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师的石头

有一次,蒋扬钦哲旺波与他的弟子们在东藏一个湖边扎营,博学多闻的方丈卡美堪布虽然生病,却仍陪着他们。

有天,正当卡美堪布在说话时,蒋扬钦哲突然抓起一把石子扔向他,那位庄严的堪布往湖的方向跑,蒋扬钦哲在后面直追,仍以石头掷向他。

当堪布跑到湖边时,他毫不犹豫地跳入清澈冰冷的水中,蒋扬钦哲又以几颗石子击他,然后才停止。

大家都笑了,虽然心里感到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卡美堪布知道蒋扬钦哲是以玩笑的方式在加持他,其它的弟子为他们之间特别的关系而感动。而这位蒋扬钦哲旺波是从不轻浮妄言的,在场的每个人都将这无礼的事情认作是罪业的洗涤。

这场令人难以忘怀的事件过后不久,卡美堪布的慢性病神奇地痊愈了,蒋扬钦哲已经为他排遣了色身的障碍!卡美堪布比他的上师蒋扬钦哲多活了几十年,直到二十世纪。

当他一百十二岁时,卡美堪布眼睛瞎了。他向叙述这个故事的喇嘛解释:“由于蒋扬钦哲旺波的特别加持,我才能健康地活到这么长寿。直到一百岁时,我的视力还好,也很健康,这都要感谢蒋扬钦哲许多年前那一天的石击。”

来自上师的一颗石头远比

来自凡夫的一块金子要殊胜;

来自上师的一句训斥远比

来自凡夫的长篇赞扬要珍贵。

选自《祖师真影——大圆满圣者口传故事精选》

该故事的另一个版本(节选自大伏藏师秋吉林巴传记):

丘林再次来到德格,现在他已经是大喇嘛了,大家都认定他就是莲师,他也带给众生许多利益。这次他受邀到德格的宗萨,然后又到隆觅,在隆觅一地,钦哲和丘林传话让康楚来这里。丘林对钦哲说:“在这里要取一座殊胜的岩藏,您去请德格的土司来这里。”钦哲仁波切于是写信请来了德格的土司及他的臣子们,一行人来到了卡玛塔桑,在镇尾边上找到了一个大岩洞——莲师曾在这里示现忿怒之相——名为多杰措落,丘林唱了许多首颂,并说:“我要取出岩藏了,如果一切吉祥顺利的话我将为西藏做很多的事。”连钦哲仁波切都赞叹其歌颂,丘林叫大家持颂莲师心咒及三世佛祈求文,他说:“如果我们三人合作一定能有所作为的。”来到岩藏处,丘林仁波切在松树上绑了一个结,如此地知会护法神将岩藏献给他,然后来到一块大石旁,丘林打开大石,取出一支杵,令它的一端露出石头外面,打开宝箱让大家用头碰一下,箱内藏的就是《拉令依喜宁波》,而这支杵现藏于锡金二切宗萨钦哲的宝盒之中。

“事情还没有结束。”丘林说着,他取出了部分十五弟子的圣药,并对众人说:“今天晚上大家都别睡觉,要持颂莲师心咒向莲师祈求。”于是大家整夜持咒不断,丘林又叫德格土司及大臣们歌舞。第二天早上众人来到大石群间的小山上,群山之中有一湖名为欣给优措,意思是青玉狮湖。湖面已经冰封,于是叫众人向冰上扔石块,有力气大的就搬大石头来丢,在一声巨响后,冰应声而破,他要大家再接再励。

此时,康楚仁波切说:“手脚轻一点别惹恼了龙神。”钦哲仁波切笑着说:“哈哈,哪有什么龙神,没听过龙即是空的说法吗?如果真有龙我就把它吵醒,如果真的有也不过是野兽罢了,有什么可怕的?”顺手又丢了几块石头,丘林脱下瑜珈衣绑上腰巾投到湖中,拉回来时什么也没有,可是他的念珠却散落满地,他就说:“虽然没有取得岩藏,可别让念珠也搞丢了。”就叫大家帮忙找念珠子,一会儿就把念珠找齐了。他再一次把衣服投入水中,又是毫无所获,而湖中到处都出现了蝎子。丘林略感胆怯退了回来,蒋扬钦哲于是给了他一巴掌说:“你是莲师的代表,有什么可怕的,再投!”丘林再投衣入水,这次取回了一块如羊腹部一般大的黄金,主修喇嘛卡波札丘则得到一口银碗,想拿来作食子时用,但是水一倒水碗中立刻变成黄金。

忽然间,蒋扬钦哲像疯子一样拿着石块到处打人,大家都逃了开去,后来有人说当时被石头打到的人,必定不会堕落下三途,但是德格土司躲得太远了,石头扔不到,据说如果当时他被投中的话佛法就会长存德格了。接着众人扎营在山谷之上,钦哲仁波切也恢复正常,营地有自生嘛呢咒曼,梵音自然唱出,彻夜不停。丘林与大家谈论,这嘛呢咒的“嗡”,下边是否有“阿”,“倚”。卡美堪布说:“没有。”蒋扬钦哲说:“有,它必需具足五智。”就在这谈论之中,蒋扬钦哲又莫名其妙地发起脾气到处乱扔石头,有好几次打中了卡美堪布,但是他并没有逃开,这样他的诸大罪业都被清净。他到了老年双目失明时曾说:“我不会死,不会生病,这都是钦哲仁波切丢石头所赐予的啊!”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228420100tee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