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残障僧医诵经读医书 为贫苦藏民免费治疗

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加洋言排,拄着拐杖步履匆匆地从僧舍赶往寺院门诊,笑着对在走廊等候多时的病人道上一句:“deimo(你好)。”每天,加洋言排要接诊至少80名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病人,每次看病仅收费四五元人民币,用以购买藏粉药包,“最贵的一次,开药费40元”,加洋言排说。

加洋言排是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科才寺院的僧人,也是该寺院藏医院创建以来的第一批医生。他右脚天生残疾,身材瘦小,留着长长的胡须。

科才寺位于甘南夏河科才乡境内,为拉卜楞寺所辖格鲁派寺院。2004年,国家在科才乡实施易地搬迁项目和游牧民定居工程;目前,该乡3358名牧民实现集中定居;科才寺藏医院也在同年得以新修。

近日,记者来到新修的寺院门诊,大门左侧摆放着一排刻有独特藏式花纹的转经筒,藏族老阿妈虔诚地拨动着转经筒;院内,有几辆摩托车和小轿车停放着,候诊的藏民不时将头探进加洋言排的诊室里。

“以后注意不要吃生冷的食物。”走进病房,加洋言排正在为病人号脉问诊,一位弟子在旁记录药方。病房内,一张办公桌,一张病床,一个书柜,简单的医疗用具插在杯中,简陋却整洁。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个木制的寿星人偶,笑眯眯的样子和他着实很像。

“学习藏医的初衷是想战胜病魔。”加洋言排说,7岁时,他右脚神经开始疼痛无比,并逐渐失去意识,最终只能借助拐杖行走。

1974年,13岁的加洋言排从家乡科才村前往拉卜楞寺出家学习藏医。三年学成之后,加洋言排回到科才寺,成为寺院一名僧人。1979年秋天,他在拉卜楞寺考取了乡村医生资格证,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医生。

“当时,牧民去夏河县城看病,骑马也要三天。”加洋言排回忆称,六世贡唐仓活佛希望他能留在牧区的科才寺院,为民众服务。

1980年,科才寺创建寺院藏医院。加洋言排和另一位藏医留了下来,他主治胃病、肝脏、胆囊炎等疾病,以藏医药为主,偶尔也会治疗简单的外科皮外伤。

“那时病人都是骑马来寺院找我看病,来不了时,我就骑马出诊。”加洋言排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用鹿皮做成的“黑色笔袋”,里面装有草药,“当时这就是我的药箱,出诊时装点藏药,揣在藏袍里就出发了”;他还自己上山挖草药,脚伤常会带来行动不便,“被狗追,滚下山都是常有的事儿”。

行医期间,加洋言排还常为贫苦藏民免费治疗,而病人每次医药费价格不过几元。他高明的医术在牧区传开,青海、四川、拉萨、北京等地民众都知道科才村有一位“宅心仁厚”的“阿科”。病人还赠送他新药箱和拐杖。

夏河县达麦乡山塘村的何玉芬腿疼,当日和村里人集体雇车前来看病,“以前看病花了一万多元也无效,去年找阿科治疗,第一次抓药花了5元,他的医术真的很高明”。

常被病人夸赞的加洋言排已52岁了,看起来依旧很年轻。他说,每天早上4点多便起床念经,通读医书,“藏医真的很伟大,能救治那么多病人;现在我的年纪大了,对医书也越来越有感情”

加洋言排说,他将坚持出诊到生命的最后,希望医院能有更多先进的医疗设备,欢迎更多医务人员能来牧区交流,给当地医生教授新的医学知识,为民众服务。

文章来源:http://www.fjxw.net/wenhua/2013-03-19/47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