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的帐篷

作者:李良旭

皮卡迪利广场是英国伦敦的一条著名的商业街,这里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购物者。皮卡迪利广场是一条古老的购物区,早在18世纪,这里就是皇亲国戚及上流社会的购物街。沿街两旁至今还保留18世纪欧洲古典建筑,这里从昂贵的奢侈品到经济实惠的大众化小商品,从高科技电子产品到精致的手工艺品,应有尽有。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这里每天游客的流量更是高达10多万人,创下了皮卡迪利广场日游客流量的最高峰。兴致勃勃的游客们在这里购物时,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那就是在这条街区的一些空地处,常常有一些小帐篷,这些小帐篷与这条繁华的购物区,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游客们不禁发出嘀咕,皮卡迪利广场的市政管理部门真是马虎,广场上搭建了这些帐篷也不拆除,放在这儿,与这里的繁华和气派是多么不协调啊!真是有碍观瞻。

让游客们更为惊讶的是,到了夜晚,这些帐篷里还有人影晃动,走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待在里面,流浪人在这些帐篷里,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安宁与平静。这下游客们更加感到不可思议了,特别是在伦敦奥运会期间,这些流浪人员,不仅没有被驱赶,而且还在这里生活的有滋有味,他们不怕影响伦敦奥运会的形象吗?

有游客不解地问皮卡迪利广场市政管理人员乔治‧安德鲁,你们为什么不拆除这些帐篷,并将这些流浪人员驱赶走?

安德鲁听了,吃惊地问道,将这些流浪人驱赶走?驱赶到哪里去?他们不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吗?我们有什么权利将他们驱赶走?

安德鲁一连反问了几个为什么?让问话者不禁为自己幼稚和浅薄而惭愧。

安德鲁转而又深情地说道,流浪人员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社会如何向前发展,流浪人员永远不会消失,正是有了这种多元化,才构成了我们这个万千世界,芸芸众生。流浪也是人们选择生活的一种权利,尊重和保护这些流浪人员,也是我们应尽的职责。皮卡迪利广场的帐篷存在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无论城市如何建设和发展,这些帐篷不仅不会被拆除,而且市政管理部门每年还要为这些帐篷更新、加固。为那些流浪人员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这也是城市人性化管理的一个重要方面。

安德鲁又介绍道,早在18世纪路易十四时期,皮卡迪利广场的帐篷就已形成。那些流浪人员在这些帐篷里,找到了一处属于他们自己遮风挡雨的地方,他们的心才安定下来。从某种意义上讲,保留这些帐篷,也是保留了我们自己的文化和传承。我们的城市与这些流浪人员同在一片蓝天下,对这些流浪人员,我们只能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包容,任何野蛮、粗暴的行为,都是对生命的一种漠视和践踏。

安德鲁说道皮卡迪利广场的那些流浪人员,心中溢满了柔软。他看着眼前繁华的皮卡迪利广场,眼睛里仿佛泅上一层晶莹,目光变得一片朦胧。

人们看到,安德鲁不时走到那些帐篷前,用手拉一拉、拽一拽,还不时地和里面的流浪人员热情地打着招呼。流浪人看到他,都亲切称他为“乔治大叔”。看的出,安德鲁与这些流浪人相处的很融洽、很和谐,他们把他当作了自己的亲人,这里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红丝线,将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伦敦市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了这样一件事,他说,伦敦奥运会沙滩排球场馆开始准备建在皮卡迪利广场,后来发现,如果建在那里,将要拆除那里的一些帐篷,如果那样的话,将会影响到那些流浪人员夜晚休息。后来经过反复论证,权衡利弊,最后决定将沙滩排球场馆建在首相办公府邸的地方——皇家骑兵队阅兵场。

约翰逊诙谐地说道,影响首相办公没关系,可要影响了那些流浪人员生活和休息,他们可就要走上街头抗议,那我可就要头痛了。伦敦奥运会正式比赛前几天,英国奥组委才在皇家骑兵队阅兵场夜晚运来沙土,在那里搭建了一个临时奥运沙滩排球场馆。比赛结束后,那个比赛场馆也被拆除了。到那时,首相就是想再从办公室的窗户上免费看下沙滩排球赛也没有了。

皮卡迪利广场的帐篷,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朵,散发着醉人的馨香。这些帐篷,不仅没有有损皮卡迪利广场的繁华和气派,相反,从这些帐篷中,人们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包容和大气、这座城市的人文和传承、这座城市的胸襟和气魄。

有人说,如何对待流浪人员,折射出一个国家的文明成度,是一个社会“道德的底线”。

在英国,流浪人员作为国家公民,各种权益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也会受到  的监督。驱逐和不人道地对待流浪汉,既可能面对法律诉讼,也会引起公众的抗议。英国政府只能对流浪汉进行登记,而无权遣返。

除了提供免费的食物用品和临时住所,在福利制度比较好的一些国家,政府还致力于如何给流浪人员一个真正的家。在美国2008年的联邦预算中,专门预留了44亿美元,重点放在为流浪者提供长期住所上。而2007年,美国已经为流浪者建造了四万多个配有基本家电的公寓房。对于流浪儿童,美国政府则把他们“寄养”在正常的家庭中,给予补贴,并有专门人员定期查看孩子们的生活情况。

正如伦敦市政人员所说“他们不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吗?我们有什么权力将他们赶走?”在普通信仰上帝的西方社会里,“人人生而平等”的道德观念深入人心,流浪汉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一样会得到尊重,拥有做人的尊严,城市的市容不可能超越于公民生存的权利。

文章來源:http://www.niubb.net/yuedu/2012/1221/22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