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启迪的科学

The Science of Enlightenment

布拉德·马斯顿

Brad Marston

Tricycle电子网络杂志,科学版块,2000年春季

www.tricycle.com,Science,SPRING 2000

作者简介:

布拉德·马斯顿是一个禅修佛教徒,也是布朗大学的物理学教授。他与妻子、拉布拉多猎犬住在罗得岛州。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已经成为东方宗教专业学生之间一个受欢迎的话题。对这个广大的物理与东方哲学流派做出最初、并且最有趣贡献的是费杰夫·卡普拉(Fritjof Capra)的《物理学之道》,这本富有影响力的书探讨了《华严经》与现代物理学的相似之处。

《华严经》中说,心、宇宙与佛陀是一位一体的。卡普拉被一个量子理论的类似解释所吸引:“仔细分析原子物理学的观察过程,可以表明亚原子粒子作为独立的实体没有任何意义,它只能被理解为一种实验准备与后续测量之间的关联。量子理论如此这般地揭示了宇宙的基本统一性。”如今这个被非科学家广泛接受的真理,却是现代佛教徒日常祈祷的主题。

卡普拉所理解的另外一种联系是杰弗里·乔发展的粒子物理学的“自举假设”与源于《华严经》的因陀罗钻石网。自举假设认为,宇宙的基本粒子,尤其是组成原子核的质子和中子,只能通过自洽的方式来理解。换句话说,原子核没有“自性”,它必须观待其他核子才能存在①。

虽然这听起来让人费解,但这个假说可以通过某些方程式来进行数学上的阐述,这些方程被称为“自举方程”。在因陀罗钻石网中,放置在庞大网络中每个交叉点上的宝石反射出网络中每一个其它的宝石。环保专家约翰·缪尔明确地表达了美国版的因陀罗钻石网:“当我们试图挑选出任何一个独立的东西时,我们发现它与宇宙中的其他一切事物纠缠在一起。”卡普拉相信,自举假设用科学术语描述了因陀罗钻石网。

然而,两个理论物理学家卡尔迪(Cardy)与 穆沙东(Mussardo)在1989年指出,用描述仅仅一种粒子在一维空间运动的自举方程导致了负概率,它违反了量子(与经典)物理的主要假设。(下雨的机会永远不可能是40%——就是说几率不能为负数。)一度时髦的自举假设已证明是无用的。另外一种不同的理解核子的方法,它基于一个被广泛支持的观点——核子是由更为基本的称为夸克的粒子组成的,取得了更加丰硕的成果。夸克模型提出了明确而实际的预测,这些预测已经在许多实验中得到验证。今天,科学家们已经抛弃了自举假设。

我们被神秘和奇特的外来概念所吸引。这个等式看起来应该是:物理学用复杂的数学公式来表达,而东方思维既奇怪又很难用言语阐述,所以他们必须是说同样的事情②。利用科学的声望和权力来宣扬某个宗教观点,对老师来说也是很具诱惑性的。科学家们惯于引用佛经。现在,宗教领袖也开始引用科学理论!尽管如此,我们应该记住,对那些被问及的形而上学的或宇宙学问题,佛陀是以沉默来回应的③。

一个禅宗公案说:陆亘大夫久参南泉。一天他问“僧肇法师说‘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太奇怪。”④

一个通常的经验,比如看到一朵花,比形而上学更有价值。一个单一的科学事实比推测更有用处。以热体辐射出的光热为例,这是我们在享受温暖阳光或者是打开白炽灯时的感受。十九世纪经典物理学对于此辐射的描述却是失败的—这个失败被称为“紫外灾难”——它驱使马克思·普朗克(Max Planck)创立了第一个量子理论。仅仅通过单纯的比喻很难创造出这个理论⑤,我们现在知道,普朗克的量子定律描述了从宇宙大爆炸遗留下来的微波背景辐射频谱,并达到了万分之一的精度!

