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能这样惊扰她

李良旭

美国缅因州小镇米利诺基特青年霍金斯在商场购物时,与商场女营业员海伦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冲突。盛怒之下,霍金斯拔出随身携带的一把水果刀,刺向了年仅19岁女营业员海伦的胸口上。

见女营业员倒在了血泊中,霍金斯呆立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嘴里只是不停地喃喃自语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很快,霍金斯被赶来的警察带走,关进了监狱,他将受到谋杀罪被起诉。  

霍金斯的母亲黛丝得知儿子杀了人,她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子病倒了。她住进了医院,整天神情恍惚,以泪洗面。

女营业员海伦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她与母亲芭芭拉女士相依为命。当女儿被霍金斯刺死的不幸消息传来,芭芭拉女士一下子被击倒了,她也住进了医院。

芭芭拉女士躺在病床上,泪水早已将枕巾沾湿,她嘴里一遍遍地呼喊着女儿的名字,那悲戚的声音,让人肝肠寸断。

没想到,芭芭拉女士住的医院和霍金斯的母亲住的是同一家医院。芭芭拉女士听说刺死她女儿凶手的母亲也住在这家医院,而且就住在她隔壁房间,她一骨碌的从病床上跳起来,来不及整理衣服,就往黛丝的病房走去。

刚走到黛丝的病房,眼前的一幕让她一下子愣住了。只见病房里来了许多记者,一些人举起相机,正从不同角度对躺在病床上的黛丝拍摄,还有的记者把话筒伸向黛丝的床前,连珠炮式地向黛丝发问道,你儿子行凶杀人,你作为凶手的母亲,你有什么责任吗?你是怎么教育你儿子的?你儿子平时在家里有暴力倾向吗?你儿子吸食大麻吗……

记者们的发问一个接着一个,黛丝只是用双手将自己的脸颊紧紧的捂住,双手在微微颤抖,在轻轻地抽泣着。看得出,黛丝非常痛苦。

芭芭拉倚在门框上,那些记者的问话,她都听见了,她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她忽然想到,黛丝也是一名母亲,她作为凶手的母亲,听了这些话,也一定如万箭穿心。从某种意义上讲,她也是一名受害者,她是无辜的。

想到这,芭芭拉理了理发丝,整了整衣襟,擦去了脸上的泪痕,沉稳地走了进来。她面色冷峻地用手指着那些记者,严厉地喝斥道,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你们无权对一个母亲滴血的心再洒上一把盐,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听了这声断喝,那些记者一下子全回过头来。只见是一个面色憔悴、身体虚弱的中年女人站在他们面前。记者们面面相觑,满脸狐疑,他们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

有记者问道,你是她什么人?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们采访?

芭芭拉努力地挺了挺胸,强忍着眼睛里的泪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海伦的母亲,就是那个被刺死女营业员的母亲!

仿佛石破天惊,病房里一片寂静。记者们心想,这个女人一定会马上冲到凶手母亲的跟前,大声责骂她,甚至还会动手打她,以解心头的气愤。是的,人们有理由相信,无论她做了什么,一点也不过份,因为她是受害者的母亲。

只听见芭芭拉淡淡地说道,刚才你们的问话我都听见了,你们不能这样惊扰她。她没有什么过错,因为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母亲。她的儿子霍金斯犯了法,会有法律作出公正的裁决。你们这样纷至沓来惊扰她,是一种人性的泯灭和践踏。我再说一遍,请你们滚出去,我要和我的老姐妹说说话。

芭芭拉女士义正词严的一席话,重重的敲打在现场每一个记者的心上,人们心里掀起巨大的波澜。停顿了一会儿,人们黙黙无语的走出病房,每个人都神情凝重,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见记者都走了出去,芭芭拉随手把门关上。她转过身,看着病床上的黛丝。黛丝早已将双手从自己的脸颊上拿开,刚才芭芭拉女士的一席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她不知道下面将会发生什么。她想,如果芭芭拉要骂,就让她骂;她要打,就让她打,只要她心里好受些。如果能让自己的生命换回她女儿的性命,她也决不犹豫。

她看到,芭芭拉女士在静静地看着她,她的两眼显然哭肿了,里面布满了血丝。两个女人就这样互相看着,那一刻,有一种令人心碎的寂静。突然,她看到芭芭拉走向自己,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芭芭拉走到她的床前,突然俯下身子,紧紧地拥抱着她,放声大哭起来。她心里猛地一颤,也紧紧地拥抱着芭芭拉,禁不住放声大哭,嘴里不停地呢喃道,对不起!对不起!

仿佛过了很长时间,两个女人才渐渐地停止了大声哭泣,只是在轻轻地抽泣着。过了好一会儿,黛丝才哽咽地对芭芭拉说道,你狠狠地骂我一下或者打我一下吧,这样你心里会好受些。

芭芭拉抽泣道,我为什么要骂你、打你?我是受害者的母亲,我失去了我的女儿;而你的儿子也关进了监狱。作为一个母亲,我能体会到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也是一个受害者啊!

芭芭拉的一席话,像一缕清凉的和风吹来,在黛丝心里荡漾开来,淤积在心里多日的苦闷、担忧、自责,渐渐地融化了。她被芭芭拉一颗宽恕、仁慈的心,深深地感动了。

芭芭拉拉着黛丝的手说道,让我俩都坚强起来,一起走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生活还要继续下去。

黛丝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她情不自禁地再次紧紧地拥抱着芭芭拉,泪水像控制不住的闸门,恣肆流淌……

芭芭拉女士在病房里对记者说的一席话,在美国缅因州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达拉斯观察报》上发表了。文章发表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并引发了对新闻记者职业道德的讨论。

《达拉斯观察报》在评论中指出:芭芭拉女士的宽恕,像一根皮鞭抽打在我们每一个有良心的记者心上。罪不责母亲。正如芭芭拉女士所说的那样,黛丝也是一名受害者,她也是一名母亲。我们不应该在她的心灵上再洒上一把盐。

宽恕,是结束痛苦最美丽的句号。不宽恕本身就是一种暴力。宽恕,是人世间最美丽的语言,它能在尘世中开出最美丽的花朵,奏响起生命最和谐的乐章。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e079ef0102e3i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