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鱼儿能喊疼

作者:彼得·辛格,是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及墨尔本大学荣誉教授,著有《动物解放》、《实用伦理》、《为动物辩护》以及《你可以拯救的生命》等。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亲常带我沿着河边或海边散步。我们走过钓鱼人,也许他们正在回绕鱼线,而上了钩的鱼正在鱼线的末端挣扎。

有一次,我看见一个人从桶中拿出一条仍然扭动的小鱼用鱼钩刺穿来作鱼饵。

还有一次,当我们走过一条宁静的溪流,我看到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着他的鱼线,似乎与世无争,而在旁边,他钓的鱼却在无奈的拍打着、喘息着。父亲对我说,他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花一个下午的时间,把鱼从水中弄出来,然后让它们慢慢死去。

当我在阅读《海中的恶行:野生捕捞鱼类的福利》这份由 fishcount.org.hk 网站发布的开创性报告之时,这些童年往事又浮现在了眼前。在全世界大多数地方,人们都认同如果要杀动物来作为食物的话,那么就应让动物毫无痛苦地死去。屠宰条例一般都规定,动物在被杀前应使其即刻失去知觉,或使其立即死亡,或在敬神仪式时,尽可能在依宗教教义允许的瞬间完成屠宰。

但这些并不包括鱼。对海上捕捞并屠宰的野生鱼没有人道屠宰的要求,多数地方,对养殖鱼也没有这样的条例。由拖网船网捕的鱼被倾倒在船板上,任由其窒息而死。用鱼钩刺穿活饵是常见的商业做法:例如,长线捕鱼使用50至100公里长,挂有数百甚至数千鱼钩的一条鱼线。当鱼吃饵时,它们很可能会被钩住,挂在线上数小时直到鱼线被收起。

还有,商业性捕鱼常常依赖于刺网,鱼鳃常常卡在小网眼的网壁上。这些鱼可能会在网上窒息,因为它们的鳃被束缚了,无法呼吸。如果鳃没有被卡住,在收网前它们可能被困在网里数小时。

然而,该报告所揭示的最令人吃惊的是,由人类造成的鱼类死亡的惊人数目。用公布的各种种类捕捞鱼的吨位,除以每类鱼估算的平均重量,该报告的作者艾莉森·穆德,提出了很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系统全球每年捕获野生鱼的数量估值。据她的计算,这是个数量级为1万亿的数目,甚至可能高达2.7万亿。

为全面地看待这个问题,按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每年600亿动物被屠宰以供人食用,地球上每个人约合9个动物。如果我们用穆德1万亿的低限估算,对于鱼的消费,每人每年合150条鱼。这不包括数十亿非法捕捞的鱼,也不包括误捕并丢弃的不需要的鱼,也不算作为鱼饵用鱼钩刺穿的鱼。

这些鱼很多都是被间接消费的,磨碎了喂工厂化养殖的鸡或鱼。一个典型的鲑鱼养殖场每生产一公斤鲑鱼就要消耗掉3到4公斤的野生鱼。

让我们假设所有这些捕鱼都是可持续的,尽管当然都不是。然后就宽慰地想,这样规模庞大的屠宰不要紧,因为鱼不会感觉疼痛。但是鱼的神经系统与鸟类和哺乳动物十分相似,意味着它们会感觉疼痛。当鱼感觉到某种能令其他动物感觉到“痛”的刺激的时候,它们也会表现出某种被认为是痛楚的行为方式,而且往往会持续几个小时(鱼只有短期记忆的说法是荒谬的)。鱼可以学会避免像电击这样不愉快的经历。还有止痛药可减轻它们疼痛的症状,否则它们会显露出痛苦。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渔业和生物学教授维多利亚·布雷斯韦特,或许比任何其他科学家花了更多的时间钻研这个问题。她的新书《鱼能感觉疼痛吗?》证明鱼不仅能够感觉疼痛,而且比多数人认为的聪明得多。去年,欧盟的一个科学小组得出结论,大量证据表明鱼类确实能感觉疼痛。

为什么鱼成了我们餐盘中被遗忘的受害者?是因为它们是冷血动物而且披着鳞片吗?是因为它们不能表达它们的痛苦吗?无论作何解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商业捕鱼造成了难以想象的苦难和痛苦。

翻译:Jennifer Wang

文章来源:摘自 If Fish Could Scream 参考 邹痴成 的译文

http://www.savetheplanet.org.cn/gb/veg/say/fishscrea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