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下农民就容不下我

(美国)詹姆斯•鲍德温

陈荣生译

约翰•亚当斯总统和托马斯•杰斐逊副总统在任时,世界上还没有铁路。

那时,人们并不是经常出去旅游。那时跟现在不一样,没有宽阔平直的高速公路。那时的路弯弯曲曲,泥泞且高低不平。

一个人如果不得不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那通常他就得骑马去。他不是随身带着一大箱衣服,而是带着一副鞍囊。他不是舒服地坐在车厢里,而是在泥泞中颠簸,饱受风吹雨打。

一天,几个男人在巴尔的摩市一家旅店门口闲坐。他们往街下面看去,看到一个人骑着马走过来。他骑得很慢,他和他的马都是浑身溅满了泥巴。

“来了一位老乡巴佬,”这几个男人中的一个哈哈大笑地说,“他刚从谎蛮之地进城。”

“他看起来日子过得很艰难,”另外一个男人说,“我真不知道他今晚到哪过夜。”

“哦,任何地方都适合他,”旅店老板答,“他是那种乡下人,可以睡在草料棚,可以与马一起吃饭。”

没多久,这位旅客就到了旅店门口。他穿得普普通通,头发红褐色,满脸泥尘,看起来像个刚从荒蛮地区来的干粗活的乡下人。

“你这里可以给我一间房吗?”他问旅店老板。

这位旅店老板一直以自己拥有一家一流旅店而感到自豪,此时他担心自己的客人会不喜欢这位粗鲁的旅客。所以,他回答说:“没有了,先生。所有客房都满了。我唯一能够安置你的地方就是在谷仓里。”

陌生人回答说:“嗯,那么我到拐角处的种植者客栈看看,看他们是否能给我找一间房。”他说完这话,就骑着马离开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一名衣着考究的绅士走进酒店。他说:“我想见杰弗逊先生。”

“杰弗逊先生?”旅店老板说。

“是的,先生。美国副总统托马斯•杰斐逊。”

“他不在这里。”

“哦,他应该在。他骑着马进城时我遇到他了,他说他打算在这家旅店停留。他到这里大约一个小时了。”

“不,他没有来这里。今天唯一来这里要住宿的人是一个乡下老头,他满身溅满了泥巴,你根本就看不出他那身大衣的颜色了。我把他打发去种植者客栈了。”

“他是否长着一头红褐色头发,骑着一匹灰马呢?”

“是的,而且他个子也很高。”

“那就是杰斐逊先生。”绅士说。

“杰弗逊先生!”旅店老板大声叫起来,“那是副总统?迪克,过来!到最好的那间客房生火。莎莉,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我真是个傻瓜,竟然把杰斐逊先生支开!他应该拥有旅店所有的客房,还包括女士用的客厅。我这就去种植者客栈把他接回来。”

所以,他去了另外那家旅店,看到副总统与几位朋友坐在客厅里。

“杰弗逊先生,”他说,“我是来请您原谅的。您当时满身污泥,我还以为您是一位老农民。如果您回我们旅店,您可以住旅店里最好的客房,是的,如果您想要的话,所有房间都可以给您。请您回去,好吗?”

“不,”杰弗逊先生回答,“农民并不差于任何人,容不下农民的地方,是不可能容得下我的。”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ffd6f01017qr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