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大手印释

贡噶上师

摘自《藏密弟子莲华德清记》

 (提示:本文仅供参考,密宗行者一定要依止传承上师的教授修行)

大手印就是无手印,梵文嘛哈母渣(Mahamudra),也可译作“大象征”“大印”。

大者,无所不包。至高天上。藏文译名中,于大印中,加入手字者,为尊重佛典之意。此手字,为尊称佛之手,表佛之如所有尽所有,及二无分别,空乐智慧印者,亦表佛之无分别智(大圆镜智),此智最上,最高,且最密,犹如印符,又如印契.谓一切轮回涅磐之法,无不一一契合于佛之如如妙智,更无一法能逾越此智以外者。

大手印有数种,最上之大手印,即恒河大手印也。无须灌顶等修,但当恭敬礼拜,承事亲近于其上师,仅现于上师之微妙身相,即能立得证悟,如此由于恭敬顺信之心力,以依止于上师,更不借外物言诠,而能究竟了悟,以证取之大手印,方是大手印之最胜义心传也。须知上师者,本已具有无上加持力,不假方便修整,一俟弟子根机成熟。一弹指间。立即证悟,诚真正之大手印也。至若大手印四瑜珈,以专注瑜珈入门,循序以进,拾级而上,依中道而证,系方便法门。原非大手印之真实处也。但真正之大手印,必须具备大成就之上师,与利根上智之弟子,非末法时期能办。四瑜咖是科学化、系统化、现代化之佛法,适应潮流正是当机。

敬礼金刚空行:

解释:

金刚空行母,即亥母。为白教之主体,口授之怙主。恒河大手印,句句皆为口授,故先敬礼之。(敬礼金刚空行)有四义:1、除障,2、加持令造作圆满,3、为利众生,4、为善因回向众生,令皆同证大手印也。金刚之义甚深,亦表佛之无二空智,凡夫之俱生我执,须金刚智慧,方可断除。人若得金刚智,则一切异熟,空尽无余,金刚三摩地,能坏灭一切烦恼业惑而无余。又金刚者,有七义:1、坚固,2、精要,3、真实不空,4、不能断截,5、不能破裂,6、不可剖分,7、无可损坏,是为金刚之七殊胜义。故常以金刚喻佛之三身四身等,能具四身如金刚,而为一切不能坏之三业,则成金刚总持之佛体矣。今此恒河大手印口授之法,实为一切金刚所由之道或乘,所谓金刚乘者是也。

空行飞行于空中。为佛教之天使,然无翅,亦不驾云。空行参加人间会供,有天眼或禅定功深者能见之,或闻其咒声。空行有男女,或称父母,男者或称勇父,女者又称为勇母。此中但云空行,意即指空行母,略去母字者,藏文续部中之通例也。

大手印法虽无表,然于上师具苦行,

具忍具慧那洛巴,具种修心如是行。

解释:

此颂是谛洛巴祖师,称谓那洛巴祖师,而启口授之首颂。谓大手印法,虽本无可表示,然汝那洛巴,对于吾谛洛上师,已具足种种苦行、难行、忍,且具足智慧,实为堪以造就之弟子,今日口授汝修心之要,应如是行之也。

大手印,有言声文字之能诠,及其所论,根、道、果三者。

所谓根大手印者,即一切众生之常住真心,与佛无别,平等平等,原本清净常住。虽因不觉而起无明,然其真空体性,仍自明净,纵在六道轮回,终仍不增不灭。此常住真心,有时称之为本觉如来、普贤王如来、阿达尔嘛佛等,名异实同,此一真心,即根本大手印也。

红教有说,普贤王如来为元始佛,无庸积集资粮,令除业障。如彼海水,因风吹而生波浪,若更加以搅动,则更无澄清之时。又如空中,云雾虽起,空中云雾散去,空性仍在,毫未受损。若吾人之心,本无明净,本自无染,则以任何方便,不能净之。以心本自无染故。

