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 不必等到长大

                                               ——克雷格·柯博格和他的“解放儿童”组织

柯博格将“儿童帮助儿童”的理念传递给世界各地的年轻人

我们经常对周遭的事情措手无策,经常叹息一个人能带来的改变太少,其实你并不渺小,像孩子一样改变世界吧!—克雷格·柯博格

改变世界 不必等到长大

12岁孩子的梦,真的可以改变全世界?17年前,当加拿大儿童柯博格的视线从漫画书移到受虐童工的报道时,他决定不袖手旁观。“解放儿童”组织(Free the Children)从十几个小学生起家,至今吸引百万青年参与,他们要证明:你并不小,孩子也可以改变世界!

加拿大的克雷格·柯博格(Craig Kielburger)跟一般人并无二致:穿着洗得有点褪色的衬衫、牛仔裤,看到客人便高兴而急切地自我介绍。

高健与一般的中国西部农村小学生也没什么两样:家贫,许多时间要留在家里帮忙农事;学校也简陋,就算去上学,有时也得在屋顶缺一角的教室做手工帮学校筹钱。

这两个人有什么关系?

柯博格改变了高健的命运。柯博格领导的“解放儿童”组织在看到中国乡下学生做爆竹,结果发生意外后,在辽宁、河北、甘肃等地建了十余所学校,并提供医疗用品与文具,让几千名儿童健康成长,接受了基础教育。

助人于千里之外

命运因柯博格而改变的儿童,遍布全球。“解放儿童”组织在世界各个贫困地区帮助修建了超过450所学校,每天都有3万多名儿童因此可以上学,该组织还散发保健用品到4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17.5万所学校,惠及50多万儿童,还帮助2万余贫困家庭解决了生计,使这些家庭的儿童能够接受教育、健康成长。

柯博格也因此经历了与众不同的成长。他从12岁起走访世界50多个国家;几次做客《欧普拉脱口秀》、《60分钟》杂志等节目;CNN、《经济学人》、《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竞相采访他,并用中、日、德各种语言媒体广泛报道;被联合国选为合作伙伴举办50周年活动;和德蕾莎修女、伊丽莎白女皇二世等世界领袖面对面交谈;三度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被联合国评为“未来20个全球领袖”之一……

13岁时与德蕾莎修女交谈(来自2006年网络报道)

这些资历,很容易令人以为他是出身显贵,从小被刻意栽培的结果。但是柯博格只是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老师,许多杂事都要亲自处理。

小小少年编织梦想

1995年4月的一天早上,柯博格正想翻看报纸的漫画专栏时,读到一则4岁巴基斯坦男童被卖为童工的悲惨故事,他大为惊讶:同样是孩子,命运竟如此迥异。

他立刻到图书馆找数据,并在学校向同学演说,煞有介事地凑了十几个人共同成立“解放儿童”组织,宣称要解放因为战争、贫穷而失学的孩子们。小小年纪的柯博格当时说:“我们这一代人总被看作是明天的领袖,那我们从今天就开始当家做主,儿童就能帮助儿童!”

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小孩和他的这个儿童自办组织竟能瞬间名声大噪。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柯博格与同学在学校与附近小区到处演讲,让大人了解世界各地有许多小孩沦为童工,他们甚至给加拿大总理、美国总统等世界领袖写信,希望引起共鸣。

他们“人小鬼大”的精神在同年年底得到了回报,柯博格受到邀请前往安大略工会联盟面对2000个大人演讲。

柯博格登上讲台,聚光灯有些晃眼,他微微眯着眼睛,看到他的小脑袋刚刚高过话筒,2000 多名听众不禁发出一阵哄笑,还好有人帮小家伙找了一个梯凳。但随着稚嫩而又慷慨激昂的声音在会场上飘扬,笑声很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共鸣和震动。演讲结束,所有听众都站了起来,疯狂地鼓掌,如雷的掌声终于开始减弱,一位工会联盟成员一把抓过麦克风宣布,该组织将为“解放儿童”捐赠5000加币。这一举动在会场激起了连锁反应,很快,与会的其他组织也纷纷慷慨解囊。在这个夜晚,几个孩子成立的组织原本只希望唤起大众对童工存在事实的关注,但在谢幕之时,柯博格却意外收到了15万加币的捐款。那年,他12岁。

