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真英“熊” 一位“熊大兵”的二战传奇

编者按(来源于凤凰网华人佛教网):它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二战士兵。身高1.8米,体重113公斤,力大无穷。它曾在意大利战场协助波兰军队搬运炮弹支援盟军。逝世后,人们为它建造了雕像和铭牌。一本讲述它英雄事迹的书也即将出版,好莱坞制片人打算将它的故事拍成电影。受到如此多的关注,是因为这位英雄并非人类,而是有着“熊大兵”称号的棕熊“沃尔泰克”。凤凰网华人佛教今天编发此篇真实的二战故事,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一头棕熊士兵的二战传奇,我们将会从中体会到人与动物在心性本质上并无差别,由此,我们当深切地思考:人类一直以来为了口腹之欲而对其他生命的残酷屠杀是否有违心灵法则,我们何时才能真正懂得尊重生命不去屠戮吞啖它们就是在守护我们自己的人性。

二战熊大兵:棕熊“沃尔泰克”(图片来源:资料图)

偶遇孤儿熊

故事要从1942年的中东说起。当年4月,伊朗开放边境,接收了数万名刚刚从西伯利亚的劳工营获释的波兰公民。由于很多人身体虚弱,他们被允许在伊朗境内停留三年,不过其中的青壮年男子被送往黎巴嫩加入波兰军队,协助盟军作战。

在伊朗哈马丹的崎岖山路上,一辆载满波兰士兵的卡车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路旁有一位背着麻布袋的小男孩,他看上去又累又饿。士兵们给了他一听罐头肉充饥。当孩子狼吞虎咽时,大家惊讶地看到,一只毛茸茸的小熊从他身旁的麻布袋里探出了头。

虽然士兵们都不懂伊朗语,他们还是从孩子的手势中明白了由来:这只8个星期大熊崽的母亲已经被一群猎人打死。小男孩在一个山洞旁发现了它。小熊也和小男孩一样很久没吃东西了,再不进食恐怕就会夭折。心生怜悯的士兵们提出买下这只熊,有人拿出零钱、巧克力和牛肉罐头,还有人给孩子一把军刀。这只嗷嗷待哺的熊崽就这样成为第二十二运输连的一员,它被士兵们命名为“沃尔泰克”。

棕熊与它的战友们在一起(图片来源:资料图)

军队中成长

士兵们把浓缩的牛奶加水稀释,倒在空的伏特加酒瓶里,再用手帕蒙在瓶口当奶嘴。小熊一饮而尽后,偎依在一位士兵的怀里,很快便进入梦乡。这位士兵名叫彼得,他之后也成为小熊最亲密的朋友兼“养母”。从伊朗、伊拉克到约旦,彼得一直把小熊藏在军大衣里,夜晚搂着它入睡。

对于在西伯利亚历经苦难的士兵们来说,这只充满活力的小生物给他们增添了许多快乐。虽然沃尔泰克的个头一天天长大,力气很快超过了人类,成年后它的体重达到113公斤、身高1.8米。但它依然性格温和,惹人喜爱。士兵们把它视为行军的战友,而不是宠物。他们和沃尔泰克一起分享食物,同睡在一个帐篷里。沃尔泰克最喜欢的游戏是和士兵们摔跤,每次要三四个人才能勉强和它对抗。

和士兵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这只熊学会了许多人类习性,或许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士兵列队行军时,沃尔泰克会像人一样直立行走跟在后面;连队驱车前进时,它会乖乖坐在汽车前座。这样一幕常会引来路人惊愕的目光。回忆起和沃尔泰克在一起的日子,波兰老兵奥古斯提·卡洛勒斯基说,它很容易相处,就像一条宠物狗一样,没有人害怕它,“它喜欢香烟,也喜欢啤酒。它会像人一样喝完一瓶啤酒”。

在战争的间隙,已经长大了的棕熊与它的战友们嬉戏(图片来源:资料图)

前线立功

1944年夏,波兰军队被派往意大利,协助英军攻打阿尔卑斯山的蒙特卡西诺修道院。当时英军有严格的规定,不准把动物带到战场。为了能让它随部队同行,波兰军队将其正式“征召”入伍。沃尔泰克也因此和真正的士兵一样有了自己的军衔和士兵编号。看到一只熊的合法士兵证明文件齐全,英国军官只好耸耸肩,无奈地允许它通过。