所谓道大手印者,恭敬信赖于上师,而得闻于法,由闻而如理思维,得决定正见,又如理修行之,即是道大手印也。

由闻思修持之结果,一旦豁然,究竟通达。证得如如不动,真心应现,即是果大手印。

又根本之大手印,超乎思量言说,非凡夫之分别妄心所能了知,非凡夫之言说所能宣说,必依止于上师,而得闻于法。

依止有三义:(一)依止为因,(二)依止为缘,(三)依止为加持。

云何因?谓依止于上师,得闻于“不修不整不散乱”之最胜口诀,依止修持,即是成就之胜因。

云何缘?谓以依止故,得具足一切忏堕集资之胜缘。

云何加持?谓以依止上师,得口诀之胜因,及忏集之胜缘,恒常不断,精进修持。自能凭上师无上加持力,忽然于一刹那,通达根本大手印,证得如如不动。如哑子食糖,不可言表,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最要者,弟子应对所依止之上师,具至诚之净信心、恭敬心。昔西藏大德冈波巴,有弟子求其加持,即如是说。是故于大手印道欲得加持,对于上师,应具净信与恭顺心,则诸佛如来,即现上师之相,为之加持。譬如欲从日光中取火者,则依透镜,透镜,即弟子之信顺心,能生加持之火,以烧灭业障,而得成就也。那洛巴祖师依止其上师谛洛巴祖师,具至诚之净信敬顺心,且具不可思议之苦行难行,成为白教第三代祖师。详导论白教传授。

譬如虚空无所依,大手印亦无依境,

住于任运境界中,定从系缚证解脱。

解释:

修心口诀,多以譬喻为说,此颂以虚空为喻,谓彼虚空,无边无际,无所可依,喻大手印亦如同虚空,亦无所可依。故惟有依此常住真心,离一切戏论及修整,任运宽坦而安住,则决定能从无始无明,业障系缚上,得其解脱自在也。将此生灭心顿然放下,自性即自现前,刹那妄念生起,刹那慧火烧除之,此心及要念,同时解脱故。应知刹那生灭之妄念,与非生灭之自性,本来为一整体,如海水之波、夏天之雷,(起本无起,灭本无灭)。

然若未能通达任运,则仍当依白莲花祖师所著大手印法要中,前二步之方便以修之。(即切念法及纵念法,详见《大手印瑜珈法要》46~55条。)(点击进入白莲花祖师《大手印瑜珈法要》)

至尊密勒日巴祖师说:不整治以为修者,要须达乎三事:(一)烦恼及妄念不整治,则堕落;(二)乐明无念不整治,则流转三界:(三)真心则不许整治。——未可误会为毫不修整之理。

谓修真正大手印者,于原离善恶之真心,固不得分别修整,此如高山瀑流下,清浊自分,或怒流急湍自激自平。

乐明无念者,即是一道清净,照寂而明定。但若烦恼妄念炽盛发生时,又必猛提正念,厉呼一声“呸”,束使还净。若束之过紧,亦呼一点“呸”,放纵妄念,不随不止。如是者,不惟不致为烦恼妄念所牵而堕落,且使之成为助道之胜缘。

至于乐受过甚者,亦必呼一声“呸”,显得无念不是无记,更当别于外道,斯可免流三界。

其第三者,真心不许整治,则为无以上诸病,而得善住于真心者,自当无任何之修整,令得任运通达、证入菩提矣。

又贡师他时口说:乐明无念三字当等持。乐特甚,流转欲界;明特盛,流入色界;无念特盛,流转无色界。此乐明无念,不得不整治也。

又解,此颂首句,虚空无可依之“依”字,有“指示言诠”义,次句大手亦无可依之“依”字,有“依之作修”之义。由是吾人虽常言虚空,而虚空之真实意义,则离于指示及言诠。同理,大手印之真实意义,既已超越思量言诠,则大手印之修持,实同虚空,而亦无可指示言诠,即是所谓无修而修。第三句住于任运境界中,即是无修而修,谓如乳足婴孩,任运宽坦而入,则任何缠缚,悉归于法尔界中,任何束缚,决定解脱。

萨若哈大师说:

