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同情心:从有害压力向有益压力转移的平衡

Compassion: Shifting the Balance from Bad to Good Stress

道斯S ·德巴

Firdaus S. Dhabhar 07/20/2012

斯坦福慈悲心项目

Project Compassion Stanford

赫芬顿邮报,网络版,发表于2012年7月20日8:10 am

Huffington post

作者简介:Firdaus S. Dhabhar博士,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系副教授; 斯坦福免疫、移植与感染研究所成员。详细介绍见文中最后一段。

我们通常认为压力是一个又大又糟,同时还会导致疾病的杀手。然而大自然母亲并不是要拿这种应激反应来杀死我们,而是用它来帮助我们活下去!

举例而言,如果没有这种面对或逃避的反应,狮子便没有机会去捕捉它的美餐,而羚羊也会失去逃生的机会。所有动物,包括人类,都需要应激反应才能生存。

因为从你的生活中消除压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学习如何保持其积极的一面将对身心健康非常有益。如果你不能战胜压力,那就投入其中吧!

那么,压力是什么?一个人如何区分有利的影响和有害的影响?这里,我们将讨论一下压力,并提出同情心可能是保持压力的积极一面的重要方式。

压力可以被定义为一个始于某项挑战(压力源)的诸多事件的集合,它是被大脑觉察到(压力知觉),而这反过来又会激活身体中的面对或逃避系统(生物应激反应)。生物变化是压力源对精神或身体产生影响的必要条件。

应激反应系统会存在于三个主要阶段:I)利于维持和成长的静息平衡阶段,被定义为没有压力或压力因素的较低水平;II)急性或短期压力,被定义为持续时间达数分钟到数小时的压力因素之累加;III)慢性或长期压力,定义为持续时间达数月至数年的压力因素的变化。

慢性压力是有害的。从我们团队和其他许多人所做的研究中,我们得知慢性压力会对大脑,身体和健康产生明显的有害影响。例如,慢性压力会使免疫功能受到抑制或失调,并且会促进免疫细胞的老化。

相比之下,最近的研究表明,那种短期的需要面对或逃避的压力对我们可能产生积极或者有利的影响。在我们遇到麻烦的时候,大自然母亲给了一切众生短期的应激反应来保护我们。例如,该反应通过加快身体的防卫者(免疫细胞)到达像皮肤等器官的方式,来增强免疫力,而如果压力源(捕食者或手术)伴随着伤害的话,这里很可能会成为战场。短期的应激反应也已被证明能够加强在医疗过程,如手术和疫苗接种中对我们的保护。

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生物的理想状态,是大部分时间停留在他们的静息平衡态,而面对具有挑战性的情况时,迅速启动短期的逃跑或战斗应激反应。你所做的试图减少或消除慢性压力的任何事情,都是增加处于平衡态的时间,并且使短期压力的保护作用最大化。减少慢性压力的好处不单单用于逃脱饥饿狮子的爪牙,也同样适用于工作面试、销售演示、商务谈判、临近期限、竞技体育或急于赶飞机等现代社会的压力源。同样,缓解慢性压力可能会提高种痘,外科手术和癌症治疗等医疗手段的有效性。

尽管这仍是一个我期待与我的同事在CCARE测试的假设,但在此我认为同情训练可能是一个减少或消除慢性压力的主要途径。通过明智训练的自我同情可以帮助减轻我们自己的慢性压力,而对他人的同情则能减轻同情施予者以及接受者的慢性压力。

部分的自我同情可能包括给自己投入时间去参与一些减轻慢性压力的活动。这类活动包括冥想、瑜伽、舞蹈、音乐、阅读、绘画、园艺、散步、持续的适度运动、徒步旅行、与朋友闲逛等。重要的是认识到减压活动是因人而异的。你需要找到感觉良好,最适合自己的活动。

重要的是,自我同情意味着当你从事减压(或者任何其他)活动时,你不需要持续和自己较劲或批评自己。而适度的自我竞争、自我评价和自我批判则可能是有益的,自我同情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要防止它们变得过度进而诱发慢性压力。

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向受苦的人表达真诚的同情和提供帮助可以减少患者的慢性压力。然而,富有同情心的一个额外好处可能还包括减轻自己的压力。例如,你可能会失望,担心或生气——换言之,就是有压力——因为你团队里某些人的糟糕表现而导致的压力。直接采取惩罚性的行动将增加团队成员的压力,也可能会增加你自己的压力。然而,如果你体谅并明智地与团队成员一起提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来改善他们的表现,那么这种富有同情心的做法可能不仅会降低团队成员的慢性压力,同样会减轻你自己的慢性压力。

同样,在抚养孩子和协调与他人的人际关系上,采用一个坚定、智慧、富有同情心的做法可能是减小压力并有效的方式。

除了上面提到的减压活动外,使人们在早上感觉精力充沛的睡眠,健康的饮食习惯,朋友和爱人的支持,以及意识到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比失去健康或关系更重要,也可能有助于避免慢性压力。由此推测同情训练也应当可以成为能够减少或消除慢性压力的生活方式。

我们在这儿提出,而且将在有关同情的科学会议上讨论,真诚和持续的同情训练可能是一个免费而且普遍适用的机制,不管单就它本身,还是配合其他的减压活动,它都可以带来显著的好处。

所以下次当你再看到有人遭受痛苦时,不管这个问题是大是小,请真诚地尽全力去帮助他们。当你帮助困境中的人时,你也帮了自己,这虽然是意外收获,但却是美丽的奖赏。

Dhabhar Firdaus博士是斯坦福大学精神病学与行为科学的副教授。他的跨学科研究项目得到了斯坦福医学院免疫学研究所,神经科学研究所和癌症研究所的支持。他以优等成绩毕业于达特茅斯学院,拥有生物学和行政双学位,并从洛克菲勒大学获得生物医学科学的博士学位。Dhabhar博士的实验室已经阐明了短期压力能增强免疫力,而长期压力则使免疫功能受到抑制或失调的机制。他提出了“面对或逃避”的应激反应是大自然基本的,但未得到正面评价的生存机制,可用于临床来改善健康和治疗。通过与包括斯坦福大学(Spiegel,Bouley,Gross,O’Hara,Kesler,Hallmayer,Gotlib,Chang,Cosgrove),UCSF(Epel,Blackburn, Wolkowitz, Mellon),路易斯维尔大学(Sephton)和耶鲁大学(Ickovics,Jokl,Rosenberger)同事的有效合作,他的实验室研究发现了大脑和免疫系统在压力、抑郁、皮肤免疫力、手术和癌症方面的双向交互作用。Dhabhar博士任职于国家科学院委员会,并且被选定和任命于心理神经免疫学研究会。他的荣誉包括研究生委员会杰出论文奖(从全球中被选定的优秀论文);心理神经免疫学研究会青年研究员奖(基于其在基础和临床研究上做出的突出贡献)和李希特奖(基于其在精神、神经、内分泌领域的卓越表现)。

文章来源:http://www.huffingtonpost.com/project-compassion-stanford/stress-reduction_b_1677439.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赵明

一审校对: 圆韧

二审校对:赵明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