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亲生女儿尽孝6年

扬子晚报记者 陈 婧

靳冰和杜妈妈的合影

靳冰发现自己和杜家女儿长得很像

2月4日,一则微博称30多年前,一个女婴出生才20多天就被送人。2006年老母亲罹患癌症,最想见的就是这个被遗弃的亲骨肉。一个大学毕业刚来南京的女孩深受感动,假扮“亲女儿”上门认亲“尽孝”,直到6年后老人仙逝。昨天记者联系到了这个假扮女儿的南京姑娘靳冰和她上门认亲的南京浦口区的一户人家。

最初是缘分

伤痛的眼神让她想起自己母亲

杜妈妈想找寻的女儿恰和她长得很像

昨天,记者根据微博线索辗转联系到这个姑娘,她叫靳冰,从2006年到2012年“母亲”离世,她这个“假女儿”一做就是6年。

靳冰是江苏泗洪人,2006年从淮安一所大学毕业后便来到南京工作。2006年底的一天,她突然看到电视上一则特殊的寻人启事,一个农民模样的老父亲面对镜头痛哭流涕,寻找自己多年前送走的女儿。“你妈妈癌症晚期已经不行了,只想见你一面。女儿,你尽快回来吧!”老父亲杜方勤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自责,如何对不起这个女儿。更让靳冰不能忘记的是,镜头里的母亲,满眼的期待与痛苦。

这个表情让她揪心也熟悉,弟弟的孩子溺水身亡后,妈妈急得要发疯,相似的痛苦写在脸上,让她放不下这个病危的老母亲。“听说那时候已经打听到杜家小女儿的下落了,女孩也同意春节前去见一面,但又突然变了卦。对一个生命垂危的人来说,给了希望又破灭实在太残忍”。而且她发现,电视上杜家大女儿的照片跟自己很像,都有一个美人痣,个头都很高,和送人的小女儿一样是1981年出生的。当时她就决定自己冒充这个女儿。“当时也快过年了,就想着先实现她这个愿望”,靳冰说对于自己来说只是做个善事,对于杜妈妈却圆了一个母亲的梦想。

被鞭炮迎进家门,“母女”抱头痛哭

贴心的“女儿”让老人病情稳定下来

随后她便联系杜爸爸,那边是惊讶与惊喜。记者联系到杜家大姐杜家玲,对于当时的心情,她依然记忆犹新,“没想到会有一个陌生的女孩为了安慰我妈妈,当这个女儿”。他们一家在南京浦口区下面的一个小村子,小时候因为家里太穷,父母不得已把出生20天的小女儿送给南京一家条件比较好的家里。每次提到这个“小女儿”,全家都心痛不已。

2007年春节靳冰第一次“回家”,当天她刚到村口,好几个生产队的村民站满路边,喜庆的鞭炮把这个“女儿”一路接回家。尽管事前,她已经跟除杜妈妈外的所有杜家人讲清楚,自己只是假扮女儿,但杜爸爸、杜家大哥,连同村民一起流着激动的泪水。已经卧床很久的杜妈妈特意出家门迎接她。“当时见到我,妈妈的第一句话就是:‘女儿,我想你,我想你’”,靳冰一下子抱住她,情不自禁地喊出“妈妈”,母女抱头痛哭。

靳冰从事IT工作,非常忙,但隔几天就会通电话,每逢过节,或者过一两个月,她就会“回家”一次。“有一次,她问我草鸡蛋有没有吃,其实那是她想让我去了”。早在2007年春节前,杜妈妈就被宣布生命支撑不了太久,但她竟然慢慢稳定下来。杜大姐说,“这肯定都是因为靳冰,没有她,我妈肯定活不到现在。她每次来就喊‘爸爸’、‘妈妈’,看到我妈要弄什么,她就会说‘妈不要急,我来’。 ”

她看到家里的电视机还是14吋黑白电视机,急性子地说:“这哪看得清,眼睛难受死了。”第二次就送来一个25吋的彩电。更让杜大姐感叹自己都做不到的是,春夏秋冬每次给妈妈买的衣服鞋子,无论大小、颜色、款式,杜妈妈都非常满意,“她从来都没问过尺寸啊!”贴心小棉袄该做的每件事,她几乎都做了,而且一做就是6年,让杜家一度以为,她就是真女儿,至少是小女儿安排来安慰母亲的。