“若能了达此真心,如同虚空,无可方物,则亦能知修者,实无可修,而一切妄念,本自无有。又如于此真心上,勿起整治之警觉,于善恶念兴起时,不起爱憎以及整治警觉、重为其染污增上缘,则此真心即得任运安定于如如不动之境。”

譬如以眼观察虚空无所见,

如是以自心观本净妙明心,

一切邪妄分别消除证觉地。

解释:

此颂以虚空喻本净妙明心。

本净妙明心者,常住心也,亦即自性。吾人于明净晴空中,惟见炳炳长空,都无一物,以此喻人若能观得真心,其中原无一切妄念颠倒,即是见性成佛也。

譬如空中云雾散,本无住者及去者,

分别识浪生于心,观心本净浪自灭。

解释:

空中有时示现云雾,而此云雾何来,则缘乎地面水蒸气,水蒸气所缘无非因缘所生之法,其自性本空,假有实无。当其生起,不可计执其住;及其散时,不可计执其去。依乎心起之妄念,亦复如是。

妄念由何生?无非缘于种种情物为其对象,而此为对象之情物,又无一而非本无自性之因缘所生法乎!不惟倏起倏灭之妄念无自性,即此当前心念,能起所起,能灭所灭,皆无自性,且无一而能越于常住真心之外。明乎此,则立即可于常住真心,任运宽坦而定,其妄境安念、其心识之波浪者,自亦顿灭矣。

譬如空离一切色,黑白等色不能染。

妙明心亦离诸色,善恶白黑不能染。

解释:

此颂以虚空喻真心(妙明心),明其原不受任何之色染。

所谓一切色者,此中但指形色与显色。形色为大小长短方圆等,显色为蓝、绿、红、黄、黑、白诸种色。吾人见此界之天空,当其明净时,惟觉其呈现一种所谓天蓝色者,则因如《对法论》所说。此一天下,须弥山南,皆为吠琉璃色所映显,即此天青之蓝色。

实则虚空者,不惟不可言其具任何色,并且不可执计其具何颜色。纵于在某种因缘生起时,假现何色,但真空固无任何之色相。假有之色,自未尝染污此虚空。如是,善恶之白黑等业,实不能染污此真心,与此正同。此心之如来藏性,如如常住,在凡未灭,在圣未增,即是此理。

此开首诸颂,何以多引虚空为喻?则以真心本体,即是虚空之体,凡所有一切之色法、心法、心所法,皆为所包摄而无余。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又空生于此心中,如海面一水泡,生死涅磐法,亦不外此一心。故金刚歌咏引萨若哈大师之颂曰:

“此心体性应求得,此如意宝我敬礼。”

此心体性,即常住真心,如如不动,被释云:“唯此心体,摄尽一切诸法之种子,由此种子,现起生死涅磐一切法,明了此种现之法者,可得解脱;不明了者,沉沦三界也。”

譬如晴明日光照,千劫黑暗顿开朗,

本净妙心放光明,多劫轮回业障消。

解释:

常住真心,本自光明,此颂以日光为喻。

如日光明,能破黑暗,无论何处,纵经多年之黑暗,但得日光一照,立即开朗。且其光明,虽有时为云雾掩遮,其明体固常在也。同理,此心本自光明,本具本觉智光,纵属无始劫来,在迷众生,流转生死,轮回六道,随业浮沉,其本觉智光,则常存未失,不过犹如云掩日光,一旦云散天开,则朗朗辉辉,大千炳耀。此则犹如由不觉而始觉,始觉即同本觉,生出子净光,而合母净光也。此为成佛不二法门,自性光明即母净光,法性光明即子净光。打成一片,即证悟矣、成佛矣。

虚空言说强安立,虚空究竟离言诠。

觉心虽亦强言释,究竟成就实离言。

要知心惟本同空,无余摄尽一切法。

解释:

常住真心无异于虚空,然虚空之真实意义,离于言诠,无可直说。

光明大手印者,虽可如上略说其表喻,又如大圆胜慧中,撷要说为一切显现诸法,一刹那由自心圆现,一刹那圆满归于自性等,又大手印法常说,轮回涅磐一切法,—一未越于法性,……等等名言安立,但实际离言绝思。如入中论所谓,一切法性,应离常断等戏论分别,实无名言可立可说。

