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牛奶摧残的胰腺

约翰·麦肯道格尔(John McDougall)

很有可能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有胰脏这么个器官,然而,如果没有它,你会病得很重,而且很可能会死。这个小小的器官为你夜以继日不停地工作,多数时间毫无抱怨。从解剖学上讲,胰腺约15厘米长、5厘米宽,重量约90克,位于腹部左上侧的后部。这个器官在肉铺卖叫成“甜面包”(英文sweatbread,意为牛和羊的胰脏–译者注)。按照它的功能,胰腺最好被看作是两个单独的器官:产生消化液的器官(外分泌胰腺)和产生作用于整个身体激素的器官(内分泌胰腺)。

“外分泌胰腺”产生(通过通向小肠前端的导管输送)消化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的酶,这样它们就可以通过肠道吸收。“内分泌胰腺”产生激素,如胰岛素,调节身体主要能量源的使用和储存,如葡萄糖(糖分)和脂肪。这些激素(经由血液运输)是特定细胞(岛)组产生的。产生胰岛素的细胞称为β细胞。

一型(儿童)糖尿病 – 牛奶消费者的病

一型糖尿病通常被称为儿童型糖尿病,因为这在历史上一直是儿童最常患的糖尿病,也是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IDDM),因为患者必须一辈子每天都注射胰岛素。然而,这种较常见的病,不仅限于儿童,不少成年人也会得。超过160万的美国人患有一型糖尿病。更常见的糖尿病是所谓的二型糖尿病(成人期发病且是非胰岛素依赖型)。这种二型糖尿病,是因高脂肪的西方饮食导致的肥胖之故,其发病率至少是一型糖尿病的9倍。

饮用牛奶造成一型糖尿病的罪证足以使美国儿科学会发出这样的警告,“婴儿期过早摄取牛奶蛋白可能是引发某些人β细胞破坏过程的重要因素。“和”在出生后的头几个月避免牛奶蛋白可能降低日后患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的机率或延缓易感者的发病。“(出自1994年美国儿科研究院工作组关于牛奶蛋白与糖尿病的研究)。

牛奶入侵和分子模拟

所有的问题都始自小婴儿肠道的自然环境。人类母乳中的母体蛋白质,能促进婴儿的健康和提高其对疾病的免疫力。在婴儿生下来的最初几个月,婴儿肠壁渗透性相当强,以便使这些完整的蛋白质通过进入婴儿体内。遗憾的是,当外源(非母体)蛋白质进入婴儿的渗透性肠道时,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健康问题。牛奶蛋白在这点上是很特别的,它们向来是进入婴儿肠道和身体的第一种外源蛋白,因为大多数婴儿配方奶粉通常以牛奶为主。

一旦牛奶蛋白进入到血液中,我们的免疫系统就会把它们识别为入侵者,对我们的身体而言,这可能是病毒表层或细菌细胞壁的外源蛋白。免疫系统会产生适当的防御反应,例如,产生攻击外源蛋白的抗体,和被称为T细胞的免疫细胞,就是针对发现和摧毁这些入侵者的。

遗憾的是,在试图清除入侵者的同时,有些人的免疫系统变得有点儿混乱,不仅攻击外源的牛奶蛋白,而且还攻击产生胰岛素的胰腺β细胞。为什么这种情况只发生在某些人身上而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其原因还未知。一种解释和肠壁通透性的差异有关。因为由病毒、环境中的化学物质、药物(非甾体抗炎药,如美林和爱德唯)和不健康、高脂肪、高胆固醇的饮食造成的伤害,某些人的肠道更易吸收蛋白质。这种情况有时称为“漏肠”。严重的“漏肠”会不加区别地让外源蛋白涌入到体内。

