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院的学僧们

与普通大学生一样,学僧们每周一至周五上课,上下午都有课。不同的是,他们起得很早。早晨5时30分,法源寺内清脆的板声响起,住在法源寺大殿东侧的佛学院学僧们就该起床了。简单的洗漱后,随着钟鼓声,学僧走进大殿开始一天的功课。“6点到7点的早殿(早课)是绝不能少的,每天如此,这是学僧与学生的根本区别,是僧人必要的功课。”

做完早课,走出大殿的学僧们,来到五观堂过早堂(吃早餐)。堂内很整洁,一排排的木制长条餐桌错落有致,90多名学僧们坐好后,开始行堂。在寺庙里,绝对禁止浪费,所以学僧们都是吃多少,取多少。两个素菜,还有粥和馒头。早堂时虽然僧人很多,但很安静,没有交头接耳。

吃完早餐的僧人放好餐具后静静地退出五观堂。学僧们有条不紊地行走在宁静的古寺中,僧衣的黄色和灰色、树叶的绿色,在朝阳下格外醒目,初夏清晨的法源寺里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过堂后,学僧们开始为上课做准备,法源寺与西侧的中国佛学院教学楼有一道小门连接,学僧们每天都从小门穿过到教室上课。

教务长宗性法师说,学僧们一个学年要学十几门课,四个学年下来,要学四五十门课程。课程的内容很多,除了外语、历史、古代汉语等常规课,学僧们还要学书法,特别是佛教史、唯识等佛学课。而时政课也是必修,时政内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宗教法律法规,另一部分就是时事了。

佛学院的课堂与普通的大学课堂差不多,不同的是,由于是专属教室,每位学僧的坐位也是他专有的小天地,木制的课桌上整齐地摆满了各种学习书籍,有的学僧桌上的书码得有一尺多高。开讲前的仪式也与普通学校类似,全体起立向老师问候,只不过大家嘴里念的是“阿弥陀佛”。教学是用普通的黑板与电化教学相结合。

中午11时30分,急促的叫香响起,下课的学僧回到房间穿上海青,有秩序地走入五观堂过堂了(午餐)。僧人们吃得很简单,土豆、茄子等四个菜,加上一个萝卜汤,主食有米饭和饼。过堂前需要念经,过堂时依然很安静。过堂后,学僧们可以休息一个小时,有的在宿舍里看书,有的打坐念经,有的躺一会儿。下午3时40分,一天的课程结束了,学僧们马上回到宿舍换好袈裟,来到大殿上。16时,他们要准时晚殿(晚课,念经),晚殿要持续一个小时才结束。

僧人们有过午不食的习惯,所以晚殿后,他们不吃晚饭,学僧们自己安排。到19时30分,他们要回到教学楼进行自修,自修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从周一到周五自修的内容也不同,分别是禅修、中国佛学史、图书馆、天台学。晚上8时30分以后,学僧们就可以自由安排了。教务法师说,有的学僧很用功,每天要读书到深夜。

书可以说是学僧们最大的花销,如今,每位学僧一个月有100多元的补助,平时的法事活动,还会有一些收入。学僧生活简单,日常生活开销很少,大家都把大部分的钱用来买书了。学僧们的课余也有自己不同的喜好,有的人利用周末学古琴,有的学茶道,有的逛书店,有的泡图书馆,大家的学习兴趣很广泛。在中国佛学院,学僧请假很难,一般没有特殊原因是不准假的。而且,学僧们也很少请假,即便生了病都会坚持上课,实在病得重了一点,请假也只是请早晚殿的假,他们怕落课后跟不上。

与北京的很多大学一样,中国佛学院的学僧们来自五湖四海,有缘相聚在北京。学僧们大多都很年轻,像2009级中最小的一位才19岁,最大的也不过28岁。他们为什么要出家呢,为什么要上佛学院呢?几位学僧各有各的原因和想法。

合文师父(2009级班长)26岁,四川巴中人

从小就骑在父亲的肩上经常到家乡的寺庙里玩,尤其是每年的正月十五,是当地的登高节,人们都会到寺庙里烧香祈福。去寺庙多了,慢慢的合文就有了对寺庙生活的向往。2006年,他背着家人偷着跑到少林寺出家,发现儿子出走的母亲一病不起。在少林寺呆了一个多月的合文听说母亲病重,无奈之下回到了家里。面对父母的反对,合文坦诚地说出了自己要出家为僧的志向。父亲对他说,要出家等上完大学再说吧。不久,合文师父考取了西华大学英文系。在上大二时,他再也按捺不住出家为僧的心愿,从学校出走,只身前往江西,半路上,遇到江西一位法师,指点他到真如寺出家。合文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08年的4月11日,离现在正好4年了。“现在好了,家里人都理解了我出家的愿望。”说到着,合文师父如释重负。

来浩师父(2009级学僧)26岁,湖南岳阳人

出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很欢喜寺院里的生活。小的时候,一个寺庙里的僧人来我家,希望我出家,家里的父母也不反对,我当时说,那就去庙里看看吧,这一看就出家了。

静妙师父(2011级学僧)22岁,吉林人

出家是我从小的愿望。我家境很好,家里有个涂料厂,衣食无忧。但不知为何就是喜欢寺庙生活,父母很反对,怕我出家,就把我关了起来。但我15岁那年,还是偷着跑到南京出家了。直到前两年,父母才理解我。

能慧师父(2011级学僧)25岁,云南昆明人

与别人不同,别人是想出家,家里父母反对,我是父母希望我出家,但我不愿意。我父母一直信佛,我也跟着学佛,但只是临时抱佛脚罢了。可母亲特别希望我出家,她自己出家后,经常对我说,寺庙才是我该去的地方,但我很不愿意出家。直到上高一时,我生了场大病,在家休学,母亲把我带到四川一座寺庙暂住。庙里的老法师对我很好,但我对他说,我是来暂住的,可不出家,就是来玩玩。住了半年多,让我感到庙里生活很安逸,于是我延长休学又住了半年。那时,我觉得,我可能要出家了,于是开始了修行。

转载自:纯净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