量子物理学和佛经的语言仅仅是表面上的相似⑥。作为一个量子物理学家,我所接受的培训并没有让我对佛教实践拥有特别的洞察力⑦。对于这点,日常生活和正常的思维才是真正工作的开端。

译者注:

既然我们要探讨佛教和科学的联系,我们就应该多听听真正科学家,物理教授的态度,一些未必是研究物理的人写的东西,其实很难有说服性。其实很难找到即精通物理又在佛教中有很高造诣的人,所以多方面的翻译,可以更加促进双方的交流和理解。这篇文章作者其实对佛教未必了解,从他对公案的描述就可以看出,但对物理上的解释还是很专业的。我们并不是教条的让科学证明佛教的正确性,因为这本身就不可能,佛教是内省的,自证的,如何能让有为法证明无为法呢。而且他们之间也不能违背。除非是我们对佛教理解错了,硬套在现在科学的世界上。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让大家多互相了解,沟通。在此文后面写一些我们的注解,这样不致于让读者误以为科学证明佛教是错误的,或者违背科学。

①:《华严经》中所说的因陀罗网是用来比喻华严四法界中的“事事无碍”法界,相即相容,重重无尽,是大无为法,也被称为“十玄门”中的“因陀罗网境界门”。而此处的核子是有为法,并且质子和中子也并不是基本粒子,它们并不是无有阻碍的,与事事无碍境界相去甚远。真正和事事无碍境界相似的科学事实也许是“量子纠缠”,因为首先是量子态的概念,其和经典意义上粒子的实在性有所不同。其次量子态之间的纠缠又否定了“定域性”(虽然其仍不破坏因果关系),使得空间无有阻隔。但是“量子纠缠”的概念也许只是类似事事无碍境界,真正和法法互摄、重重无尽的境界还相去甚远。

②:佛教中闻思修要具备的四个科学态度(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依智不依识)中本来就要求依智不依识,这种直接画等号的做法本身就违背了佛教的科学态度。再者,佛教的思维并不奇怪,而是有很强的逻辑性(如因明);也并不是很难用语言来阐述,否则就不会有浩如烟海的佛法三藏。

③:《四百论》云:“佛知作不作,应说不应说, 以是何因说,遍智非遍智。”《中观宝鬘论》云:“世间有无边,胜者不答问,如是甚深法,非法器不说,智者当了知,佛陀是遍智。”佛陀正因为是遍知,所以才针对听法者根器决定说与不说。关于形而上学或宇宙学问题,佛陀并不是对任何人都以沉默回应的。佛陀针对声闻缘觉乘弟子宣讲了世界的组成结构(见《俱舍论》),针对菩萨又宣讲了广大的华严世界(见《华严经》),针对香巴拉国的密乘弟子则宣讲了外时轮宇宙天体的运作规律及内时轮和别时轮(见《时轮金刚》),针对大圆满的根器弟子宣讲了包括宇宙起源在内的大圆满续部。

④:公案中南泉禅师并没有认为“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的说法很奇怪,也并没有以沉默回应陆亘,而是对他进行具禅宗特色的单刀直入的开示。然而作者却将最重要的南泉禅师的回应略去了:南泉用手指了指庭院里的花,对他说∶“时人见这一株花,如梦相似。”

⑤:《华严经》中因陀罗网的比喻是用来指示事事无碍的境界,但是比喻本身并不是事事无碍的境界,只有通过佛陀的教授去实修才能证得佛陀的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才会通达世出世间万法(何况是一个量子理论)。如同镜子里的美食不能解除饥饿一样,因陀罗网的比喻也不会直接创造出量子理论。而且,普朗克创造的第一个量子理论跟因陀罗网的比喻也没有直接相关性(见①)。

⑥:要“依义不依语”。不能因为二者语言上的类似就直接画等号,要观察其意义,不仅自然科学,印度教的很多语言和佛法也有很多相似,比如“空性”、“禅定”、“瑜伽”等,但所抉择的意义不同;但也并不是说因为二者相似,所以它们一定不同。

⑦:佛陀教法的精髓是“缘起性空”,这是要依靠自证智慧才可真正现见的,而不是仅仅用自己的分别意识通过对佛法字面的思维和逻辑推理就能彻底体悟的。在没有自证智的情况下,通过严格的逻辑推理和经验总结可以对其概念有相似的了解。自然科学属于轮回缘起中的外缘起,虽然外缘起的“性空”可以通过诸如量子物理的一些发现(比如电子双缝衍射实验和Stern-Gerlach实验(否定了粒子“实在性”的经典概念)以及“量子纠缠”和贝尔不等式的验证(否定了粒子的“定域性”)进行了解,但其缘起性(对粒子行为的预测等)仅仅通过对其“性空”的简单了解是很难掌握的。借助佛陀有关唯识的教授可以对了解其“缘起”有帮助,但唯识理论本身也是很复杂的体系。作为量子物理学家,也许对“缘起性空”的概念有深入的了解后,佛教中的概念和想法才能提供敏锐的理解自然的洞察力。

文章来源:http://www.tricycle.com/columns/the-science-enlightenment-quarks-1-bootstraps-0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将去将来

一校:圆航、小侍者

二校:圆航、小侍者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