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官持诵准提咒的感应

在追随南老师的学生中,有很多洋人,有美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加拿大人、日本人、新加坡人和拉丁美洲人。我见过的就不少,最后,我选定了阿里斯德作为这些洋学生的代表,自然有我的道理。

阿里斯德(化名,我给他起的),他是美国人,现职的外交官,而且级别不低,为避免给他带来任何的不便,我决定把他的真名隐掉。

南老师旅居美国的时候,阿里斯德第一次踏入“南门”。由于工作的关系,阿里斯德对东方文化早有了解。见到了南老师之后,他立即对南老师肃然起敬,然后,就经常到南老师那里去听课,成了南老师的学生。但这段师生关系维持的时间并不长,顶多不过一年,南老师离开美国,阿里斯德也被外派,辗转好几个驻外岗位,职位步步高升。

十年后,阿里斯德借休假的机会,携妻带子,全家来看望南老师,我正好在南老师的身边,听阿里斯德讲述自己从师的心得,引起我深刻的思索。

阿里斯德说,一踏进“南门”,他就喜欢上那个氛围了,像一个大家庭。开始的时候,他看到好多学生跟南老师学禅宗、学打坐,他没有学,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来打坐。有的学生跟南老师学念咒子,他不以为然,不相信念咒子会有多大的作用,但跟了这位老师,总要学点什么,从最简单的学起,还是念咒子吧。

两年以后,他开始念咒子,南老师推荐的“准提咒”,他是抱着求证的心理,到底有没有用,自己要试一下。

试了几天,当然见不到效果。

人家告诉他,至少要念数十万次之后才会“见效”。

他坚持下来了,念到一百来万次后,发现自己身心都很舒服。

阿里斯德这次来向南老师报告,八年来,坚持念准提咒,每天念六千次,大约花五六个小时。

他念咒从不出声,在心里念,因此随时随地都可以念,开会时念.办公时念,散步时念,甚至开车时也念,已经念了一千三百多万次。

他向南老师报告自己的学习成绩时,周围的学生听了,个个称奇,都说他了不起。

准提咒,是准提佛母传授的咒子,内容是:“南无飒哆南,三貌三菩驮,俱只喃,达扎陀,唵,折隶,主隶,准提,娑婆诃,嗡部林。”

这个咒子很长,一共有三十个字,南老师的学生中也有许多人念准提咒,但没有几个人能够像阿里斯德那样持之以恒。

阿里斯德从南老师那儿学到的还有一样东西——施食,就是在晚上睡觉之前,站在阳台上或者房间的一角,拿一小碟米,心中观想周围有很多很多的凶鬼,然后,把米撒向空中布施给饿鬼。每天晚上的这个功课,他也坚持了八年。

念咒、施食这些东西,都是佛门里个人修持的方便法门,阿里斯德并没有皈依佛门,也没有想得道成佛,但他似乎从南老师传授的法门里,获得了很大的收获。

他对我说:我念咒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菩萨,但念咒的结果,使我现在做任何事情都很顺利,我的思想很容易集中起来,碰到什么难题,很快就能找出解决的办法来,几乎到了心想事成的地步。而一件事情做完了,或自己觉得不要再做下去,要把它放下,很快就可以放下。

他给我讲了一次历险的故事。

有一次出差,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实然发生故障,一个引擎不转了,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当然明白。飞机上所有的乘客个个丧魂失魄、惊恐万状,阿里斯德自然也不例外,马上想到,自己如果遇难,老婆孩子怎么办?但他又记起临行前太太的吩咐;“你出差在外,碰到什么事,不要考虑我和孩子。”

阿里斯德即刻恢复了镇静,什么也不想,闭起眼睛念准提咒。引擎的故障没有造成灾难,飞机平安降落,全体乘客逃过一劫。

惊魂未定的乘客,对阿里斯德的表现百思不解,大家都被吓得够呛,你老兄像没事一样,还能在那里闭目养神,别人不知道他在那里念准提咒。

阿里斯德这次出差逃过劫难,有人说是他念准提咒的结果,是准提菩萨在冥冥中保佑着他。

他念咒子八年,能做到使自己的脑子像电器一样,说开就开,说关就关,达到这样的境界,在禅宗里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许多人修持一辈子也达不到。

我到南老师那里去过那么多次,念佛、打坐、念咒、施食这些事,都听说一点,但都没有付诸行动,所以,对阿里斯德的学习心得很难完全体会,更难准确地表达出来。

我转而问他的太太:你们结婚十几年了.在他跟了南老师后,你有没有发现他身上起了什么变化?

她说:有,有很大的变化。她讲了两条:

第一,臭脾气改了,官架子小了。过去,外面来的电话,都是先通过秘书,问清了对方身份地位、事情的轻重缓急之后,才决定接或不接。现在,他不用秘书来接电话,也不问对方的身份地位,尽量接听外面打进来的电话。

第二.慈悲心强了。在美国官场,办一件事情,一般都是首先从个人考虑,办不办这件事,怎么样去办,办得成办不成,首先考虑个人的得失;而阿里斯德现在办事,不是从个人的利益去考虑,只要这件事能使别人受益,使多数人受益,他一定会尽力去做。

我同阿里斯德分手,回到北京。第二天报载;美国一架专机在国外失事,机上全部人员遇难。

当天接到南老师的电话,说阿里斯德逃过一劫,已提前结束休假赶回美国。原来,这架专机的使命是阿里斯德一手经办的,他本来也要参加这趟旅行。但在他把一切安排好之后,突然想到自己好久没有去看南老师了,也好久没有休假了。

他一向忠于职守,事必躬亲,但这次,他一反常态,向上级请假:这趟差使不去了,我要休假。于是带了全家到香港看望南老师。

阿里斯德逃过这次空难,是纯粹的巧合,或是他念准提咒的感应呢?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8189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