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是人的天性

杰克·康菲尔德

我们对这个共同命运认识得越清楚,就越会对地球本身产生慈悲心

从佛法心理疗愈学的角度来看,慈悲是天性。它产生于我们的互相联系,佛教称之为“相互依存”。这可以很容易地在物质世界中看到。在子宫内,每一个孩子与母亲的身体都是相互依存的。如果有一方生病了,另一方就会受到影响。同样的,我们与地球是互相依存的。土壤中的矿物质是谷物和身体骨骼的养分来源,暴风雨云变成我们的饮水和血,树木和森林排放出的氧气是我们用来呼吸的空气。我们对这个共同命运认识得越清楚,就越会对地球本身产生慈悲心。

人类社会是同样相互联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简单明了地指出:“当你在非洲问别人‘你好吗’时,即便你只是同一个人说话,他的答复也是以复数形式呈现,他会说‘我们很好’或‘我们不好’。他本人身体可能是不错的,但他的祖母身体不很好,所以他也不很好……寂寞孤立的人类实在是个矛盾体。”幸运的是,我们正越来越醒悟到全球的相互联系。我们吃的每一餐都交织着农民、移民工和长途卡车司机的汗水。它有赖于全球气候和我们土地里的蚯蚓,关系到几个世纪的轮作试验以及孟德尔在选种上的科学突破。溯本追源,从美索不达米亚和中国的最初农业,到今天上午芝加哥期货交易市场指数变化都有关系。

正如我们同地球相互依存一样,我们在意识上也是互相联系的。 西方心理学还没有承认这一点,但这是真的。几年前,我和妻子都在印度山区的一个会所灵修,我的妻子曾经有一个清楚但很难相信的异象,预见她家里的一个死亡事件。我试图劝慰她,那些死亡的图像只是静修进程的一部分。不幸的是,我错了。十天以后,我们收到一封电报,开头写着:“你哥哥保罗已经死了。”看到后面,我们发现,电报发出之日就是她发现异象之日,保罗当天去世的方式正是她异象所见的那样。我们都听到过这样的故事。这是因为我们的意识彼此相连。这个事实就是慈悲的基础。

慈悲还有神经学上的基础。在20世纪80年代,意大利科学家贾科莫·里佐拉蒂和他的同事发现了一组脑细胞,名为“镜像神经元”。那以后,广泛的研究已经表明,通过镜像神经元细胞,我们可确切感知他人的情绪、行为和意图。研究人员认为,这种自然共鸣现象是社会化大脑的一部分,在每一次互动中,都会有一组神经网络密切与我们联结。

在佛法心理疗愈学中,慈悲不是斗争或牺牲。在我们的身体内,慈悲是天生的本能。我们并不去想:“哦,我可怜的脚趾或手指受伤了,也许我应该帮帮它。”而是一受伤,我们立即做出反应,因为它是我们的一部分。通过禅修,我们逐步对众生开放意识界限而达成慈悲心,好像他们是我们的家庭成员。我们知道,即便因为恐惧和心理创伤而失去了慈悲心,它还是可以唤醒的。面对处在燃烧房子里的一个哭泣孩子,即使冷酷的罪犯也会像任何其他人一样冒险救人。我们都有过佛性绽放之美的闪耀时刻。

文章来源:http://www.fjnet.com/wywz/wywznr/201303/t20130320_2065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