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上师的离开

——桑杰年巴仁波切给天噶仁波切弟子们的讲话

 

天噶仁波切只是在相对上离开了我们,只是一种显现,因为从究竟的层面来说,你们可能听到过这种无死的状态。所以,仁波切并没有离开,他没有离开我们,他一直与我们同在。但是,如果你仍然缺乏这种认识与理解,缺乏对佛法的认识,那么尽管他和你在一起,你也感觉不到他。虽然你修法、祈祷或呼唤他的名字,念诵祈请文,但是你感觉不到。

只是哭泣或感到悲伤,并不起作用;只是和他在一起,或坐在他的房门口,也没有什么意义。你们需要的是什么呢?需要的是一种决心,一种虔诚与信心,然后有了这样的虔诚与信心,不论他是活在这个世上,还是离开了,都没有任何区别。他永远与我们同在,他的悲心,他的慈爱,他的关怀和爱一直与我们同在,对吗?所以,如果你能领悟到仁波切所给予的教导,对你,对所有众生,对传承都具有非常大的利益,那么这会帮助我们开展我们的修行,我们的虔诚与智慧。

上师与弟子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甚深的,这种甚深的师徒之间的关联性将一直延续到你完全证悟为止。这完全依赖于你是如何将上师的教导放在心中,这很重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建立起关联,建立起上师和弟子,或者老师和学生之间的这种甚深的关联性。所以,如果你对上师有信心,你的上师会一直与你同在。而不是简单的说:我的上师与我同在。你的上师当然不会一直与你同在,例如你在饭店时,你的上师并不与你在一起;当你吃着藏粑或早饭时,你的上师也不一定在吃早饭。当你吃早饭的时候,并不是在满足你上师的心愿,不是吗?这是一种相当甚深的关系,领悟到你的心从来没有与上师的心分开过。去领悟、去体验,而不仅仅是开展字面上或智识上的理解。智识上的理解是非常基础的层面,我们必须跨越这个层面而达到真正领悟的状态,那意味着充满决定力的完全经验到、完全领悟到这点,这样才会对上师产生真正的虔诚与信心。

有时候你会说我的上师今天不太高兴,你去见他时就希望他能给你大大的微笑。但是,当他给你一张臭脸时,你的虔诚心就动摇了,然后你流着眼泪出来,伤心,怨恨。然后你可能会说,我的上师疯了。所以你们看,你们到底有没有坚固的,毫不动摇的虔诚呢?你应当检视你自己,你应当反省你的虔诚与信心,这种情况说明你还缺乏对佛法的认识。你应该多去阅读密勒日巴大师、冈波巴大师的传记,或者伟大的那洛巴和帝洛巴的传记,他们之间是一种怎样甚深的师徒关系?你总说,这些故事非常感人,但是你的实际经验呢?当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你身上时,你就失去控制了,有时你也许还会怨恨佛法,这些仍旧是非常世俗的想法。尽管你从行为上看起来是一个佛弟子,尽管我们表现得像个佛法修行人,但是当你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你就无法正确的去运用佛法了。

所以作为仁波切的学生或弟子,你只是说:我是仁波切的弟子根本不足够。你背负着巨大的责任,需要通过正确地去实践佛法而圆满仁波切的心愿。每天,你都要检查自己的性格脾气,你必须自己判断,通过修心的训练,通过实际去运用仁波切过去所教导的一字一句,你到底有多大程度的改变。

从长远来看,修行并不容易。当天气很好,你喝着好喝的咖啡,周围有漂亮的酒店,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也听不到任何怨言,你才会觉得我能修行佛法,你感到我可以修行了。但是当发生一些不愉快或惹怒你的情况,你就失去控制,在那一刻无法运用佛法去对治,相反你开始抱怨这、抱怨那。有时候你抱怨道:我成为佛弟子已经有20年或者40年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感到修行没有用。看起来,你在抱怨佛法而不是你自己,这不是一个好念头,说明其中仍然缺失了一些东西。

因此,我想要求你们,作为仁波切的学生和弟子,你们应该成为他人的一个好榜样。当你遭遇到一些负面情绪时,它也会破坏上师的名誉和他的身份,这很危险。人们可能会觉得,怎么会这样?如果你是一个脾气暴躁,易受伤,易被惹怒的人,然后你身边的人就会觉得:“噢,他声称自己是一个好的修行人,但是怎么是这样的?他怎么改不了自己的脾气呢?”然后他或她就会想说:“那么你的上师也许比你更糟吧。”不是吗?因为别人以为,你依靠着你的上师和他的教法,你应该可以改变,但是你却仍然老样子,带着相同的负面性格,这说明佛法并没有在你身上起作用。所以这对传承,对上师,都是一种坏的榜样。

