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愿师的心愿

释德日

引子

广东云门寺位于粤北乳源瑶族自治县东北云门山下,有着千余年的历史,是中国佛教云门宗的祖庭。二零一二年,云门寺传授三坛大戒。求戒,通俗地说,就是在一定的时间内学会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僧人。内容包括拜愿忏悔、习学戒律以及行住坐卧的姿势、过堂穿衣的规矩等等。就是要把沙弥塑造成比丘,有人形容其过程就像鲤鱼跃龙门。此期戒子共有三百多人,我和法愿师同在一班。这位头上有刀疤的出家人吸引了我,一个月的戒期结束后,我从一名沙弥变成了比丘,另外就是收获了法愿师这一段感人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内容如下。

我出生在乡下,父母去世较早,是跟哥哥混大的。起初在乡下混,后来渐渐长大了,乡下的空间小了,就跑到城里去混。刚开始是给别人打工,后来认识的人多了,便不再安心打工,又开始混,这回是跟着社会上的人混。

就这样混了几年后,生活渐渐有了起色,买了房,买了车,当然也付出了代价,进去过两次。好在时间都不长,但印象深刻,就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样经历了几次之后,我对很多东西开始厌倦了。其实在所谓的江湖义气背后也是欲望和名利,有些事做得很不值得,付出的代价太大。

恶报现前

出来后就想做一点正经事,于是就与人合开了一家水厂,把山泉水过滤后灌桶卖。一个县级市的销量是有限的,原本人家卖得好好的,非得跟人家争,其实应该说是抢,就这样与人结了仇。一天我回家,刚一下车,迎面过来三四个人举刀就砍,我下意识地用手去挡,结果两只手腕的筋先被砍断,紧接着就是头部、脸部、身上等处。起初还能勉强躲闪,后来就撑不住趴下了,整个过程大概也就五六分钟,砍完后那几个人就跑了。周围邻居闻声赶过来,看到我血人儿一样,都吓坏了,不知该怎么办。我虽然没有一丝力气,心里却是很明白,第一反应就是我可能会死,心里很恐惧,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这时一位老婆婆用恳切的声音念了一句:“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啊,救救他吧!”真是不可思议,那声音仿佛一下子就进入了我的心田、进入了我的灵魂里,既清净又真切。我就像找到了生命的希望,一遍一遍地念着观世音菩萨,求菩萨救我。渐渐地,恐惧感没了,自己就像是被溶化了,一会儿化作一片云飘荡着,一会儿又汇入大海奔涌着,那种境界宁静又自在,用语言无法形容,根本就不想回来。几个邻居把我抬到车上,先是送我到一家较近的医院,因为没有救治条件,又去了另一家医院。后来我的朋友们陆续赶到,有的忙着打电话找人,有的急着问我行凶者是谁。到了第四家医院,也只是进行了一些包扎处理。到了第五家医院,朋友终于把院长、主任等全部请到,给我插了很多管子,有输血的、有输液的、有输氧的。后来,还是把我抬到救护车上送到城里医院后才开始了正式抢救。我平静地看着他们焦急地忙碌着,依然还是念着观世音菩萨,念得非常专注,不是用声音念,也不是用意念或心力念,完全是一种至诚的求生愿力在念,直念到看见有一片光出现,直到自己完全被那片神奇的光摄住,成为光的一部分。

在医院里昏迷了两天后才醒来,眼睛睁开后又立即闭上,尽管周围很多人在问我话,医生也来了,我还是不愿意睁眼,也不愿意应答,很想再回到那个境界里,可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去了。就这样躺着努力地想,记忆开始慢慢恢复,疼痛感也随之而来。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一堆人围着,各种各样的目光、七嘴八舌的问话,加之又饿又渴,还有刺鼻的消毒液味儿,别提多难受了。三天内我没说一句话,脑子像短路了一样。从吊瓶的反光看见一个人也躺在那里,头上、脸上、胳膊上,浑身缠的都是绷带,简直就像是那个米其林轮胎的商标。很长时间,我都认为躺在那里的是另一个人,心里还有一种庆幸感,直到别人帮我翻身,才发现这间病房只有我一个患者。再看看吊瓶,那个家伙也翻了身,我眨眼睛他也眨眼睛:唉,原来是我自己,终于看到自己的噩梦了。