又虚空者,依世谛言,尚复可言其为真实不坏,而一无所有,但欲究竟表达实相,实亦不可得也。

龙树菩萨赞心颂曰:

“诸佛出生处,堕地狱未灭,

成佛原未增,应敬礼此心。”

故如虚空,摄尽一切法,此如来藏心,摄具一切圣凡种子,而为众生八识所毕具。当其相应也,世间一切,显而万象森罗;隐而一念不动,无不消归自性。世界万象,送与吾心交相融化,无迹可寻,其中寂静光明,不可言喻。一不相应,则妄心妄境,相与判然,世界又复脱露而出。故知世界者,我心之表现耳。

虽然如是,金砂虽具金质,未即成金,必经炼冶工夫;行者虽立见宗,自非不修能证,故以下八句二颂,即示三门之修法也。(正当之修行方法尤其无上瑜加,似乎更高更妙)。

身离诸作要闲住,语离尘声空谷音,

意离思量比对法,如竹中空持此身。

心合超绝言思绝,安住任运无取舍,

无著心契大手印,恒修决证正菩提。

解释:

身修者,颂云离诸作,世间非利益诸作,悉舍离外,即他种出世法,亦当离去,而唯安闲宽坦,令身安住。

语修者,无利乐之世间语应禁之,乃至咒诵,亦宜休止,安静如谷。

意修者,则离一切戏论思量比对之心想外,即观想警觉,亦宜休止,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

今令此身,上自头,下至足底,如同中空之竹筒,心等虚空,超绝一切之分别。又令等持,离一切掉举昏沉与无记,惺惺寂寂灵灵明明,无取无舍无着之心,即此定住于常住真心,即是大手印定。如是恒常修持者,决得忽焉刹那,如暗室灯燃,光明普照,无上涅盘自性、俱生未觉智慧光明,全体毕现,而无上正觉之道,立时证矣。

密咒典及波罗密,种种经律与法藏,

各个论支宗派等,皆非光明大手印。

解释:

凡诸密乘咒道次第,以及修般若波罗密多之法。乃至繁多契经调伏,性相二宗,诸多派别支分,论教谈理,落于分别者,皆非光明大手印也。

因其多所分别,即未免执着。不独显教为然,即在密宗,生起圆满诸般次第以及气脉明点诸法,若落分别执着,非仅不见光明大手印,且一有实执,即为光明大手印之障碍,不得显现光明。

由生分别障明印,反失所守三昧耶,

永离分别不着意,自生自灭如水波。

解释:

又以分别执着障光明大手印故,以为守三昧耶,而实为破坏三昧耶。故惟永离分别,总不如意,如水生波,自流自息。

若顺无住无缘谛,即守破暗三昧耶,

若离分别无所住,一切法藏无余见。

解释:

又善了达水上画纹,空中挥笔,水与空痕,云何寻迹之理,及一切法本不可住,本无可缘之胜谛,心一起于分别,即知分别无实质自性,于此为修。同样,一起于善,即于知此善无自性;一起于恶,即于知此恶无自性;乃至一切贪嗔等毒,即于知此皆无自性。以此为修,如是,毒药转成醍醐,烦恼即是菩提。

不起修整,然又绝无散乱,以守护自心。能如是无住无缘,任运而不违越真心者,即是等于手执明灯,照破黑暗,即是善能守护三昧耶。又分别执着,岂惟违犯三昧耶,且未随顺一切法教蕴。故惟永离分别执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者,方能见澈三藏一切教义真谛而无余也。

如他颂有云:

“离诸警觉与实执,亦无修气缚自心,

自心无整如乳婴,随常住真心作主,

妄念起观其自性,应知水波本无异,

离诸实执无住边,则见诸法蕴胜义。”

若依此义脱轮回,并能烧除诸罪障,

此是教内大明灯,不修此义愚夫辈。

解释:

大手印四瑜珈有四级:一、专注,二、离戏,三、一味,四、无修。以专注瑜珈入门,循序以进,修至离戏瑜珈,即能离一切分别与边际,不住常断一切之戏论,通达佛境,但尚未究意也。唯依第一了义光明大手印之无修,而得任运安住于真心上者,即可脱轮回之牢狱,而契人菩提。若仅能一刹那而如是定者,亦可烧尽无始所积之重罪。若能彻底明见自性(即真如,常住真心),即成佛道,决无疑也。故此光明大手印,诚为教乘中第一了义之最大明灯,其有不信者,真愚人也。

彼常漂溺生死流,未出秽苦之愚夫,

应哀悯彼令依师,得师加持而解脱。

吁嗟乎!

流转轮回者,毫无义利唯是苦。

有所作亦无义利,观心最殊胜。

解释:

愚夫无信,而常沉沦生死轮回不能出者,有四因:一、无明,二、邪见,三、贪,四、爱。有此四因,故其沉沦生死,常在秽染苦恼而不知出要。是以谛洛巴祖师,哀悯此辈,且示大手印学者,亦应发同体大悲之心,见有如此愚人,必当令其皈依于成就光明大手印之上师,

由闻而思,而虔修之,尤为切要。

令其对师发起如佛、即佛之敬信随顺心,则上师之加持力,可得入其身中。一得加持力入于其身,本觉智(真心)之光明自动显现,而得解脱,成就菩提矣。

若离执计是见王,若无散乱是修王,

若无作求是行王,若无所住即证果。

越所缘境心体现,无所住道即佛道,

无所修境即菩提。                           

解释:

以上正示瑜珈行者修行之要诀。

瑜珈之道,有四要门:见、修、行、果是也。

见必超离一切执着遍计,方为正见中之王。

修必自心毫不散乱,方为真正修中之王。

行必安住于真心,无着无求,方为真正行中之王。

若言果道,此必圣凡上下涅盘生死,皆能无希求无所住,真正无上之随缘不变、不变随缘,寂而恒照、照而恒寂,等同诸佛,方是果也。

复次。学道行者,心驰缘观,真如不得露现,必善巧于离观而观,离缘而缘,离修而修,是为善巧观修。

又必无住而住,方为善住。无逝而逝,方能善逝。无成而成,方为圆成。无证而证,方为实证。必如此者,方为大圆满菩提佛道也。

嗟乎!                                                                                                                            

于世间法善了知,无常法如梦如幻,

梦幻实义本无有,知则当厌离于彼,

舍诸贪嗔轮回法,依于山则洞穴居。

恒住无作任运境,得大手印亦无得。

解释:

于是谛洛巴祖师,又悄然叹曰:

嗟乎!世间法无常,如梦复如幻,本无实义谛,悉是假法无常,如梦复如幻,本无实义谛,悉是假名相。智士应了知,而生厌离心,断舍贪嗔等,轮回苦因法,往彼山岩洞,离尘清净修。恒住无所作,任运住本明,证所本无证,光明大手印。

譬彼大树枝分可万千,

齐根倒断万千枝分萎,

断心意根生死技分亦全枯。

譬彼千劫所集暗,得大明炬暗立遣,

如是自心刹那光,多劫无明障顿除。

解释:

譬如彼大树,枝分多无数,断其根倒地,枝分齐萎。断心意妄根,一切生死了,纵令集昏暗,一明诸暗消,刹那本觉明,照破多劫罪。

虽然如是,其尤要者,令身安住,如须弥山,令心寂净澄清,不为外境所牵,随处亦皆可修。处安身不安,处静身不静,亦是徒然。坐时睁目可,闭目亦可。若心未善安止,则睁目非、闭目亦非,任运而住,心无修整。散乱无记不修整,则又非是。真能善巧安定身心而修者,不住茅蓬,亦可修行,住茅篷而不免于散乱,亦无成也。

噫嘻! 