因此,我说你们有责任去成为追随者们的好榜样,你们必须非常谨慎,保持全然的警觉和敏锐。每天的佛法修持是非常重要的,就像吃饭、喝水,是我们每天的生活一样,佛法也要成为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像是你并不会每天都为你的早、中、晚饭做许多准备,因为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对吗?所以就像是我们并不需要特别关注或准备每天的食物一样,佛法修行也是这样。每天当你起床后,就应该带着一种责任,带着真正的虔诚与信心,智慧,觉知,警醒和注意力,这都非常重要,也是佛法修行者最好的朋友与支持。

因此,尽管仁波切的身体离开了,但是他的心一直与我们同在,与你和我们同在,我们要去圆满仁波切的心愿。所以,你应该了解和体验到这点。我之前说过,只是感到悲伤,或者哭泣并不足够,也没有什么用。而是要持续你每天的修持,在你每天的生活中牢记仁波切所给予的珍贵的教言与开示。如此,才能够圆满他的心愿,才能令他感到快乐。他会一直快乐,他给予你的加持也不会止息。

所以,事实上今天我是对僧众做了一些甚深的开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什么专家,所以对你们说一些深奥的话,而是我必须持守寺庙的规矩,我只是对之前所说的做一个总结。我希望我能遵守所有仁波切所给予的教导,也希望你们可以将它们放在心中,持守他们。

作为一个佛法修行人,不该太过情绪化,必须有一颗更开阔的心,对吗?你们读了许多书,书里说这个可以做,那个不可以做,所以如果你们违背了这些内容,就不是一个佛法行者。虽然你们每天都来到寺庙做大礼拜,点灯,坐在佛像前,你表现得像是在做禅修,然后你就认为自己是一个佛法行者。不,那不是真正的佛弟子。真正的佛弟子应该改变自己的心,这是佛法行者的主要责任。改变,通过修心改变,通过你从书本里读到的教授改变,通过你从上师那里得到的法教改变,将这些应用到你自己身上。带着喜悦,带着欢乐,带着全然的智慧,你非常欢喜地改变你的性格,而不是被迫去做。这才是释迦牟尼佛,和这些印度与西藏伟大的上师们的甚深教授,再也没有其他什么了。不管你读了多少页书,如果你不去运用这些,那都是没用的。所以,实践是我们佛法修行的关键,实践意味着融合,将你和修行合而为一,没有分别。这很重要。

如果你能这么做的话,仁波切会非常高兴,他的加持也将与你同在。不必唱诵祈祷文,或用美妙的旋律歌唱,当然,你的旋律不会使他高兴的。如果你真的希望他快乐,那么就应该实际去运用所学到的教言,把它们与你自己融合起来。所以,让我们通过修心,努力地将长久以来深埋的障碍倾吐出来,这是仁波切最终的心愿,如果你能如此做到的话。所以,我要求你们每天都要培养这些功德品质,不论你是坐在仁波切的房间旁,还是离得很远。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你和上师之间是不存在距离的,加持与距离远近并没有关系,因此你必须成为一个具备利益的行者。同时,你也必须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这样你就不会犯任何错误,然后你就可以从修行中体验到加持一直在那儿。所以,你们从没有与仁波切分开过,你们的身、语、意也从来没有与上师、仁波切的身、语、意分开过。请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这些话。谢谢。

尽管仁波切在相对上已经离去,他的心意与法界融为一体。但是为了佛法和众生,我们祈请您回来。很短的文字,回来,就说回来,没必要说些好听的,就只是请快快回来。如果你们好好修行的话,仁波切很快会回来的。但是,如果你们只是关心自己,身体是不是痛了,仍然心烦意乱,那么你说请回来时,仁波切也许会说:“噢,不,你们这些顽固的人,我不想回来。”所以我们期待他很快能乘愿再来,他会的,他会回来,就像我之前所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从来没有,他会回来的,但是有条件。这个条件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要真诚地修持佛法。当我们在外面走路,吃饭,和朋友说话,做任何事情时,都不要忘记上师,不要将心与上师分离。那么,尽管他的身体不在我们面前,但他的慈悲与爱,他甚深的菩提心一直与我们同在,我们可以感觉到,毫不怀疑地感觉到。

因此,乘愿再来的祈请取决于我们每天的修行,如果你能够将修行与功德品质相结合,那么仁波切就会听到你祈请的每一字、每一句,你为他祈祷的所有话语他都能够感受到,但前提是要结合你的功德质量,而不是与之分离。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c2e42001011fq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