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奇效的科学实证

有禅修,没痛苦?

去年,咏给‧明就仁波切(Yonge Mingyur Rinpoche)与其他禅修者,一起参与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实验。他们被戴上发热装置,这些装置的热量足以令人感到痛楚。结果发现,当他们进入禅定状态时,发热装置造成的痛感大大减少。这证明了禅修可以实际舒缓身体的痛楚。

众所周知,2002年,明就仁波切曾于同一所大学中,被测量出他大脑中枢与快乐相关的神经元活动,在禅修时跃升了百份之七百至八百!因此,《时代杂志》及《国家地理杂志》便称他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欧美对禅修功效的肯定

其实,威斯康辛大学还做过很多其他有关禅修的研究。例如该校曾经研究一位格鲁派(Gelugpa, 明就仁波切则属于噶举派 Kagyupa)资深喇嘛及其他禅修者,同样发现他们能藉著禅修稳定情绪、消除恐惧,开展同理心及慈悲心,增进快乐。

并非只有僧人或佛教徒才能享受到禅修的好处,一般人持之以恒坐禅,也会有相同功效。威斯康辛大学心理学家理查‧大卫森(Richard Davidson)曾找来一家企业的员工作研究,受试者习禅后,汇报自己体会到压力减轻、心情趋于稳定,更广泛地感受到幸福。而比较受试者与其他没有禅修的人的血液样本,更发现前者的流行性感冒抗体,明显比后者高出许多!

这不仅是个别学府或学者自圆其说。美国麻萨诸塞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麻州大学)设立的减轻压力诊所(Stress Reduction Clinic),也经常教导病人禅修,证实病人的身体状况(尤其是心脏病、高血压及消化道疾病方面)、压力问题、心理创伤都得到改善。该诊所的Jon Kabat-Zinn博士表示,从行为医学(Behavioral medicine)来说,结合禅修、瑜珈、运动、素食,不必吃药及动手术,就能令阻塞的冠状动脉畅通,令更多血液流向心脏,改善许多慢性病。

名著《EQ》作者Daniel Goleman的一份研究显示,一般学生在考试时,由于压力关系,体内专责杀死外来病毒的T细胞数量会下降;但每天禅修的学生,T细胞数量却不减反增。换句话说,禅修能帮助我们对抗压力、增强免疫系统。

此外,哈佛医学院的Daniel Brown博士亦利用禅修,辅助失眠、头痛、气喘等症的治疗,疗效不俗。

据阿姜布拉姆法师(Ajahn Brahm)所言,英国曾做过研究,比较不同疗法对抑郁症的疗效,证实禅修效果最大,其次是心理辅导,药物作用最不明显。因此,英国许多心理机构都推荐病人禅修。再者,很多人都发觉,上司、同事或亲友习禅后,脾气变好,彼此相处更融洽。因此,禅修也可间接促进人际关系!

总言之,历年来欧美无数专家已作出种种科学实验,证实禅修具有放松身心、坚强意志、调节情绪、舒缓压力等功效,不少心理学家及辅导机构已把禅修用于正式治疗。

华人的传统智慧

佛法传入汉地,已近二千年,故华人早已接触禅修。即使没有西方的先进器材,但由于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背景,华人亦知悉禅修之利益。信徒乃至广大民众,从古至今,传习不辍。

畅怀法师《静坐讲义》总结了禅修能对治的生理问题,包括:神经衰弱、先天不足、后天失调、血气失调、失眠健忘、消化不良、贫血体弱、阴虚火盛、形容枯槁、消瘦孱弱、肝火旺盛、口干津少、头晕眼花、伤风感冒、冬天畏冷、夏天怕热、风湿骨痛、大便结滞、夜多小便、血压高、血压低、肺结核、胃下垂等。

禅修能对治的心理问题,则有:愤怒悲伤、忧郁烦闷、恐惧退缩、提心吊胆、悭吝嫉忌、忿恨热恼、精神紧张、性情暴躁、心神恍惚、以及种种情欲悲欢等。

畅怀法师进一步说:”静坐的好处可使人精神充沛、恢复疲劳、心平气和、增进思考、促进血液循环、加强免疫机能,进而擧止安详、头脑聪慧、反应敏捷、音声清脆、皮肤滋润、变化气质、减少执著。如果工作辛劳,或用神过度,形容憔悻,精神昏昧,若能静坐半小时,精神便能恢复,面容重获光彩。静坐对人的利益岂是药石所能企及。”

”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明就仁波切于2011年4月到港,与心理学家、科学家进行对谈,讨论快乐与禅修等话题。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19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