在战场上,第二十二运输连的主要任务是在山区运送弹药。由于蒙特卡西诺修道院地势险要,这成为一场长达4个月的漫长攻城战。有一天,当士兵们正忙碌地搬运弹药,呆在一旁的沃尔泰克忽然走到指挥官面前,直起身子把两只前爪伸了出来,好像在说:“我也能做,让我帮忙吧。”军官试探性地给了它一个沉重的箱子,没想到沃尔泰克居然毫不费力地把箱子搬到卡车上。

从此,第二十二运输连就多了一名力大无比的“熊大兵”。它能比其他士兵抱起更多弹药和军需物资,相隔不远战场上激烈的炮火和爆炸声也没能把它吓倒。每个弹药盒平均重10公斤,有的甚至重达45公斤。但沃尔泰克一次都没有把运送的货物失手弄掉过,还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单调的搬运工作,直到最终盟军攻克了蒙特卡西诺修道院。

为了表彰它的战绩,第二十二运输连决定将沃尔泰克定为自己的吉祥物,士兵们甚至还制作了一枚抱着弹药的“熊大兵”形象的勋章,戴在自己的袖口上,画在连队所有的车辆上引以为荣。

孤独终老

二战临近结束时,第二十二运输连到苏格兰南部驻扎,沃尔泰克也随部队来到了这里。它很快就在当地成为“名熊”。在格拉斯哥,成千上万的市民走上街头看沃尔泰克直立着跟随波兰军队行军,艺术家们到动物园来为它画像,它还经常成为BBC电视节目的嘉宾。不过,对沃尔泰克而言,相比起成为动物明星,它或许更希望回到朝夕相处的战友身边,继续和他们在炮火中并肩作战。

虽然享有远近闻名的英雄声誉,沃尔泰克的晚景并不幸福。1947年,第二十二运输连被遣散,返回波兰。沃尔泰克则只得留在英国,被送往爱丁堡动物园。即使它当之无愧地成为动物园的大明星,沃尔泰克一直孤独地生活着,只有当老战友前来探望它时才是这位“老兵”最开心的日子。

老兵卡洛勒斯基曾回去探望过一两次沃尔泰克。“当我用波兰语喊它的名字的时候,它就会坐起身,摇着头讨要一根香烟。”

有时战友还会翻过栏杆,在游客的惊呼声中和它玩军队中的摔跤游戏。但随着年龄增大,沃尔泰克性格越来越沉寂,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室内,不愿出门见游客。有人说这是因为它被所爱的人抛弃而陷入忧郁和愤怒,也有人说是由于它太老了。在野外,熊能活到30岁。1963年,沃尔泰克在爱丁堡动物园去世,享年22岁。

战争结束后,生死与共的昔日战友经常来看望它(图片来源:资料图)

英“熊”的传记

得知这头熊的故事后,已经有好莱坞制片公司表示出兴趣,有意将沃尔泰克的传奇故事拍成电影。

沃尔泰克死后,公园为它打造了一块纪念铭牌。在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和加拿大渥太华的战争博物馆都有它的雕像。虽然保存有大量的历史文献、照片和雕像,战争过去半个多世纪后,沃尔泰克仍被大多数人遗忘,很多苏格兰当地人都没听说过它的名字。

但现在有人正在将历史复苏,苏格兰的一位教师盖里·鲍林撰写了一本讲述沃尔泰克事迹的传记——《熊大兵》,苏格兰当地也兴起了呼吁修建沃尔泰克纪念雕像的运动。运动倡议者艾琳·奥尔说,她小时候听身为苏格兰军人的祖父说过这只熊的故事。她说:“沃尔泰克的故事让人惊叹,如果我们在苏格兰能有个纪念物来纪念它,那就太好了。”

奥尔还向媒体透露,得知这头熊的故事后,已经有好莱坞制片公司表示出兴趣,有意将沃尔泰克的传奇故事拍成电影。奥尔称,虽然它目前不能公开沃尔泰克故事的细节,但这头熊很有可能在电影中“复活”。

好莱坞的一位匿名制片人也证实了这一消息。他表示:“我完全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这样的好故事我们不会错过,现在它已经成为我们拍片安排中的头等计划。”他还表示,即将飞往苏格兰实地了解这位“熊大兵”的英雄历史。

来源: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420/12/3344808_27966117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