住院三个多月,也乱想了三个多月。刚开始每天想的都是自杀的理由和方法,以当时的情况,唯一可行的就是跳楼。我住的病房是五层,病房里有阳台,往下一跳就行。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我也只是想想罢了,身体根本动弹不得,这时候才真正体味到生死难以自主的滋味。过了一个月,身体渐渐康复了,让人搀扶着能下地走走了,这时候自杀的想法已被痛苦折磨成了仇恨,如何报仇成了每天思考的主题。每一次费劲的大小便,每一次半夜被疼醒,每一次冰凉的药液滴进身体都在时刻提醒着我,让我时时都在心里发狠:今生今世,定报此仇。

回头再想这件事,什么因感什么果,都是报应。人的一生就是在和苦乐荣辱、成败得失、恩怨情仇等结伴同行,愿意的就跟着走,不愿意的就被拖着走,自己全然不觉,机械般地活着,也没想过要解脱,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解脱,只是麻木了、习惯了。知道为什么那几家医院不留我吗?因为他们没把握,也不相信一个几乎连血压都没有了的人还能救活,即便是到了最后那家医院,也不过是在“死马当活马医”罢了。后来见到我不但活了过来,而且还恢复得这么好,医生都感到惊讶。他们越是惊讶,我心里就越是相信,是观世音菩萨救了我。自那以后,我就常常一个人沉思,在自己的内心里寻找从前的自己,像是在仔细翻阅自己的履历表,打量那些陌生的、熟悉的、过往的、现在的许许多多的自我。经常假设当初如果不那样就会怎样等等,结果要么是无奈的苦笑,要么是无边的悔恨,无一是处。于是经常在心里自问:我这么多年都干了些什么呀?

披剃出家

说起我出家的因缘,还要回溯到几年前。当初也是因为一件烦心事,想找个地方清净一下,一位朋友就带我回到他的老家。那里有一个小寺院,只有一位师父,朋友和那位师父很熟,我们就经常去那里和师父喝茶聊天。师父基本没讲过什么佛法,只是应付我们的问话,简单讲一点出家人的生活。后来得知师父很想朝拜云门寺,我们就一起去了,是我出的费用,那时还不懂什么叫“供养”,也许这就是我入佛门的一个远因吧。在云门寺的大雄宝殿,我第一次听到梵呗的声音,当时的感觉就是震撼、感动……就好像整个身心被洗涤了一样。特别是师父们绕佛时的威仪行姿、唱念时的超然表情,就像是从他方世界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们在云门寺待了三天,这三天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度过的最安静惬意的日子。当时就生了个念头:今生如果有机会,一定再来过这样的生活。当时也就是心起一念,感得佛菩萨慈悲成全,结果就真的出家了。

从想自杀到欲复仇,再到放下万缘出家,这其中的经历在别人眼里或许显得有点不可思议。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时常会觉得有些突然,回想这些经历,然后摸摸脑袋,看看身上的僧服,思想也好,情感也罢,一旦跨度太大了,有时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大约过了两个多月,身体渐渐恢复了,我就决定出院了。先是回到家里,每天有好多人来,闹得很,这让我经常怀念朋友家乡那个小寺院的清净。真是心灵感应,没几天,那位朋友就来看我了,于是我们就再一次回到那里。师父就好像知道我要来一样,一间小屋已准备好了。师父也没问我受伤的原因,每天起得很早,先是拜佛,之后是早斋、打扫院子。等我起来吃完饭,我们或是院里院外走走,或是喝茶聊天。慢慢地,师父见我心比较静了,就很平常地对我讲一点开示,告诉我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因果,与别人无关,也没有好与坏,关键是自己的看法,有时候自己的看法能改变命运。那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就来打你,你现在不应该只想恨别人、报复别人,应该想想事情的前因。所以现在你的选择就很重要,要么结束,要么就冤冤相报,永远活在仇恨里。此后,师父又给我讲了释迦牟尼佛的故事,讲了放下与解脱的道理,我也渐渐懂了。想想看,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重新再来好好活吗?