(来自2006年网络报道)

当年,12岁的柯博格(后排居中)和伙伴们一同创建了“解放儿童”组织

如今的参天大树

不到10年,“解放儿童”组织就从当初只有十几个小学生组成的机构,摇身变成在世界各地已经有上百万年轻人参与的大型团体。

“与其互相争战,不如解决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参与“解放儿童”组织活动的中学生吉莉斯说。这些年中,他们利用每个小机会争取财务资源,比如在车库举办旧物拍卖、帮忙洗车、或是举办小型竞走比赛,募集资金帮助远方的孩童。他们的捐款有半数来自于儿童、青少年们在各地的募款活动。

如今,这个机构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由青少年管理和领导的慈善机构,吸引了全球45个国家100多万名青少年参与,并在拉美、非洲、亚洲的35个发展中国家建立了450所学校,其中,中国15所。17年来,柯博格用每年获得的学校优异奖学金养活自己,而每年通过演讲、出版书籍等获得的150多万美元,都全部归入机构当中。

他们解放儿童的目标有二:一是让儿童免于贫困、剥削和虐待,将儿童从不人道的对待中解放出来;二是让儿童能够表达意见、并有机会接受领导事务的训练,让他(她)们能够以行动参与各种本土或是国际的有关儿童权益的议题讨论,将儿童从“没有能力管理自己事务”的偏见中解放出来。

与其他关怀儿童的非营利机构很不一样的是,只有年纪在18岁以下的儿童或是青少年成员才能够对“解放儿童”所讨论的政策或方案有投票和决策权,也只有18岁以下的“解放儿童”成员才有资格担任儿童或是组织的代言人。年满18岁或是以上的成员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咨询者,以及帮助儿童们学习领导事务的引导者,而不是决策者。

母亲支持成就一切

面对如今的这些成就,柯博格十分感激当初母亲的支持。

当他在12岁时向母亲提出要到亚洲国家走一圈时,他母亲并没有立刻拒绝,而是说除非他能筹到旅费、并证明旅程安全。

8个月后,凑齐旅费的柯博格与一个25岁、同样也很关心儿童权益的朋友踏上旅途,花了7个星期走访了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与泰国。在这些国家的见闻,成了“解放儿童”组织迅速确定发展方向的关键因素。

柯博格说:“我非常感谢母亲并没有让我长大再说。”时至现在,即使柯博格的哥哥自牛津、哈佛等名校毕业,被许多投资银行、律师事务所争相聘用时,他的父母还是支持他放弃那些高薪厚职,在“解放儿童”组织工作。

这并不代表他的父母不重视学业或成就。柯博格念高中时,因为常出国,其中有一年甚至只上学28天,父母仍鼓励他进行远程学习,因此,他即使行程满满,也只比一般人多念一年中学,还顺利申请到名校多伦多大学。

直到现在,母亲还是会看他的行程,有没有在生活和活动之间折衷,建议他要会向一些人说不,留些时间给自己。“母亲教给我,生活要平衡。”柯博格这样说。

同样地,柯博格也感谢别的父母帮助他们的孩子支持“解放儿童”组织。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多年前,加拿大爱尔圣斯小学一名学生的母亲在听到朋友提到“解放儿童”组织的义行后,聚集了一些家长与学生通过卖爆米花、冰棒和玩具,为海地捐献了一所学校。

“解放儿童”组织不断向下扎根,点燃了更多人的梦想。柯博格等人坚持到小学、中学演讲,告诉年轻一代“不要一直听别人说你还小。改变世界,不必等到长大!”

文章来源:据《天下杂志》

http://www.foyuan.net/article-7790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