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冥想风靡美国

(中央社记者张声肇纽约二十七日专电)最新一期的《时代杂志》封面故事报导,美国各地的学校、医院、律师事务所、政府机构、公司行号和监狱开静坐班的越来越多,简直到了“很难躲避静坐”的地步。

八月四日这一期的时代指出,机场里面、祈祷教堂、网络亭旁边,会有标志清楚的静坐室。西点军校开设了静坐的课程,哈佛法学季刊2002年春季号曾经讨论静坐,湖人队教练杰克逊(Phil Jackson)在换衣间里和队员们讨论的话题也不离静坐。 

报导说,爱荷华州美田市(Fairfield)马哈瑞喜大学 ( Maharishi U.)大中小学系统,科罗拉多州落矶山里面的香巴拉(Shambala)中心,和纽约州卡茨吉尔区(Catskills)的旅社,到处可见静坐或闭关训练,后者本来称为“波希特带”,现在改称为“佛法带” 。而参与静坐的名人也越来越多,包括高迪·霍恩(Goldie Hawn)、香奈儿·吐温(Shania Twain)、希哲·葛蓝姆(Heather Graham)、李查·吉尔(Richard Gere)和高尔(AlGore)——如果你还把这位差点当上美国总统的前副总统算做名人的话,美国人对静坐产生兴趣,有医学的原因,也有文化上的原因。他说,越来越多的医师推荐静坐,当作防止、延缓或至少能够控制长期性疾病如心脏病、爱滋病、癌症和不孕症等病痛的方法。忧郁症、小儿多动症(hyperactivity)和注意力短缺症等心理疾病也可运用静坐平衡过来。 

医师们融合东方神秘主义和西方科学,并不是为了迎合时尚,认为这很酷,而是因为科学研究开始显示静坐确实有效,特别是针对压力引起的症状。

报导还引述了《毁灭性的情绪》(Destructive Emotions)一书的作者丹尼尔·柯尔曼(Daniel Coleman)所说的:“过去三十年来,有关静坐的研究已经告诉我们,静坐作为抗压或降压的解方十分有效,新的研究更令人振奋:静坐可以训练我们的心灵,改变我们的脑部结构。”

“最精密的显像技术,说明了静坐的确可以重新调整脑部,例如,可以改变让血液升温的交通堵塞点,疏通脑部的血液循环。再说,和动手术比起来,坐在垫子上便宜多了。”报导指出。

美国人向来有简化高深学问的本领,静坐被他们去除神秘性,并且街头化之后,浓缩为佛教哲学里面的一点:每天安静坐10-40分钟,专注于呼吸或一个字或一个形象,你就可以训练自己,把精神集中于当下这一刻,忘却过去与未来,完全接受超现实,从而超越它。

打坐进入深境,不但身体会产生微妙变化,脑部亦然。创立身心医学中心的哈佛医学教授本森(Herbert Benson)在1967年就测出,人在静坐的时候,消耗的氧气比平时少17%,每分钟心跳数目减少3次,theta脑波会增加。Theta脑波在四到八赫之间,是入睡前出现的脑波。静坐者不会真正睡着,却能保持警觉。

本森后来出了一本畅销书,叫《放松疗法》(The Relaxation Response),该书说,静坐者会回避对抗或逃避的反应模式,此一模式是由紧张所导致,静坐者能够达到更沉静、更快乐的境界。他说,他只是把数千年来人类一直在使用的降压技巧,从现代生物学的观点提出解释。此一学说,经过几位教授的确证,包括威斯康新大学的戴维森(Richard Davidson)。戴维森说,经过静坐训练,脑部反应从对抗或逃避转为接受现实,反而更能增进一个人的满足感。 

研究显示,静坐不但能够降低血压,还能强化免疫系统,百分之六十的美国人看医师都是因为压力引起的症状,这种研究实不足奇,静坐有时候还能够取代“威而刚”的效用,也不足奇。

静坐的实用性既然受到科学的左证,加上名人如希拉里等人的推波助澜(高尔夫妇就是受她影响变为信徒),难怪时代说一千万美国成年人经常打坐——比十年前多了一倍,打坐成为美国主流社会的风尚。

西医看静坐

当静坐达到入静状态时,不仅能主观上感受到那些极其舒适的心理效应,身体上也会出现许多客观的变化,产生良好的生理效应。这些客观变化表现在全身各个系统。对这方面的研究,是从50年代开始的。大量研究已证实了入静的生理效应,这里作一简介:

一、神经系统:当练功人进到入静状态时,脑电图发生显著变化,与睡眠安静状态完全不同;大脑皮层主动性抑制增强与扩散,进一步可使感知觉发生改变;调节内脏活动的植物神经系统发生改变,表现为交感神经的兴奋性降低,副交感神经的兴奋性增强,受其支配的内脏功能发生改变,例如泪腺分泌增多,口腔稀薄唾液增多等。

二、循环系统:在入静状态下,可以见到心率减慢,血压多降低,周身微循环改善;心脏收缩时间间期发生有益的变化,心电图T波幅度增高。实验证明,静坐入静对脑血流量有双向调节作用,即脑血流不足之增加,偏高之降低,恢复到正常范围。对入静状态下意守不同部位的多导血流同步定量观察(包括每搏输出量、脑血流量、上肢和下肢血流量),发现通过意守可直接影响血液循环,完成血流量的再分配。

三、呼吸系统:入静状态下,呼吸逐渐变得柔和、细缓、均匀、深长,呼吸频率变慢;肺活量增大,使氧气的更新率提高,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强,气体交换率增加。

四、消化系统:入静后,胃肠活动增强,胃电增加,消化吸收能力增强,肠鸣作响,排气增多;胆汁分泌活动增强。

五、内分泌系统:入静状态下对内分泌系统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可使血浆核苷酸水平发生变化,cAMP/cGMP比值趋向正常,为静坐的“平秘阴阳”作用提供了依据;可纠正性激素的异常,为静坐“培精练气”、“培本补肾”作用提供了佐证。

六、免疫系统:入静后嗜酸性白细胞增加,白细胞吞嗜功能增高,唾液中的SigA和溶菌酶明显增高,机体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能力增强,说明静坐锻炼可提高人体的抗病免疫能力。此外还发现,入静状态中人体的基础代谢率降低,氧耗量减少等。

总之,在入静状态下,各系统的指标都相应地出现了有益的改变。锻炼从开始到入静的过程中,首先是从心理调整启动变化的,在良好的心理状态下,神经系统功能向着同步协调的方向发展,进一步通过神经及神经内分泌途径作用于全身,引起全身各系统功能活动向着健康协调的方向发展。

这是一个从心理到生理,从精神到形体,从局部到全身的变化过程。

文章来源:《时代周刊》(又名《时代杂志》)

http://www.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30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