在这个小寺院,我萌生了出家报佛恩的想法。我先跟朋友说了,朋友比较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说得出就做得到,于是就和师父讲了。师父说,出家是好事,但是他不能给我剃度,因为他曾经发愿不收徒弟。他认为自己没文化,也没修行,怕误人子弟。我是软磨硬泡加“威胁”,师父终于同意了。我告诉师父,假如他不收我为徒,我就重回社会混。就这样,师父给我剃度后,带着我又来到了云门寺。他原来就是在这里出家的,为了我,他不但又回到这里,还求师兄帮忙让我读佛学院。他在这里看土地庙,我在这里读佛学院,可以说是他在陪着我,怕我退失道心。所以,我也在心里发了一个愿:欲报佛恩,先报师恩。

报佛深恩

我出家的行为很快就传出去了,尤其是原来圈里的人最先知道。别的不说,就说砍伤我的那几个人,先是担心害怕,后来听说我出家了,开始根本就不信,认为要么是我放的烟雾,要么是有人开玩笑。当证实我的确出家了之后,他们很是惊讶,要求来看我。开始我不想见他们,后来我师父说:“学佛就是要度人,虽然你现在没有德行度他们,至少也应该让他们心安吧。如果能让他们也回头从善,那就是你的功德。”功不功德我倒是无所谓,师父的话是一定要听的,于是就同意见他们。他们跪在云门寺山门前等我,说要我也砍他们几刀出出气。我说,俺们出家人连蚊子都不打,更别说打人了。有人拿出几沓钱要给我作补偿,我不收,他们也执意不肯收回,我就叫他们打普佛供僧。过年时他们又来了,还带着老婆和孩子,说是来陪我过年。这在社会上可是很大的人情,可对于出家人却是麻烦。在师父的劝说下,我勉强陪他们吃了一顿饭,并再三申明下不为例。这期间我多次劝他们把此事放下,并善巧地说,是这件事成就了我出家的因缘,在某种意义上我还要感恩他们。这是我的真心话,信不信由他们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心到佛知就行。

出家后我就一直计划将来做点什么报佛恩,我一直关注一个社会边缘地带——监狱。我年少时曾经在那里有过短暂的停留,感触颇深。瞋恨心几乎是那里的绝症。想想看,在扭曲的思想、失衡的心态作用下,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发自内心忏悔改造的。于是,以怨抱怨的想法就占据了大部分人的思想,结果当然就是冤冤相报,恶果循环。我记得有一个犯人,因为老婆有外遇,他就用很残忍的手段把那个使他蒙羞的男人杀害了,结果被判了死缓。他老婆多次祈求他原谅,他却不肯,最终是他老婆自杀了,留下一个孩子没人照顾。听到消息后,他后悔得直撞墙,就是想自杀。我们轮流看着他,陪他说话,他整个人已经彻底崩溃了。可惜那时候我还不懂佛法,所以也只能东一句西一句胡乱说说,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另外,当下社会弘扬佛法的环境不好,佛教信众群体老化,社会上的年轻人宁愿去听企业家讲财富故事,也不愿意抽空听听佛法。弘法度人要随缘尽分,我有过监狱生活的经历,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与犯人交流沟通。那些人所谓的争强斗狠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心里最是空虚无助。尤其是在“里面”的时候,更容易静心倾听,更容易认识自己,自然也就更容易相信和省悟。试想一下,当一个充满了瞋恨的人真心地悔过,真心地说一句“我错了”,那该是怎样的结果。再假如一个即将和这个世界挥手作别的人,行刑前听闻到了佛法,真心地忏悔发愿念佛,不但没有瞋恨心,甚至还没有恐惧感,一心念着阿弥陀佛圣号出发,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后为报恩再来,那该是怎样的殊胜啊。

——摘自2012年第3期《净土》杂志

文章来源:http://www.donglin.org/jingtuzazhi/tuijiannarong/20120922/7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