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苦的成因

有一次,佛陀在恒河中游北岸的末罗国游化,来到一个叫做“优楼频螺”的村落,住在附近的树林里。

当地的驴姓村长,听说佛陀来了,想到佛陀常教导人知苦、灭苦,心中有着几分的仰慕,也向往能亲自听个究竟,就前往拜见请益。

驴姓村长礼见佛陀后,问佛陀说:

“世尊!听说您能为人解说苦的成因,以及如何灭除,这真是太好了,请世尊慈悲,也能为我解说。”

“村长!我如果以‘过去如何如何’、‘将来如何如何’来为你说明苦的成因、苦的灭除,那么,你或许会相信,也或许不信而可能徒增你的疑惑。村长!现在我们都坐在这儿,我就举眼前周遭会发生的事,来为你说明吧,你要好好听,仔细思惟了。”

“好的,世尊!”

“村长!你想想看:你会因为你们村里的哪个人被杀、被捕、被罚款、被谴责而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吗?”

“会的,世尊!”

“然而,村长!是不是你们村里的任何一个人被杀、被捕、被罚款、被谴责时,你都会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呢?”

“不会,世尊!”

“村长!同样是村中的人,为什么你对某人会,而对其他人就不会?”

“世尊!会让我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的那些人,是因为那是我所眷爱、关切的人,我对他们有欲爱的缘故,反之,则是跟我无关的人。”

“村长!所以依此而类推于过去与未来,可知众生的种种痛苦,不论过去发生的,现在存在的,或是将来产生的,一切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

“世尊!这真是个殊胜的比喻啊!世尊!真是稀有啊!世尊!您说:‘一切苦的生起,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真是巧妙的解说啊!世尊!我有一个儿子,名叫智罗瓦西。有一次,智罗瓦西在外过夜,隔天,我起了个大早,马上派人去探望他。当我派遣的人还没回来通报的等待期间,我只能情绪低落地老是念着‘希望智罗瓦西没事’。”

“村长!如果智罗瓦西出了事,那你会不会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

“会啊,世尊!”

“所以,村长!从这件事也可以了解到‘一切苦的生起,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的道理。

村长!在你还没认识智罗瓦西的母亲前,你会对她有欲爱之情吗?”

“不会,世尊!”

“是当你认识她之后,才有欲爱之情产生的是吧,村长!”

“是的,世尊!”

“村长!如果智罗瓦西的母亲被杀、被捕、被罚款、被谴责,你会感到忧心、哀叹、痛苦、不悦、绝望吗?”

“会啊,世尊!”

“村长!这也可以让你了解到‘一切苦的生起,皆以欲为根本;由欲而生,由欲而集起;以欲为因,以欲为缘’的道理。

村长!如果心中有四种爱念,当这四种所爱念的无常变化了,那么,就有四种忧苦生起;如果有三种、两种、一种爱念,当所爱念的起了无常变化,就会有几种忧苦生起。村长!如果都没有爱念,那么,就不会有忧悲恼苦了。

没有爱念的人,不会有忧悲恼苦;

没有忧悲恼苦的人,如出水莲花般的超脱。”

当世尊这样解说时,驴姓村长当场远尘离垢,得法眼清净,见法、得法;知法、入法,不再疑惑,不再畏惧,合掌对佛陀说:

“世尊!我已经超越了。从现在起,我归依佛、法、僧众,愿意终身为佛弟子,请为我见证。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FDGS/FDYY/2013-04-25/18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