有心之法不得离心义,

有为之法不得无为趣,

欲达真实离心无为胜义趣,

任运持心安住明本体,

分别垢水自当返澄清,

障修诸显亦各自寂显,

无取舍心光发而解脱。

解释:

引伸上段之义,更示转深之趣,于是慨然叹曰:以有生灭心之法,不能得到超离心境之义谛。

以有作为之法,不能得到无为法之旨趣。若欲达到真实离心及无为之义趣者,唯当任运持心,令其安住真心,离一切缠缚。

如是任彼妄心分别如垢水者不加搅乱,自得澄清。对一切声色等法,似能显生而障于道行者,亦置不理会,更不能有丝毫爱憎取舍,则如贼入空室,自形寂隐。如是无着之心,昭昭灵灵,一旦常住真心曜然光发,解脱现前矣。

了本无生无始习垢净,

亡诸执计安住无生境,

凡所显现即是自心法。

超脱边执得殊胜见王,

超深广量得殊胜修正,

离断边品得殊胜行王,

能无所住得最殊胜果。

解释:

常住真心,无始以来,不生不灭,不垢不净。诸法之所显现者唯此心,能见其显现者亦唯此心,究此能见所见,体无有二,惟一空寂,本自无生,即是显空、色空、明空等,双融无二之光明大手印也。

此而证得之时,即是如来之身相,而一切无始以来,业习垢染,一洗而空也。故颂中接云:”亡诸执计之心,安住于本自无生之境。何以故?凡所显现,能见所见,原是此一心之法,即了知其本自空寂而无生,则计善计恶、计是计非、或爱或憎、或取或舍,岂非以妄逐妄?如水已不清,更从而搅乱之,则永不能澄清乎!

是故要明乎此理,不修不整,无取无舍,心体妙明,才能显发也。故颂又接云:能如是超脱一切边见计执者,即得殊胜见之王,是为见之最要口诀。修持者,亦须毫无计执,如根本智,后得智,真实修,非真实修,乃至此法彼法,或深广,或非深广,以及其他一切等量之计执。前曾云:若无散乱是修王,令再转深,示以越深广量等,方为殊胜修之王。盖必如此,方能无散乱也。

复次,前颂示云:若无作求是行王,今则转深,示令离断边品,才得殊胜之行王,离断边见品等,方是无作求之正义。否则又恐行者落入偏空。无所住道是佛道,前颂亦已言之,今颂进云:能无所住得殊胜果,则前颂为开示要门,今则进示深入此要门,以致究竟得果证之地。

故当与前颂合参之,而善得祖师之至恩意也。

行者初得觉受如瀑流,

中如恒河畅流而闲缓,

后如平水子母光明会。

解释:

以上三句,修自性定之境界也。

恒河大手印,为上上根器之行者而说,兹为非上上根器之行者,开方便之门。

善慧根器之行者,初修特时,妄念纷腾,如瀑流之觉受,较诸未修之时,妄念更多,烦恼特盛,因开始认识其前所不自察之妄念故,当先修“切念法”,继调以“纵念法”(参阅《大手印瑜珈法要》45~49条)。善修业者,过此阶段,进入第二步时,自能进而觉受其想念,如恒河畅流之水,视瀑布之倒泻急湍缓和多矣。(此为一心不乱之境,尚是入定初步,距成佛尚远。)但仍不免波浪起伏,思潮动荡,此则善巧运用种种修行口诀,(如“不随不止”,“无取无舍”)等,详见《大手印瑜珈法要》),精进修持,达到风平浪静、水面如镜之境,心已绝对安止,但尚未成佛,仍当精进修持。等发放其子净光,与母净光会合为一,即得证矣。

如上修特,其要在于无着无缘、无求无作,而唯任运安住于本明净妙故,亦不固定时缘、处缘及事境等,行住坐卧,皆可修持。

劣慧异生未堪善安住,

可于明点气脉诸要门,

以多技分方便摄持心,

调令任运安住于明体。

解释:

然有劣慧根器,未可于无缘无作等而善安住者,或缘木石、佛像,或缘月轮、吽字,乃至明点、金刚诵、宝瓶气等法,以作修持,令心得专一安止,而显生契入本觉智之光明。

若依业印增现空乐明,

须知加持双运之福智,

导自顶轮缓降不可泄,

渐提令遍全身一切轮。

解释:

