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真正目的

假如你希望知道生命的目的,你就必须透过你自己的经验和内观去研究。你必须自己去发现你自己的生命意义,向导能帮助你创造必要的条件而得到这一了解。要了解生命的目的,你必须了解人性及其生存的生命界。你必须接受宗教作为响导,并且必须学习使你的心能安静与和平。当这些条件具备了,那么这一回答将发生在你身边。如同当其因缘成熟的时候,雨水就会从天空落下。

且让我们来考察这一发现,生命目的的必要条件是什么。首先,你必须了解人性;当然在寻求生命意义过程中,人聪明到能上月球去,可是,他仍然不知道如何内观他内心以找出其本质。其实只要他能学习发展并运用其心力去了解生命真正的本质,他就能发现到全宇宙的本质。

人仍然封闭在他的愚昧中,人类从来未曾如此勤奋的对事事物物发表意见和追究,却也从不曾如此令人吃惊和羞耻,因为人到今天还对人的本质懵懵懂懂。

我们知道人做出了什么,但我们不知道人究竟是什么或者人希望的是什么。我们的整个文化不就是建筑在人的误解上?人的悲剧不就是由于忘记了“人是谁?” 人没有找到自己的认同,人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类存在,这些导致他做下错误的认同,人们所做的是想要做他根本不能做的事,或者不愿接受人的根本存在,人的愚昧不在缺乏知识而是在知识错误。然而,人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完全觉悟,就能了解生命真正的目的。

所有伟大的出生都如同人类一样从人的子宫出生。灵感启示和觉悟不会同水倒进桶里那样流入于心中。直观的洞察是人类官能发展以后的一部分。即连佛陀也必须培育他的心去体悟真正的人性,他觉得他所住的是一个疯狂世界,这世界是一个巨大的精神病院。他要治疗这令人遭殃的全球性疾病,令人也能成佛和分享佛的了解和觉悟。

首先,人必须从内心的幻梦中觉醒。人必须觉醒同时了解他今天是一种数不尽的思想和行为反覆的结果。他不是现成的;他在变而且继续在变。他的人格是由他自己选择而决定的。他形成的思想行为也是由他所选择。人是进化树上的最高果实。在这个阶段,人应该去理解他在自然界的地位以及了解他生命的真义。 

要了解生命的真正目的,人必须学习了解生命本质。大多数人经常不喜欢面对生活真相。他们宁可用甜言密语的美梦和想像,使自己栖息在错谬的安全感里。他们把影子当成实质。活着是不确定,而死则是可以确定的。了解生命,必须面对和了解死亡;但很多人不喜欢甚至不要听到“死亡”这个字。这些人必须记住,死亡必定会到来,无论他们喜欢不喜欢。以正确的心态来想死亡,可以给人勇气、安祥和对生命本质的了解。 死亡只是暂时存在的暂时结束,“让我们从这里开始”。

我们正在经历的生命并不如同我们所喜欢的一样稳健。我们常常会面临到很多困扰和艰难,我们必须学习如何面对事实和了解生命的本质。 假若我们深一层去想生命,我们会了解到所有世俗的幸福是一种幻觉。

我们大多数的人在财富、奢侈、高级职位和上流社会中找寻幸福。经过现代科学的文明成就,我们已能使生理上生活舒适和安乐。电气化的厨、浴设备使我们家庭生活显著的简化,尤其在高水准进步的西方国家更是如此,但人们仍然在寻求幸福。安眠药丸继续在销售,精神病院和自杀率一直在增加,政治家们早已对如何停止这种趋向困惑。不管现代物质如何进步,人仍然是寻求那无从捉摸的幸福;他仍然在寻求他的生命意义,他仍然必须去了解生命的本质。

要了解生命真正的目的,人必须转向宗教。因为宗教是奋斗者的表现,宗教是人们最伟大的力量,它逐渐地领导人去完成自我。它使得卑贱者变得崇高;使自私者变得不自私;使自大的变得谦逊;使傲慢的变得节制;使贪婪的变得慈悲布施;使残忍的变得善良;使主观的变得客观。

