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到底如何看待宗教?

 魏德东

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韦科市的贝勒大学,是全球最大的由基督教浸信会主办的大学。2004年,贝勒大学邀请著名宗教社会学家罗德尼·斯达克领衔,成立了宗教研究所,致力于对当代宗教与社会关系的实证研究。短短3年时间,该所就吸引了6名专职宗教社会学家加盟,申请到科研经费500多万美元,俨然成为宗教社会学重镇。该所的一个重要课题,叫做“中国价值观实证研究”。从今年9月开始,本报专栏作者魏德东博士以博士后的身份加入该项目,工作时间为1年。我们邀请他就在美期间对宗教问题的所见所闻、切身感受以及思考探索随时传来,与读者分享。也欢迎各界朋友对这个专栏提出建议和批评。

在贝勒大学,我感觉最有意思的课程叫宗教社会学前沿讲座。该课程的时间为周四下午,在全美范围内每周邀请一名活跃于学术前沿的学者与研究生座谈和公开讲座,遇到时髦的话题,地板上都坐满了听众。9月20日的主讲者为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社会学系的助教授伊莱恩博士。伊女士2004年获康奈尔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2006年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韩裔美国人福音派:市民生活的新模型》。最近3年,她主持了一项调研课题,叫做《精英研究型大学中自然科学家与社会科学家的宗教与灵性》,其研究成果被《今日美国》、《华盛顿时报》、《新闻周刊》和《自然》等众多顶级媒体所报道,据她说新华社也有过采访,但我没查到相关文献。她这次演讲的题目就叫:《实验室里的上帝:科学家到底如何看待宗教?》

通过调查, 伊莱恩有这样一些新的发现:

与1969年的一个调查比较,精英大学中的科学家信仰新教的比例由39%降到15%,无宗教认同的比例由36%上升到52%。

科学家与全美人口的宗教归属比较:全美归属福音派新教的比例为23.9%,科学家为1.7%;全美无宗教归属的比例为13.6%,科学家为51.2%;全美归属犹太教的比例为2%,科学家为15.9%;全美国黑人新教徒为10%,其中科学家为0.2%。

在宗教与科学的关系上,科学家大致分为3类:约15%的科学家认为两者永远冲突,约15%认为永远不冲突,约70%认为有时冲突。

科学家认为宗教有好坏之分。所谓好宗教,指适应性强、个人化、提出道德原则、信仰多样、安居一地的宗教;所谓坏宗教,则指僵化、组织性强、提出道德命令、强迫信仰、四处硬闯的宗教。

伊莱恩在结论中强调了两点。第一,48%的科学家信仰宗教,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第二,在谈论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时,或许灵性(spirituality)是比宗教更好的概念。尽管52%的科学家不认同宗教,但67%的科学家认可灵性,典型的灵性包括具体的信念、精神习练、灵性经验,但不需要外在的他力。灵性概念似乎比宗教更能反映科学家的精神状况。

伊莱恩的这项调研,有些数据印证了一些固有的看法,如犹太人中科学家的比例很高,黑人中则较低,科学家保持着很高的信仰比例,等等。

这项调查的某些数据则有些出人意料,颇为发人深省。如科学家中新教信仰者的比例大幅度降低,无宗教认同者的比例明显上升,就与很多人的印象不符。而近30年来在美国公众中盛极一时的基督教福音派,在科学家中则只有1.7%的市场,说明福音派实际上受到科学家群体的排斥。而科学家对所谓好宗教、坏宗教的判断,也旁证了这一点。随着这些数据的公布,相关的意义阐述及争论估计也将出现。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3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