若为特具堪能之异生,为合增长其觉受暖相空乐等,则可依其业印。此之方便,即欲乐定(就是双身法)。

诸大德开示多云:欲乐定重在气功,人之选择,尤为严格,多生过患,不易修习。且助长对治之法甚多,亦非必从事于此,乃能成佛。至助长之大者,莫如忏罪积资,即所以积福净障,是又非励力于修金刚萨埵及上师合修法两仪不为功也。此根桑祖师《大圆满禅定休息要门密记》中之警诫。贡师亦口示:业印不如光明大手印殊胜稳妥。

此之业印者,极难极险,详必另从师授,此但略言梗概。

谓修者,最要必如法加持方便智慧,外内铃杵,各作本尊,方堪福慧双修。尤必特具不失之堪能,令菩提自顶下降,降而无漏泄,且必反提而上,散布全身,各轮各脉,无一而稍失误,更必绝对非贪,否则立堕。

查双身法始于红教,并非白教专有。红教第三十二代诺那师祖,为近世罕有之大成就,未闻有双身法之传授。我更问于吴(润江)上师,诺那祖师以单修成就。双身法之真正法统,恐早已断绝。

现代有传双身法者,必为旁门左道,邪恶淫棍,读者切不可学也。且奸淫黄花闺女,法所不容。纵能逃过法律,决不能逃过护法空行,因果不爽,淫恶之徒,必堕畜生、地狱也。

绝离贪故空乐明方显,

长命黑发相饱如满月,

光彩焕发力大如狮子,

愿共速得安住胜成故,

此大手印极心要口诀,

且堪能种众生但受持。

解释:

能毫无失误而修至空乐明现前者,现世即可延长寿命,面貌端严如满月,泽润如良玉,返老还童,力大如狮子,具得八种世间成就已,渐得不久证于空乐明。

所谓空乐明者,即如如不动也。

贡噶上师传讲于江陵

张妙定居士整理记录

胡之真 译

跋记

此大手印口授,为无上成就谛洛巴祖师,在恒河畔,向其弟子那洛巴(白教第三代祖),释十二苦行之究竟,而面授者,一名《金刚大手印二十八颂》。(书中未必每颂四句,颂数亦不合廿八,但共一一二句,印度例以四句称一颂。故总之而言耳。)

嗣为西藏大泽师,人称之为声明王者,马尔巴大士(白教四祖)亲承那洛巴祖师传承,并亲承口授此颂已,在将波哈哩地,经那祖亲自抉择之下,而译为藏文。

此恒河大手印由贡噶上师在内地传授,张妙定居士整理听讲录于江陵。因其语句有过长者,译名需与本书其他各章一致,文字略有修正,惟原颂一字未改,仅修改讲义。原讲义精华,完全保留,增加部份,绝对可靠,后世学佛者,幸勿任意删改,致堕金刚地狱也。

马尔巴大士为大成就者,《恒河大手印》从梵文译为藏文,绝无问题。贡噶上师虽已成佛,但不通汉语,张妙定居士没有修成,甚至无定力,故从藏文译作中文,可能有出入。如有精通藏文之大德,能取得藏文原本,校对《恒河大手印》原颂,则功德无量。原颂中译,因我无藏文原文,亦不通藏文,一字未改。后世学者,切不可在中文中推敲也。

本附录增加部分,均有可靠法本根据,如有虚妄之处,德清死后甘堕地狱。

大手印有数种,有顿有渐,顿者如《恒河大手印》,渐者如《大手印瑜珈法要》(大手印四瑜珈)。然皆无相密宗,无缘无住,无密咒,无本尊。但西藏有《大手印加行所摄上师相应金刚亥母合修略轨》,修金刚亥母本尊,细察其内容,似属加行。目前在台有此种法本流行,并不完备。例如种子字、莲花等颜色,并未表明。即使法本完备,读者亦不可以修,除非读者已皈依成就之白教上师,已接受金刚亥母之灌顶。然此种机缘,即使读者在西藏,恐终身难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