发性的经历是, 我与两个一同参加会议的新朋友共进了午餐。我们最终在一起呆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数字技术的打扰,仅仅说话,反思,大笑和泡在一起。我们大多数人有多频繁地真正花时间和我们的同事不是朋友交流?由此当我们回到工作,我们会变得多富有?

快速,注意力分散和及时行乐,几乎是我们生活中所有重要部分的敌人。为了自己,也为了他人, 建立长期的价值观需要更多真实的交流,反思和拖延及时行乐的勇气。这就是在行动中的智慧。

文章来源:http://blogs.hbr.org/schwartz/2013/02/how-to-be-mindful-in-an-unmana.html

翻译:葛热卓玛

校对: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