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

                                     ——2012 香港国际佛学电影节

Un Buda是阿根廷导演Diego Rafecas的作品,他本人攻读哲学,既是知名演员,也是布宜诺斯艾利斯一所禅修中心的导师,与其说Un Buda是一个有关佛教禅修的故事,倒不如说是Rafecas用佛教的眼光,对西方文化、阿根廷社会以及人的灵魂一次彻底的检视。

西方哲学祖师之一苏格拉底曾说:“没被检视过的人生不值得过活。”电影一开始便是一场悲剧——一对小兄弟的父母亲双双被独裁军阀带走,并秘密处决,而痛失双亲的小兄弟自此便在创伤的暗影下成长。哥哥 (Rafecas本人饰演) 为压抑心中伤痛,便把情绪冰封,追求纯理性的哲学分析——他在大学任教天主教经院哲学,但内心深处却因早年创伤而不相信冥冥中一位维护宇宙秩序的神。但讽刺的是,他那爱抽离地理性分析的性格,却和逝去的母亲十分相似,所以他其实暗中继承了母亲的精神世界而不自知……导演藉哥哥的角色检视了西方文明那种著重向外在世界分析研究,却忘了观察自己内在心理活动的倾向。所以哥哥表面上是有名的哲学教授,但实际上却封闭在自己的“理性世界”中而自以为是,他无法打开自己的心和任何人建立亲密关系。

同样为早年创伤所困扰,弟弟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在照顾他的祖母去世后,他便放弃工作,自我封闭在居所中长时间进行禅修活动,可以不吃不喝地入定数周,甚至在定中意识能进入别人的梦。电影交代了他父亲是佛教徒,被害前常教小儿子坐禅,亦把自己的禅修信物传了给儿子,所以弟弟其实也是利用禅修来追求“和父亲一起”以及“神的爱”的感觉,以逃避现实人生中的空虚无常……

电影安排了两兄弟最终在佛教的禅修之路中,各自放下了他们的创伤:哥哥放下了理性的保护壳,愿意打开心扉去包容去接受去爱;弟弟亦不再脱离人群,改为用一颗清净的心去关怀去服务别人……就在两兄弟同时摆脱了他们的创伤时,他们才赫然发现:原来父亲从没有真正离开过他们,一家人最终团聚了……

导演最终想表达:人世间不可能没有苦难和不公义,但只要我们管好自己的心和行为,宇宙便会管好自己的秩序——在空性中,一切的遗憾最终必然圆满。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25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