再难放下是亲情

“妈妈”爱和她撒娇,“爸爸”总是护着她

“其实收获的是我,感动的也是我”

杜大姐说,每次靳冰“回家”就坐在母亲身边哪也不去。靳冰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你说回妈妈家,能有什么特别的?”她反问记者,“就像是正常一对母女那样说说话,说说家里的事,问问我工作。”

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妈妈”跟她撒娇。“有一次我去,妈妈就让我给她洗头发,洗擦脚布,爸爸还责怪她指使我干活,其实她是很享受这种感觉。”按照“妈妈”的要求,靳冰乖巧地一件一件做完。其实,她也很享受这种温情,“这世间除了父母还会有谁给你这种亲人一样的感情,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其实收获的是我。”杜妈妈也给了她很多的爱。2009年下半年,靳冰出国回来便得了一次重感冒,杜妈妈得知是她被子太薄了,第二年就和杜爸爸种了两亩棉花。“他们是特意为我种的”,靳冰强调,后来给她做了两床厚厚的棉花被。

一个在城市、一个在农村,两人曾经毫无任何关联,感情从何而来?“就像是一见钟情的两个人,他们之前也不认识,我觉得就是有这个缘分。”靳冰说,其实第一次“回家”的时候,并没想这么远,但去了以后想法就变了,“就是久违亲情的重逢”,她越来越爱这么质朴的一家。

出国半年放不下,劝说真女儿回家看看

杜妈妈也知道了真相,怕她离开没有说穿

2009年,靳冰出国半年,一时失去了联系,但依然放不下杜妈妈,后来知道杜爸爸竟然到她泗洪的老家找过她。她意识到自己这个女儿对杜家的重要,决定去找真正的“小女儿”。当时杜爸爸只知道送给了一个“戈”姓人家,在公安部门以及一些媒体的帮助下终于找到“小女儿”戈苗(化名)。靳冰说当天,她们争吵得很厉害。“你妈妈快不行了,你不想见见啊?”戈苗说:“她不要我了,现在才想起我,我是绝对不会去看她的。”靳冰说:“都这么多年了,还有这么大怨恨?”戈苗说:“我没有怨恨,我就是不想看到他们,让我们忘记吧。”

毫无回旋余地,靳冰又找到戈苗的丈夫,“其实她也很难,她养父母身体不好,怕他们不高兴”。靳冰说不应该怪戈苗不见母亲,“俗话说‘养母大于天’。”她从戈苗丈夫那拿来他们的结婚碟片给杜家爸妈看,对于杜家爸妈又总是劝,“既然知道女儿过得挺好的就可以了”。靳冰就这样两头努力着。

她回忆,其实她回国后不久,杜妈妈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女儿,怕她离开便一直没说穿。2012年国庆节期间,杜妈妈离世,至今靳冰依然遗憾自己不在床前。“她是凌晨5点去世的,我没接到电话,早上8点看到后赶紧赶过去”。在杜妈妈的葬礼上,她和丈夫以孝女孝婿的身份,做完每一道仪式,送走“妈妈”。

杜妈妈已经离世,爸爸现病重

抱一丝希望盼亲女儿现身

靳冰说“妈妈”走后,两家并没有疏离,她把更多的感情转移到了“爸爸”身上。杜爸爸现在已经是肺部疾病晚期,心头揪着的依然是未见的小女儿。“爸爸每次提到小女儿的那个眼神,我看了都心疼,还是抱一丝希望,能见到这个妹妹”。靳冰和杜家都没有戈苗的联系方式,两年前也失去了戈苗丈夫的联系方式。记者也没能同戈苗取得联系。

靳冰心里难过,又不忍责怪戈苗。“我这么做为了我自己,为了‘妈妈’,其实也为了戈苗,我希望她以后当了母亲,理解了母亲的苦衷时,会因为我替她做了这些事,而少些内疚。”

文章来源:扬子晚报

http://epaper.yzwb.net/html_t/2013-02/07/content_56573.htm?di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