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敌

                                        ——我和Dr. A Schen的故事

纽西兰 圆航

三天前的一个夜里,梦见他和前女友一起爬山,我心里酸溜溜的,但忍着没有讲。终于有一天谈到梦境,我和盘托出,看他的反应。

他说:“你的梦里有千里眼,你是不是远地透视我呀?“然后他坦言:“你梦到的可能是我的前女友。”

吃醋三天,仿佛度过了漫长的三个世纪,而现在,透过佛法的对治和反省 ,我终于走出困境,长长地出一口气,平静地对他说:

“如果她确实有困难需要帮忙的话,我会尽力的……”

想到他独自在远方没有人照顾,还要服务于病人,带教学生,我赶紧给予精神上的鼓励:

“亲爱的,你辛苦了!请继续为仁波切发心工作,好好地照顾病人,照顾自己,发挥我们最大的优势,奉献我们的生命给众生,这样的一生才有意义和价值。”

然后,我继续说道:“生命的价值不在于一个人能赚到多少钱,得到多少名声,而在于能切实地帮助多少众生。请不要担心,我很好,一切都好,我会支持你的……”

他很快发回一条微信:“谢谢你,亲爱的……你也要照顾好堪布,照顾好自己,天冷了注意保暖,不要让我担心……”

修行人不是不能有爱,是不能有自私执著的爱,要有无私伟大的爱,随缘尽份地把佛陀广博的爱传播出去,普被众生。

因为了知无常,才更珍惜缘分;因为认识烦恼,才不忍心伤害 。当心里真正有了慈悲,也就不再有敌人,因为敌人都是自己假想出来的。

纽西兰 奥克兰

2013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