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狼

众所周知,狼的本性是凶残的。在人们心目中,似乎形成了一个不可改变的观念。而我所经历的一件事,却使我改变了对狼本性的看法。

那是1964年10月,我们云南省的一支汽车测量普查小分队,在云南西北地区进行普查找矿。工作车是由一台戛斯一63汽车改装的,车厢为封闭式,测量仪器固定装在车内,接收器放在车厢顶上。我们小分队一共八个人:一名司机,三名技术人员,四名武装警卫战士,他们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支5.4。

10月中旬的一天早晨,我们到了小镇巨甸,稍事休息后继续向正西进发。路上积雪越来越厚,汽车终于无能为力——车轮飞转,就是不能前进。我们一起下来推车,并打算找些干树枝打眼。正在这时,我们几乎同时发现,在我们车后200米的路上,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地向我们靠近,这是一群饿狼。我们不禁大惊失色,急慌慌爬上车,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一共八只,个个都像小黄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后腿显得更细。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奔向后车门,纳西族老乡大喝一声:“干那亚(干什么)!”他一把夺下小吴的枪,高声道:“绝不能开枪打,打也打不着,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拐进树林,我们可就完了。狼群会不顾一切先把车轮咬坏,把我们看起来,然后召集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我说:“那可怎么办。”老乡说:“别急,有办法。雪封山了,狼找吃的东西难了,一个个饿疯了,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我们七手八脚把准备带回昆明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一块块、一串串往下丢,八只狼眼都红了,大吼着扑向这些食物,第一批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吃光了。但它们不走,八只狼排成一排坐下盯着后车门。老乡继续下达命令:再丢下一些!我们车上放的肉品足100多斤,豁出去了,保命要紧,扔吧!我带着哭腔说了这句话,第二批大约50多斤肉品飞出了后车门。八只狼又是吼着扑向食物,但吃的速度明显慢了,眼见每只狼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吊得不那么高了。这时我清楚地看到八只大狼的肚子已滚圆滚圆,目光开始变得温顺,不再横排坐着,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又朝车前方跑去,其余七只狼没动。不一会儿,那只狼又跑回来,带着那七只狼朝松林钻去。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们又开始推车,仍然无济于事,看来我们今天有可能困在这里,如果再遇上另一群狼可就彻底完了。

正在这时,我们看见那八只大狼又钻出松林,跑到公路上。奇怪的是每只狼的嘴里叼着一根大树枝,不知它们又想干什么。我们只得又爬上车,警惕地观察着。司机小王干脆把头从驾驶室里探出来,我也打开一扇窗门看着群狼到底要干什么。只见八只大狼把口里叼着的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哈哈!狼给汽车打眼了,我高兴得大叫起来,狼见我大叫,只是朝我望了望,我也发现狼的眼光里没有敌意。接着八只狼一齐钻到车底,我正不解其意,却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一部分雪飘到山下,一部分雪堆向路边.

工夫不大,八只狼又从车底钻出来,跑向车的前方,头朝前,尾朝车头一字排开,嘴一起拱到雪里,朝前岔去,然后又头对头一边四只,一起用强有力的后腿向后扒雪,路面渐渐露了出来……

汽车到达山顶后,狼不再叼树枝了,在我们车后仍然是一字排开坐着,不同的是,有一只狼稍稍向前。老乡告诉我们,那是头狼,主意大概都是它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可是这八只可爱的狼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地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

编者按:众人眼里凶残的儿狼,也如此有情义,令人感动,我们发这些文章就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后,以一颗感恩的心,慈悲的心,对待动物们,一切众生平等,少些杀戮,多些祥和之气,我们的环境才会更好。放生也好,但是如果我们懂得护生,才是根本,从心里真正的关爱这些动物,是真正的慈悲。

文章来源:http://www.liaotuo.org/view-505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