一旦牛奶蛋白到了血液中,有种称为“分子模拟”的现象就会发生。像牛奶这样的外源蛋白刺激免疫系统产生针对其小段蛋白质(特定的氨基酸序列)的抗体。不幸的是,同样的氨基酸序列,也存在于人体自身的组织中(与外源蛋白的某段相同或相仿)。就一型糖尿病来说,牛奶蛋白中由17种氨基酸组成的片断已被确定与产生胰岛素的胰腺β细胞表层的氨基酸片段是相同的。攻击和摧毁牛奶蛋白的抗体首先会发现β细胞,它们附着在细胞表面,激活T细胞,然后T细胞就攻击并摧毁这些制造胰岛素的细胞。一旦这些细胞被破坏,胰腺就不能再产生足够的胰岛素来满足身体的需要。

糖尿病的困境

虽说β细胞的破坏过程平均可能要3到5年,这种病发病通常很突然,而且往往是致命性的。表面上看来健康的儿童(或成年人)突然变得病得很重,有极度口渴、排尿过频、疲劳等症状,很多时候还会导致昏迷,有时甚至死亡。有效的疗法只有一个:每天注射人工胰岛素。

一旦β细胞被破坏,他们将不会再生,因此这种病是永久性的,病人将永远需要注射胰岛素(除非未来的某种技术能改变这种情况)。胰岛素替代疗法远非完美,也不能解决所有潜在的新陈代谢问题。一个胰腺受损的病人更易过早患严重的并发症,如肾功能衰竭、失明、心脏病发作、骨质疏松症和癌症。你可能会想到,这些也是没有糖尿病而吃西方饮食的人所面临的问题,但对糖尿病患者的健康威胁更大。

糖尿病人的代谢功能不全,他们抵御和修复来自外界的伤害,如感染或不健康的饮食(高脂肪,高胆固醇的西方饮食)的能力受到了限制。因此,为了有效地抵消这一缺陷,患者需要细心的照顾,这意味着靠注射胰岛素、健康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有益健康的饮食来非常小心地控制血糖。这指的是要多吃淀粉、蔬菜和水果,而肉、奶制品、加工食品和植物油吃的越少越好。通过这一努力,一型糖尿病患者最有可能避免过早死亡和严重并发症。事实上,我仅见过的40年后各个器官功能还正常的长期糖尿病患者,都是那些饮食一直为低脂肪近乎吃素的人,最好的例子是那些少数幸运的人,他们遵从美国杜克大学肯普纳大米饮食疗法, 有些人甚至坚持了50年。

沿袭于培养教育

一型糖尿病有些遗传倾向,但它只是一种倾向,实际上大多数得这个病的人(90%)近亲中并没有得糖尿病的。一对同卵双胞胎同时得糖尿病的概率为30%。这一遗传倾向的显现需要外界的毒素。传染性病原体如病毒,一直被怀疑是一型糖尿病的致因。可能的机制是,当有病毒感染时,在疾病的后期发展过程中,它作为一种非特异性的压力会提高人体对胰岛素的需求,并促使血糖较早上升。过去20年来积累的证据表明糖尿病在家庭传播的趋势主要是父母培养儿女食用乳制品造成的,而不是通过基因遗传或病毒传播。由于牛奶蛋白是激活免疫反应的罪魁祸首,低脂奶制品造成的损害至少和全脂奶制品是等同的。

牛奶的罪证:

1)群体研究(流行病学):

当基因相似的人的同一疾病的发病率不同时,就得怀疑是环境中的某些因素造成的了。我们与环境最密切的联系就是我们的食物。当人们从发病率低的地区迁移到发病率高的地区,他们患病的风险也随着增加,进一步证实了与环境的这层关系。例如,从移居到新西兰的萨摩亚儿童和移居到英国的亚洲人,就可看出这种因搬迁导致发病率的改变。

世界范围内牛奶总消费量和一型糖尿病间有着很强的相关性,例如,牛奶高消费的国家芬兰,一型糖尿病的患者是像日本这样牛奶低消费国家的36倍。一个国家内也有类似的关系,例如,意大利9个地区之间相比较,食用牛奶最多的地区糖尿病患者也最多。