每一个宗教都希望使人达到一个较高水准,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从最早期的宗教就可以看到,宗教是人类艺术和文化灵感的泉源,虽然很多宗教形式已成历史过程和被忘记了,每一宗教在当时对人类的进步都有过相当的贡献。基督教教化了西方,但在东方就表现了基督教影响力的弱点。佛教在很久以前就教化了一大部分的东方,并且是一股活力,在今天科学时代,佛教又继续延伸和扩展其影响力。佛教没有任何一点与现代知识发生抵触。不但如此,它还能包容和超越于现有的科学知识,没有另一种思想体系能够做到或曾经做到。西方人寻求征服宇宙是为了物质的目标。佛教和东方哲学则努力与大自然协调以求得精神上的解脱。

我们如果要发现生命目的和真正的意义,那么,宗教是必须的。这意谓着我们必须择取一种来清净我们感官使内心和平。佛陀说过:“胜利产生了嗔恨,因为被征服者是不幸福的。放弃了胜利和失败,才是满足和愉快。”(法句经201偈语)

一位名作家说:“有人太多还生贪,我有一点点但不求多,纵然他多却是贫穷,而我有了那么一些就是富。他们贫穷我是富:他们恳求,我给予。他们缺乏我有余;他们憔悴,我有活力”。静下感官的秘诀是排除贪欲,因为贪欲是烦恼的根本。正如佛陀在中说:“世间快乐的满足和天堂最大的快乐,比较破除贪欲的快乐,不值十六分之一。”

知道如何满足是非常重要的,人们愈是贪求他们的财产,他们的痛苦就愈多,财产不能给人们带来愉快。今天世界上多数有钱人得了血压高, 癌症,胃病,过度紧张,恐惧,急躁,忧愁,不安和神经质。

他们的金钱买不到解决他们困扰的方法。钱可买到床铺,但买不到睡眠; 钱可买到书籍,但买不到知识; 钱可买到食物,但买不到食欲;钱可买到装饰,但买不到美妙;钱可买到房屋,但买不到家安;钱可买到医药,但买不到健康;钱可买到奢侈,但买不到舒适;钱可买到娱乐,但买不到幸福;钱可买到宗教,但买不到解脱。

那些学到知足的穷人比那些不知足的富人更能享受生命,这些人没有多大的责任和很少的紧张。有一天你能学到知足,静下你的感官和定下你的心,你就能发现到生活真正的目的。科学家和心理学家已经拓宽我们的视野;但请记住,他们没有给我们生活的目的,唯有宗教才能做到这一点。

世俗的快乐找不到永恒的幸福,因为时间任何东西是无常的。假使你找到满足,你将了解到生活终极的目的不是生活在宫殿似的房屋里,宴会高级旅馆里,睡眠在舒服的床铺里以及有美貌女郎作伴。

要了解生活的目的,必须知道贪求的本质。这儿有一首小诗,告诉你贪求的危险。飞扑向火的蛾虫,不知道它会死; 小鱼咬住了钓钩,不知其危险。人们对这些有害的世俗快乐,即使知道是危险, 我们依然攀缘得如此牢固,啊!我们的愚笨是何其大!依照佛陀的看法,假使我们肯静下感官,而不纵情恣欲,我们将会了解生活的目的。人类的感宫就是这样,我们愈是供给它的需要,它们就愈要求多,我们很难解除对享乐的渴求。

知足是控制感官疯狂倾向的唯一办法,我们不应做我们感官的奴隶;相反的我们必须做感官的主人。到那时候,我们就能了解生活的真正目的非常简单:寻求永恒的幸福。有些人不了解它们活着做什么,另外有人想寻求生活的目的。然而,生活的本身就是生活的目的,按照我们的生活方式,生活可以用来为了任何目的;但是目的不是来自于外在,而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文章来源:《法露缘》杂志第七十四期

http://www.fjdh.com/wumin/2010/10/090346129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