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杖指老人”

                                         ——莲花生大师极殊胜的心性直指教授

当伟大的上师莲花生居住在桑耶寺的大岩兰若时,有一位未受教育的61岁老人——族姓拿葛的喜饶•嘉波,他对上师有着最深切的信心及强烈的虔敬心,服侍了上师一年。

这段期间,拿葛并没有请求任何法教,上师也并未给予他任何教法。一年后,当上师打算离开时,拿葛供养了一个曼达,上面摆放着黄金做成的一朵花,然后说道:“伟大的上师啊,请仁慈地顾念我。首先,我没有受过教育;其次,我的智力薄弱;第三,我年老了,所以我的身体四大已经耗损了。我恳求您赐予法教给一位站在死亡边缘的老人,请赐予我简单易懂、可以彻断疑惑、容易了悟与运用、见地有效并可在未来世中帮助我的教法。”

上师将自己的手杖指向这位老人的心,然后赐予了这个教授:

注意听啊,老人!深入观照自身明觉的这个觉醒心吧!觉醒心既没有形状,也没有颜色;既没有中心,也没有边际。最初,它并没有起源而是空性的;中间,它没有所居之地而是空性的;最终,它没有目的地而是空性的。这空性并不是由任何事物所制造的,而且清明又具有觉知。当你看见了这点并认出空性的时候,你便了知了你的本然面目。你了解了事物的本性,于是你便是看到了自心本性,你会对实相的根本状态生起定见,也会彻断对智慧的困惑。

有着明觉的这个觉醒心,并非由任何物质所造;觉醒心是本自存在的,而且是你自身本有的。这是很容易了悟的万物本性,因为这本性不必在他处寻得。这即是自心本性,而这本性并非由某种可攀执的实质感知者和所感知的对境所组成。自心本性使常见与断见的界限边见消失了,在这样的本性中,没有什么需要觉醒;证悟的觉醒境界即是你自身自然清醒的明觉。在这明觉中,没有什么会下堕到地狱,明觉本来便是清净的。在这明觉中,没有什么需要实践的修持,其本质即是自然觉知的。这个本然境界的殊胜见地就在你自身内,这是无法从他处寻得的,你必须如此生起确信。

当你如此了解了见地,并想要将见地运用在你的经历中,那么不管你身居何处,都是你的身体所成的山林闭关隐修地。无论你感知到什么外在显相,都是自性本然生起的显相,也是自性空的空性;就这样让外在显相如实呈现,远离心智概念的戏论造作。本然自性已解脱的显相成了你的帮手或友伴,你已能够以显相为道用而进行修持。于内,无论内心有何变动、无论你想到什么,这些都是无自性而为空性的。想法的种种展现是自解脱的。当你忆持自心的体性时,你便能够将想法作为道用,而且这个修持是很容易的。

最密的建议则是:无论你感受到什么烦恼,要深入直观,于是烦恼便会不留痕迹地消退。如此,烦恼便自解脱了。这是很容易修持的。

当你可以这样修持的时候,你的禅修训练便不会局限在座间而已。由于了解了万物都是帮手或友伴,因此你的禅修体验不会变易、本然自性不会间断止灭、行持也是自在解脱的。无论身居何处,你都不再与内在本然的自性分离。

一旦了解到这点,你的物质色身也许垂垂老矣,但觉醒心却是不会老化的。觉醒心清楚地了解年轻和年老并没有差异、本然自性超越了偏见与偏颇心。当你认出明觉和本然觉性就存在于自身中,便没有利根器与钝根器的差别了;当你了解那远离了偏见与偏颇心的本然自性就存在于自身中,便没有学问大小的差别了;即使支托着心的这个身体散灭了,明觉智慧的法身也不会止息;当你能让此不变或不动的境界稳固时,便没有长寿或短寿的差别了。

老人家,好好修持这真实义吧!将这修持谨记于心!

不要将文字错认为意义,不要与你的友人散乱,即应勤勉精进,与他们相互分离!

要以正念觉察来拥抱、体验万事万物。

不要沉溺在无用的闲谈及无意义的流言蜚语中。

不要投入凡俗的目标!不要让自己因担忧子孙而受到扰乱!

不要过度渴求饮食!要让自己平凡地死!你的生命就快耗尽了,因此要勤奋精进!

好好修持这个为一位面临死亡边缘的老人而说的教诫吧!由于以手杖指向喜饶•嘉波的心间而说,这个教诫于是被称为“杖指老人的教授”。

拿葛的喜饶•嘉波后来证得解脱,并获得大成就。卡千的公主为了未来世代的人们写下了这些内容,并以“杖指教授”的名称而受人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