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那只流泪的大象

我很坚强,不太为悲伤或难过的事落泪,总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哭泣,不如提振精神去面对,想出解决的办法。可当我看见“大象流泪”,却莫名的泪流不止。

铁钩敲打象头 游客急忙制止

那只大象与我素昧平生,是我今年四月底到尼泊尔自助旅游,在奇旺国家公园(Chitwan National Park)骑大象时认识的。它在大象群中,个子算是小的,由一位年约三十岁的象夫照顾驾驭。二十九日下午,我们原定的行程就是骑大象穿越热带雨林,观察林间的野生动物,再渡过拉布底里河(Rapti River)返回住宿区,整个过程约三小时。当天我和大容、锦尊、桂枝同组,看到个头不大的大象,要背负五个人行走三小时,我已心生不忍,立刻将手上的芭蕉给大象吃。

走了一段路后,进入热带雨林,在林中迂回穿梭。也许是大象累了,步伐稍缓,象夫即拿着预备的铁钩敲打象头,它破皮渗血。看在眼里,真替它难过,我和锦尊赶紧制止,不准象夫如此虐待大象。沿途只要象夫举起铁钩,锦尊都马上劝诫:“No……”还加上一连串的华语,叫象夫要疼惜大象,虽然语言不通,不过象夫也知道我们不同意他敲打大象。我不时地摸摸它、拍拍它、鼓励它:“加油!”并告诉它,我知道它的辛劳。

走出雨林正要渡河 担心鳄鱼攻击大象

热带雨林的自然生态维持得不错,老树新枝郁郁葱葱,我们看到野猪、野鹿于森林里奔跑躲藏、觅食,听到各类的虫鸣鸟叫。森林里,路途时而平坦、时而颠簸,大象一定非常辛苦,累得走不动了,象夫不敢在我们面前敲它,改用双脚用力地踢大象的耳后根,锦尊又一再耳提面命:“要对大象好一点,不可有暴力行为。”

大容、桂枝也对象夫说:“你不要打它,应该要用其它方式替它打气。”

我则告诉象夫:“等一会儿我会给你小费,请你善待大象。”并一路鼓励大象:“谢谢你,快到了,再努力一些。”

好不容易走出热带雨林,要渡过拉布底里河时,我们看到河边有一只约二、三公尺长的鳄鱼。我不禁替大象担心,河里的鳄鱼会不会攻击大象?我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心里默默地向诸神祈祷:“菩萨呀!请保佑大象安全。鳄鱼呀!你千万不要伤害大象,它可是刻苦耐劳又善良的动物。”还好,大象过河时虽谈不上水花四溅,但是象脚涉水时激起的水波力道,也足以惊起四周飞鸟。也许,鳄鱼看到如此庞然大物,也会心生畏惧,退避三舍吧。眼看着鳄鱼悄悄地躲进草丛,大象四平八稳安然过了河。

舍不得它劳累 盼它转世为人

回到旅馆,我们踏着约三公尺高的台架从大象身上下来,四个人送给大象二百元卢比作为犒赏,大象用它的鼻子卷起卢比转交给象夫,我们特别交代:“要好好照顾大象,别老是打它。”

我又轻轻地拍拍大象的脸:“谢谢你哟!你今天好辛苦哦!”

突然,我发现大象的眼睛一直看着我,那眼神好熟悉,好像前生我们是亲人或是好友,又像在跟我说:“谢谢你体恤我,我知道你爱护我。”

我们对看了一会儿,大象的右眼汩汩冒出了……眼泪。大象会哭!

我说:“啊,我们都很舍不得你这么劳累,希望以后你会过得清闲、轻松一些,我更希望你以后转世为人,不要再做辛苦的大象了。”

话才说完,大象的眼泪又连串地流出来,我感伤飙泪。大容、桂枝也看到大象流泪,同样是万分不舍。我只能靠近大象的脸庞叫它:“别哭!别哭!我们疼惜你,以后主人也会疼你的。”

可是,那大象还是不断流泪……

周围的人看了,都惊奇万分:尼泊尔奇旺国家公园的大象,怎么会听得懂华语呢?它是如何感受一个陌生人对它的心疼?它会不会是因为即将离别而感伤呢?

挥别了尼泊尔,大象的眼泪,仍然萦绕心头,教我牵挂。

文章来源:中华素食论坛

http://www.chinavegan.com/bbs/read-htm-tid-20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