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自我:当自我分裂时

The self: When the self breaks

2013年2月20日,阿尼尔·阿南塔斯瓦米/格兰汉姆·劳顿

20 February 2013 by Anil Ananthaswamy and Graham Lawton

《新科学杂志》第2905期,36-42页,深度文章

From issue 2905 of New Scientist magazine, page 36-42,In-Depth Articles

作者简介:阿尼尔.安南萨斯瓦弥,研究物理学,神经系统科学和气候变化的科学作者。他是伦敦《新科学家杂志》的记者和顾问,也是《物理学边缘》的作者(此书被印度企鹅图书出版为《理性边缘》)格兰汉姆.劳顿,《新科学家杂志》的副编辑。

破碎的自我

那个自认为完整的自我可能被许多事情干扰, 包括疾病, 伤害或毒品。——阅读更多:“自我的强烈幻想”

自我感丧失症

许多人经历过短暂的自我分离, 但对某些人来说, 这种“去人格化”的情形每天都会发生。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四版(简称为DSM-IV )把它定义为:自我分离或疏远的感觉——感觉自己像个机器人,或者像在梦里、电影里……有时,自我仿佛成为自己精神活动、身体或某部分身体的外在观察者。研究表明,这种状态是由于情绪系统的功能性障碍引起的。(《意识和认知》20卷,P99页)

僵化的自我

自我的关键是自我的连续性, 使我们可以回忆过去, 畅想未来,并且始终视自己为不可分割的整体。连续性自我源于我们的的记忆。

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首要的认知损伤是自传性记忆。记不住新东西, 只有早期记忆的保留, 可能导致自我脱节-或者僵化-这种情况在疾病的早期阶段较常见。并导致自我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身陷疾病(《意识和认知》,第8卷,99页)。

身体统合感紊乱

想象一种残酷的事实,你的一个肢体不是你的。身体统合感出现紊乱,令人感觉难熬。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最终决定切除这“异质”的部分。

这种紊乱可以看作是躯体自我的失调, 是由于个体的内部地图与物质现实不匹配造成的。瑞士苏黎世医学院的彼特.布鲁格的神经影像研究说明,大脑区域网络引起了身体的自我感,这种自我感在不同条件下因人而异。(大脑, 136节, 第318页)

迷幻剂

改变自我感觉的最可靠-可逆的-一种途径是服用迷幻剂类药物, 比如LSD,或者采自墨西哥蘑菇的一种迷幻药。

例如,视错觉的感觉失调,是个体与外部世界边界消融的一种迷幻体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戴维.纳特领导的研究小组近来发现了墨西哥蘑菇迷幻剂为何会引起大脑前扣带皮层活动减少的议题, 大脑的这部分被认为整合了自我的感知和意识。之前曾认为这种迷幻剂可以增进大脑活动, 而现在看来,它的作用恰好相反。(PNAS, 109节, 第2138页)

科塔德错觉

在所有的自我失调的困扰中, 最怪异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科塔德错觉,即虚无妄想综合症。这种非常罕见的病症特征从声称自身的血液或内部器官在逐渐消失到否认自身躯体的存在, 认为躯体已死亡。具有这种错觉的人们经常有严重的抑郁症或者精神方面疾病-以计划自己的葬礼而为人熟知。

文章来源: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21729052.200-the-self-when-the-self-breaks.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将去将来

校对:修春景

一校:圆阳 圆因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