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族中的因果记述

外公的事

我外公是湖北通城县人,生于上世纪初,年轻时自然经历过战乱。在日本侵华期间,我外公被日本军队抓去当了几个月伙夫,学会了一些日本话,竟然跟他们混得很熟了(很奇怪)。

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日本兵将邻县的进口村全村人都集中在一起,拿着机枪要把他们全扫了。我外公冲出来,苦苦哀求。也许是他们命不该绝,也许是菩萨护佑,日本人竟因此将村民全放了。

待日本兵走后,许多村民给我外公下跪,叩头。当时我外公外婆身逢战乱,贫无所依。进口村全村人凑米凑物找房子给他们安家。之后在进口村住了好几年,直至战乱平息才迁回老家。

外公懂得治无名肿毒。那时乡村贫穷,医疗条件差,些微小术,竟救人不少。小时候我在外公家住了几年,经常见到有人来求药。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外公拿起锄头就上山挖药。让来人在家喝茶等待。从不收人钱财,而且那时也没有以偏方求财的风气。

有一个人病得很重,当时家人将后事都准备了,后来有人建议抬到我外公家来,经治疗,竟然起死回生。

过了几年,有一次,外公到那家人附近耕田,晚上暴雨,离家又远,人牛俱饥寒困乏之极。于是找到那家,敲门进去,说明原因。并说:人倒没事,牛累了一天,求一把稻草给牛充饥。那人冷冰冰地拒绝了。外公默然而出,在别人阶檐下避一夜雨。

回来后,抱怨了一阵,说再不给人治病了。后来有人求上门,照样拿起锄头上山去挖药。再几年,那人旧病复发,自知有愧,宁死不来我外公家就医,竟因之而终,我们也是后来才听人说的。

外公身体极强健,70多岁时生了一场大病外,平时几乎不生病,近80岁还自耕自食。最后几年,由我大舅供养,回到老家时,也是儿孙轮流孝养,最后无疾而终。去世的头晚,大家还一起看电视,外公看了一小会儿就去睡了。第二天早上,我表哥在窗外叫外公吃早饭,无人回应。心知有异,撬开门一看,外公已走了。当时侧身而卧,脸色红润,面容安详,形貌如生。

早几年,我妹妹开车出车祸,车翻到山坎下去了。当时已昏迷,奇的是竟无大碍,只是惊吓过度。醒后自述,翻车时清楚看见外公在面前,伸手将她接住。我那时还坚信惟物主义,倘不是我妹妹亲身经历,我绝不会相信有此奇事。

二舅的事

二舅很不孝顺。我这样说他心里很内疚,毕竟是我二舅。愿观世音菩萨保佑他!

前面说过,我外公自耕自食到近80岁。那时我还小,家境贫寒,继父脾气又不好,而且在我们农村,有儿子的情况下没有让女婿养岳父的道理。有一次二舅在我家吃饭时,我和我妈提出,二舅和三舅能不能帮外公将田种上。(大舅从小过继给人了,那边还有养父养母)。二舅当时就翻脸了,大声斥责我,说了一大堆,大意是我三舅得实惠多,自己不该管。

那时因我家庭变故,在外公外婆家前前后后寄养过几年。我亲眼见到我两个舅妈对公婆的冷漠,二舅对外公的斥喝。三舅是个有孝心的人,但很畏内,只偷偷地尽点孝,而且在工作,经常不在家,一些事情也不知道。那几年,我也经常受排斥。“亲孙子不养,养外孙”,他们说。

外公那次生病后,兄弟三个商定好,由过继在外地的大舅独自孝养,外婆由二舅和三舅两家轮流每顿送一碗饭。记得是一家10天,轮流转。就这样,还有接不上的时候。两家对不上日子,外婆就饿一天。

后来孙子都大了,一部分成家立业了,孙子也分担一部分,这种情况才好一点。外公偶尔回老家,多是孙子养。大舅一家人都很在孝心,有什么好吃的,必定先挑最好的单独做一碗给外公,我亲眼见的。

外公去世时,家里正在做道场。二表哥象发狂一样,突然从房间冲出,对着他父亲肚子上狠狠打了一拳,亲眼看到,二舅倒退好几米远才仰倒在地上。二表哥平时很文静,待人彬彬有礼,也孝敬我外公外婆。后来问他,他也说不出一个理由来,好象就是一下冲动。当时这事让我很是奇怪,莫非真有因果报应?

后来二舅老景极为凄凉。舅妈一夜之间跑了,五个儿子没有一个管他,也是自耕自食直到去世。其间还被几个儿子打过几次。我那五个表哥平时也很很懂礼节,待我妈很孝顺,有什么活,叫一声立马就到了。就是不喜欢他父亲,问他们,答复:老不争气,看不惯。后来在山里耕田时,死在山上,被人发现时,已经腐烂了。

而我的三舅妈,前年我回家过年时看到她,原来一身小资气的她,如今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脸色晦暗,面削无肉,己变成了典型的薄命相。她儿子前几年染上了毒瘾,老公极端厌恶她,隔两天不打一次她就象任务没完成一样。那天见三舅妈在寺院,寺院的师傅有点修行,可能看到了她的业障所在,一见到她就让她赶紧去佛前忏悔,反省自己的原因。当时十多个人在一起,惟独跟她说这个话。看她哭哭啼啼,我都不忍心,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我大舅现在晚景极好,几个子女都在城里的步行商业街建了整栋的楼盘及门面做生意。对我们那农村来说,这已经差不多是最高境界了。

把这些事说出来,我都有负罪感。毕竟是我的亲二舅。他要是知道因果如此,决不敢做错事了。正因为如此,我希望这件事能引起一些人的警醒。让看到的人不要犯同样的错。能让少一个人受恶报,也多少有点功德。愿把这些功德全部回向给我二舅!

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因儿女不孝而至老景凄凉。我在思考两个问题:一是,他们年轻时孝敬父母吗?也许我不该提这个问题,人家都到了这个份上。毕竟很多人是有前因才有此后果的。第二,我一点不恨那些不孝子孙,因为我看到了他们几乎是必然的凄惨结局,我发自内心的深深怜悯他们。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8/79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