一型糖尿病是全球发病率增长最快的疾病之一。过去数十年来糖尿病患者在欧洲国家迅速增加(超过10倍),特别是5岁以下的儿童。这一增长明确指出糖尿病是外部因素,而不是遗传原因造成的。糖尿病发病率的上升是与液体奶摄入量的增加并行的。

牛奶消费量和一型糖尿病有力的正相关关系也有值得注意的例外,但对这一差异有科学的解释。明显不一致的例子有,冰岛、新西兰、和非洲坦桑尼亚马赛人。这些地方的人牛奶消费量高而糖尿病发病率低。其解释是:来自不同牛种群的牛奶,其蛋白质有很大的不同。一型糖尿病发病率低的人所食用的牛奶含酪蛋白(是A2形式的β酪蛋白,而含A1和B变种形式的β酪蛋白比例要低得多)。A1和B形式的β酪蛋白会导致身体作出免疫反应,破坏产生胰岛素的胰腺细胞。当考虑到这些牛奶的不同,牛奶消费和一型糖尿病的关连就变得很明显。据估计,80%的奶牛有A1和/或B形式的变种β酪蛋白。其原因之一可能因为牛是通过选择性繁殖的方式来提高牛奶的蛋白质含量(乳品生产者所期望的品质)的。

2)案例研究:

一型糖尿病患者与健康人的比较研究表明,喝牛奶多的人(每天3杯或更多)患一型糖尿病的风险比那些喝牛奶少的人(每天少于3杯)高5.4倍。

3)牛奶造成的免疫系统变化:

新被诊断出一型糖尿病的儿童体内针对多种不同牛奶蛋白的抗体水平都较高。

新诊断为一型糖尿病的儿童100%体内都有牛奶蛋白(特别是牛血清白蛋白和含17种氨基酸的ABBOS肽)抗体,这些抗体对具有类似氨基酸序列的胰腺β细胞也产生抵抗反应。

得一型糖尿病儿童的体内往往有胰岛素抗体。这是婴儿(小于3个月)喝的牛奶中牛的胰岛素(牛胰岛素)所致。这些牛奶蛋白抗体也攻击人的胰岛素,还可能触发导致糖尿病的自体免疫反应。

在新诊断出患一型糖尿病的儿童体内已发现称为T-细胞的免疫细胞为抵抗牛奶蛋白而激增。这些T细胞一旦被牛奶激活,就会攻击胰腺中的β细胞并将其摧毁。其中的机制似乎与分子模拟有关。

通过全母乳喂养避免牛奶可防止牛奶蛋白(β酪蛋白)抗体的产生。只有用牛奶喂养的婴儿才会对牛奶蛋白有反应。而患一型糖尿病的儿童体内的牛奶蛋白抗体水平较高。

请注意:哺乳的母亲食用牛奶,会通过她的乳汁将牛奶蛋白传给婴儿。这样摄取的牛奶蛋白是否会导致一型糖尿病尚不清楚,但哺乳的母亲要谨慎避免食用牛奶。

4)动物实验:

牛奶喂养的实验动物(小鼠和大鼠)会患糖尿病。需要注意的是,大豆蛋白和小麦蛋白也会使实验动物患糖尿病。这是全母乳喂养才是正确选择的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什么婴儿豆奶配方并非是牛奶配方的可接受替代品(更令人信服慎用大豆的理由见下月通讯)。完全母乳哺乳6个月,然后逐渐减少其在饮食中的比例,直到孩子两岁对幼儿最好。(对母乳喂养的重要性的全面讨论,见麦克杜格尔妇女计划)。

明智的行动:避免牛奶

乳品业试图反驳他们的产品导致一型糖尿病。(您可以在这里查看他们非常有选择性的使用科学文献来维护其产品的安全性:http://www.nationaldairycouncil.org/lvl04/nutrilib/relresearch/diabetes_6.html)

