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番茄园改变一个监狱

罗本岛位于南非, 曾经是南非最大的秘密监狱。1964年,罗本岛监狱来了一位新犯人。像其他犯人一样,他一进门就被扒去了衣服,换上了囚服,上面写着“第466号”。他是一个政治犯,所以被推进了一个不足4.5平方米的单人牢房。从此,他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阴暗的牢房,头顶上吊着一盏昏黄的灯,每天被囚禁23个小时,仅仅在上午和下午各有半个小时的放风时问。他几乎从来没有见过罗本岛监狱的太阳,也很少有机会感受到窗外的丝丝风声,唯一能感知的只有灰头土脸的囚犯,还有他们的呻吟声。

罗本岛监狱是个人间地狱,那里的狱警动辄就对囚犯们挥起皮鞭,残忍地在绽开的皮肉上泼辣椒水,大多数人都是在狱警的皮鞭和辣椒水下度日的。幸亏他是监狱长特意安置的“重犯”,要不然,他也一样逃脱不了狱警的魔爪。

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日子,他几乎每天都目睹两个狱警拖着一个犯人,死尸一样地从刑讯室出来,每次他都义愤填膺。他想改变监狱的现状,无奈的是,身为“重犯”的他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后来,他和众囚犯被安排到罗本岛监狱的采石场上去做苦工,每天在持枪看守的监督下拼命地搬运石头,动作稍慢就有被毒打的危险。另外,所有的囚犯只准逗留在这个采石场里,一旦踏出采石场的边缘,就会被无情地射杀。由于石灰石在太阳的照射下具有极强的反光性,长期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他,每天看到的只有刺眼的白色强光,以至于他的视力逐渐下降。

虽然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而他的目光却炯炯有神。为了改变这种悲惨的现状,他利用放风的机会,大胆地向监狱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在监狱的院子里开辟一片园子! 哪知道他的这一想法刚一出口,就被监狱当局无情地否决了。但他并没有灰心,几乎一有机会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经过了无数次的否决,大约过了5年左右,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监狱当局同意了在监狱墙脚的一片狭长地带让他开辟园子,并且破天荒地给他提供了番茄、辣椒等蔬菜的种子。罗本岛监狱的院子里从此多了一抹动人的绿色。他一从采石场回来就潜心照料自己的园子,许多人都说他是监狱里的“植物学家”,而他自己则把那片园子看成了自己的心灵园地。每当采石场上的石灰石刺伤了他的眼睛,他就回到自己的园子望一望。那样一片生命的绿缓解了他眼睛的疲劳,消解了他在采石场里所遭受的疲劳和委屈。

但是,由于气候的恶劣,园子的第一茬收成并不是很好,仅仅收获了一篮子不怎么红润的番茄。他一个也舍不得吃,都分给了自己的狱友和狱警们。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自从有了这片菜园之后,整个监狱有了很大的改观,每到放风时间,许多狱友都会来帮助他照料一下满园的蔬菜,在狱警们不注意的时候,他们还能揣几个番茄回去。更令人称奇的是,狱警们的态度似乎也变得和蔼多了,因为,他总是把新采摘的番茄发给狱友们,然后再由他们送到狱警们手中,吃了犯人的番茄,狱警们拿鞭子的手,也不再那么蛮横了。一个黑人狱警说,每当我莽撞地举起鞭子的时候,我就想起了这是一群递给我番茄吃的人,在我的眼里不再有什么囚犯,他们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囚犯和狱警们的关系逐渐融洽起来,这位第466号囚犯,在罗本岛监狱整整种了18年的菜,直至他被转到另一家监狱,仍然保留着这一良好的习惯。

这位第466号囚犯不是别人,正是黑人总统曼德拉。曼德拉用几只番茄就让整个监狱变得融洽起来,乍一看,这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其实,曼德拉哪里是在经营菜园,他是在耕作一片片心灵的园地呀!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YG/QT/2013-02-17/17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