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放荡患癌症 临死说法警世人

一名美艳的女子,有着扭曲而不幸的人生经历。她曾经因漂亮惹祸,被人强暴;曾经离婚,沦落风尘成为陪唱歌女;后来追求性解放,放纵不羁,最后患上宫颈癌。手术两月后,癌症再次复发,痛苦不堪。她知道自己来日不多,幡然悔悟,想通过燕赵都市(网)报让自己的经历警醒年轻人,千万不要走上自己的路。

“我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想把这辈子的事儿说出来警醒大家。”

替丁兰兰联系到记者的是石家庄的一位盲人按摩师郭大夫。郭大夫说,有个患者来他这里按摩,宫颈癌,做了手术已经复发了,每天疼痛难忍,想靠按摩缓解,但效果不大。她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死前想通过媒体说说自己的经历,或许对现在的年轻女子们是个警示。

几经周折,记者联系上了这名女子。她现在和两个女儿居住在石家庄东二环边一个新建成的小区里。为了能完成我们的采访,她在朋友的陪伴下,到石家庄市三院打了止疼的针。

第一眼见到她,记者吓了一跳,这是一个佝偻着腰,形容枯槁、腰间挂着尿袋的女子。 “不打针我坚持不了多会儿,跟你们说不了几句话。”她声音微弱地对记者说。

在朋友的帮助下,她以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坐下,开始哭:“我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心里堵得慌,就想把这辈子的事情说出来,也许能警醒一些人,不要走我的路,我现在生不如死。”她今年39岁,叫丁兰兰,又名丁兰,她说不用化名,已经无所谓了。

爱打扮惹祸殃不懂得拿起法律武器

丁兰兰的家乡在湖北省阳新县,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后来双眼失明,上面有几个哥哥姐姐。家里很贫穷,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育。

今天,尽管丁兰兰病入膏肓,但仍能依稀看到她昔日的美貌。她说自己从小就爱美,爱打扮,就是漂亮给自己惹了祸。

少女时的丁兰兰出落成一个美女,她心灵手巧,会自己设计剪裁衣服,一件旧衣服她一改就很新潮很别致。不懂事的她非常在意自己的美丽,但没有想到,就是这爱打扮、爱虚荣的性感给她惹来了祸端。

18岁那年,在镇子上打工时,她被人盯上,骗到家里强奸了……

没有法律知识的她不知道去报警,又怕哥哥知道会来打架,于是选择了与对方“处对象”,很快,两个人结婚了,接连生下两个女儿。

对方比她大5岁,得到她后对她非打即骂,不给她们母女生活费,无奈之下,她选择了离婚。

“一步走错,步步错啊”,丁兰兰悲伤地说。后来,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小伙子追了她两年,但结婚不久,她觉得对方没有责任感,又选择了离婚。

出卖色相不义之财几次“不翼而飞”

1998年,丁兰兰来到了石家庄,一个老家的姐妹介绍她到一个歌厅打工。

做了陪歌陪舞的小姐,与男人们饮酒挑逗,打情骂俏,她也感觉到了一丝堕落的羞耻,但她坚持着,坚决不卖身。由于她的美貌,给她带来了许多“回头客”,每次出场小费100、200、300……,甚至有人甩手就是1000。她感觉这钱比打工来得容易,当时,一个公务员每月的工资也只有几百元。

除了去歌厅陪唱,她还学会了赌博技巧,常常与两三个姐妹合作,就能把对方骗得精光。

很快,她有了第一桶金。当时心中还良知未泯,想着改行。

但她没有想到的一个现实是:她攒了几万元,出来做一个生意,很快就赔进去。无奈还得回去做小姐,又挣了几万,再出来做生意,还是赔光。她卖过衣服、开过饭馆,甚至开过歌厅,都是赔钱。

“现在想想,我挣的都是脏钱,虽然不是直接卖淫,但也是变相出卖色情,勾搭得那些男人五迷三道,不义之财不翼而飞,太正常了。”丁兰兰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个比她大10岁的“老客人”将她追到手,离婚后与她同居。 

疯狂放纵,先后有过16个男人

这个比她大10岁的老男人与她同居后,并没有得到幸福,丁兰兰的任性、骄傲让对方痛苦,但她的美貌又让对方舍不得离开,一直同居了10年。对方恐惧丁兰兰的性格,怕她会跟别人跑了,一直不与她结婚,这让丁兰兰很气愤。为了报复对方,她开始给情人“戴绿帽子”。另一个追了她8年的小职员,得到了她,后来与她保持了多年的不正当关系。从此,她开始放纵。

不正常的生活让她的健康严重透支,8年前,她患上了肾结核,在省二院割掉了一只肾。但她那时还不知道肾脏出问题与自己的放纵有关,出院后不久,她在腰部的刀口伤疤上纹了一条美丽的鱼,让男人们一点也看不出她做过手术,继续放纵。

4年前,老情人痛苦地离开了她,“现在想想,他很可怜的,被我害苦了,家庭没了,职务一直没有得到提升,今年快50岁了,老得不像样子。”丁兰兰学会了上网,在网上,性自由、性开放的小说、网文鼓舞着她,她开始疯狂享受“性福”。

通过网络,她寻找情人,后来都是找比自己小的,找帅的,最多的小十几岁,有的是同时交往。她还很得意,“看看自己快40了,还这么有魅力”。她先后堕过7个孩子,有的她都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

病入膏肓后悔不已

“天下没有后悔药啊”,丁兰兰痛苦地说。

省内的几家医院都给她判了“死刑”,她知道,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令她揪心的,是她的两个女儿,一个20岁,一个19岁。大的在石家庄上大专。她非常担心,女儿会走自己的老路。

“另外,我的许多姐妹还在走我的老路,她们还没有到我这一天”。丁兰兰说,自己每天疼得不能躺下,只能坐着睡觉,一天连一个一小时的完整的觉都睡不了,三个月前割除了宫颈,但现在又复发了,已经不能排尿,下了尿管,带上了尿袋。有医生告诉她,她这是淫乱堕胎的苦果。“老话说,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我就是个活生生的教训”。

丁兰兰患病后,一些有性乱行为的姐妹来看她,看到她的情况后吓得纷纷去医院体检。

丁兰兰现在感觉最对不起的是两个男人,一个比她大20岁的情人,还有一个是追了她8年的小职员,他们都没有钱,靠工资、甚至借钱来讨好她,给她买奢侈品,而自己像对狗一样戏耍他们。

丁兰兰的期望是,让自己的故事警醒世人,女子们洁身自好,男人们爱护家庭,年轻人一定要走正路,不要因一时的快意惹来无尽的痛苦。“我要告诉大家,什么是幸福?不是吃,不是穿,更不是男女那种事儿,而是心里舒坦!”丁兰兰哭喊。

文章来源: 燕赵都市网 

http://yanzhao.yzdsb.com.cn/system/2012/11/19/01210576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