这些论点骗不了美国儿科学会和全球数以百计的顶级科学家,也骗不了我。我建议为了你的家人还是走保险点儿的路。由于牛奶是小牛最理想的食物,不是给人类喂养孩子的,顺应自然就能避免潜在的悲剧。这样你也会减少便秘、关节炎、耳部感染、哮喘、尿床、湿疹、乳糖不耐症、肥胖症的风险,以及未来患癌症、中风和心脏病的风险。人没有对牛奶的营养需求。牛奶缺乏膳食纤维、必需脂肪酸、烟酸、维生素C、铁,而含有过量的卡路里、饱和脂肪酸、环境化学物和疾病病原体(细菌和病毒)。

乳品业的主要卖点是钙,但是阿拉巴马大学营养科学系的研究人员对57项牛奶和骨骼健康的研究进行了深入的审查得出结论:“事实上,在提供了有力证据的研究中,只有29%表明有良好的效果,14%则显现出对骨状况的不利影响。这些数据意味着如果重视民众消费乳制品的建议,骨骼系统受损的风险会小。但是,这些数据并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来支持这一建议。”顺便提一句,大部分这里评估的研究都是奶制品行业资助的,但是他们还是证明不了这些奶制品有生产商花数百万美元所广告的效果。从来没有人因缺了牛奶生病或死亡。反到是无数人毋庸置疑因过多食用奶制品而生病或死亡。

胰腺癌

胰腺癌位于美国癌症死亡排行榜第五。由于腹部内的胰腺位置深,对胰腺癌的诊断是很困难的,因此一旦确诊几乎总是到了仅剩数月无可挽回的阶段,90%的人在确诊后的12个月内死亡。即使现代医学竭尽所能,(全美)还是有大约2.5万人(译者注:这是2002年的数据,2009年:3.5万人)每年死于这种疾病。因此,如果想要有效地战胜胰腺癌,必须靠预防。

胰腺癌唯一公认的致因是吸烟。然而,我认为多数情况下,饮食是最有可能的致因。这种病是吃丰盛西方饮食的发达国家的疾病。有数据显示,多水果和蔬菜的饮食使得患胰腺癌的风险较低。肥胖、酒精、咖啡、饱和脂肪酸、动物蛋白、高脂肪乳制品及缺乏运动则增加患胰腺癌的风险。还有就是慢性胰腺炎与糖尿病也有关系,两者都是西方饮食(在上面和下面都有讨论)造成的疾病。

对付胰腺癌的关键是预防。但是那些不幸已得胰腺癌的患者,又该怎么样办呢?病例对照研究表明,转移性胰腺癌的病人靠吃水果和蔬菜(天然饮食,也译作长寿饮食)活得更长些(17个月较之6个月),生活质量也有所提高。杜兰大学研究人员的这一研究表明,一年后依天然饮食的人一半还活着,而依常规饮食的只有10%的人还活着。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天然饮食可能是有效的治疗方法:“探索性的分析表明,严格的天然饮食对癌症的长期控制,比包含其它多种食物的饮食更有效。”

胰腺炎

胰腺炎指胰腺发炎,非常痛苦,有时甚至是致命的。急性胰腺炎的死亡率为10%左右。慢性胰腺炎则折磨人多年。病人得忍受腹痛,营养不良,而且患胰腺癌的风险较高。长期无节制饮酒和不健康的饮食会引起急性和慢性胰腺炎。据报道高蛋白生酮饮食造成一名儿童因胰腺炎死亡。(阿特金斯饮食就是高蛋白,生酮饮食)。富含糖分和脂肪的饮食会造成某些人甘油三酯的血脂水平上升。高水平的甘油三酯似乎干扰胰腺的循环,造成严重的炎症,即众所周知的胰腺炎。低脂肪,复合碳水化合物的饮食和避免饮酒是防止胰腺进一步受攻击的基础。

翻译:Jennifer Wang

校对:赵磊

译自 The Pancreas – Under Attack by Cow-Milk

文章来源:http://www.savetheplanet.org.cn/gb/veg/health/dairy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