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的福气来得晚

陆大友是个家里家外出了名的老实人,按妻子李梅的话来说,三岁小孩都能将他使唤得团团转。

李梅的话虽说夸张了点,可老实忠厚、平和没脾气正是陆大友的特点。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小到大陆大友就这么个性格。小时候是个从不调皮捣蛋的乖孩子,上学了是个从没惹老师和同学生气的好学生,工作了是个人人都愿意和他共事的好同事,结婚了又是个难得一见的模范丈夫好男人。只是最让李梅憋气的是,老公在家里做个模范丈夫也就罢了,在单位里也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那可就真不是个爷们。

这年头人太老实可不是个值得夸耀的事,老实更不可能挣钱当饭吃,反倒是个窝囊废让人瞧不起。所以李梅三天两头对陆大友耳提面命,要他在领导和同事们面前挺直腰杆做人,别像个软柿子似的,谁都可以捏两下。

妻子的谆谆教导陆大友是时刻牢记在心头,只是一到节骨眼上,就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不,又快到了春节放假的日子,公司里需要有人值班,和往常一样,经理几天前就将陆大友叫到了办公室和他商量:“这春节值班的事,小李要陪女朋友,老钱要回老家看老娘,小丽的女儿身体不太好,其他人就更没时间了。所以大友啊,春节七天值班这个事还得你来坚持一下,我让老王和你一起值班吧。你从除夕到初三,老王初四到初六,你看行不?”

陆大友叹了口气,经理既然开了口,他就不好说个“不”字。其实李梅早就吩咐过他,今年的除夕要在家一起忙活,初一去乡下给岳父母拜年,公司里有啥事千万别答应下来,凭什么一到节假日就该他这个老实人去值班?过个年都过不好,还连累一家人都过不安稳。可事到如今,陆大友连个屁也没敢放,尽想着回去如何跟李梅解释了。

回到家里,陆大友自然又被妻子李梅埋怨责骂了一番,但春节值班还得要去。除了大年三十的那顿团圆饭外,陆大友都得吃住在公司里,初一到初三每天三餐还得由妻子送来,因为公司里不能离开人,不然出了问题可要吃不了兜着走。这个陆大友每次一到节假日就这样,你说李梅她能高兴吗?

大年初一的早晨,吃了李梅送来的早餐,陆大友正在公司值班室翻看昨天的报纸,电话响了,打电话的是一位操着蹩脚普通话夹带着点粤语的老人,他说他曾是公司的老员工,春节期间从香港来探亲,要来公司看看,先打个电话问公司有没有人在。陆大友回答说行行行,什么时候过来都可以。公司原先是一个香港老板三十年前领着一帮港仔创办的,后来公司里的香港人都撒走了,等陆大友到公司工作时,公司的员工都换成了内地人,只有那个香港老板还兼着公司的董事长,一年到公司来一次,召集几位经理开个会就又离开了,所以至今陆大友也不知道公司的董事是个啥模样。

不一会儿功夫,那个打电话的香港老人真的来到了公司。他对陆大友说,他很久以前就在这公司里上班,对公司很有感情,只是平时太忙了,难得到公司来看看,今年春节在内地过,没事他就到公司来走走瞧瞧。

既然是老前辈光临,陆大友不敢怠慢,领着老人楼上楼下参观了一番,也回答了老人提出的所有问题。不过他觉得有点奇怪的是,事隔多年,这位老人对目前公司里的许多事却了如指掌,看来这位老人对公司确实有感情,特别关心呢。

第二天,这个香港老人又来了。看到还是陆大友在值班,他问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是大家轮流值班呢?陆大友笑笑说,别人都有事,他没事所以就多值几天班,到初四就换人了。老人“嗯”了一声,兴致勃勃地又在公司楼上楼下转个不停瞧个不停。陆大友陪着他转,自己都气喘吁吁的,这老人却一点事没有,身体特棒。连着三天,这个香港老人没事都来陪陆大友值班,和他一起看电视聊天,给他讲香港的人文地理趣闻乐事,两人相谈甚欢,高兴起来还楚河汉界杀上一盘。到了初三的晚上,陆大友终于松了口气,因为明天初四老王就要来接班,自己也可以在家好好陪陪老婆孩子了。年年如此,还真的不容易。

初四这天,陆大友一早就起了床,把公司楼上楼下都打扫了一遍,然后坐在值班室里等老王来换班。可是左等右等也没见老王的身影。陆大友思忖这老王是不是熬夜打麻将,把值班的事给忘了?他正要打电话问一下,老王的电话却打来了,一开口便一迭声的“对不起”,他说很抱歉,没法来值班了,因为一帮老战友昨晚结伴去看望他,这剩下的几天假日,他不得不陪老战友们玩几天。实在是对不住,就请陆大友帮忙继续值完这几天的班。

陆大友听老王电话里这么一说,倒吸一口凉气半天没言语,电话那边老王还在一个劲地恳求自己,人家话都讲到这个分上,陆大友心一软,就松了口。可一放下电话,他又后悔不已,因为没法跟妻子李梅交待啊!他只好硬着头皮又给李梅打电话,让她一日三餐还给自己送饭来。李梅一听事情的缘由便来了火,电话里河东狮吼道:“还想吃饭呢?去喝西北风吧!我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男人算是吃够了苦,领导欺负你就算了,那个老王算什么东西,他也来欺负你?他让你替他值班你就替他值?干脆让他给你送饭得了!别再烦我,春节后你也不用回家就待在公司里,我没你这样蔫里吧唧的男人!”

陆大友饿着肚子被妻子骂了一通,没敢吭半声,虽然他明白李梅刀子嘴豆腐心,肯定还是会送饭过来,但他心里还是憋着一肚子委屈,非常难受。

这当儿,那个香港老人又来了,一看到陆大友,满脸诧异地问:“怎么还是你在值班?不是说今天换人了吗?”陆大友正满腹酸楚难受着呢,让他这么一问,就一五一十把现在和过去自己在公司所有的不快都讲给他听。老头边听边连连摇头,说陆大友真是个少见的老实人,公司也不能总让老实人吃亏啊,这不公平。

接下来的这三天,香港老人还是天天来陪陆大友值班。李梅虽然满腹怨言但仍然一日三餐来送饭,只是她悄悄打听到那个老王根本就没什么战友来探望他,而是带着老婆孩子外出旅游去了,让陆大友又吃了个哑巴亏。直到初七假期结束后,经理一上班就满脸紧张地找陆大友问:“董事长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说他春节这几天都来公司了,你怎么也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

陆大友说:“没有啊,没见董事长来过公司,只不过有个以前在公司上过班的香港老人天天陪我值班玩儿。再说就算董事长来过公司,我打电话给你也没用,你不是回老家过年去了吗?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啊?”

经理使劲跺了跺脚道:“陆大友啊陆大友,你果然老实得过了头,那个香港老人就是咱们公司的创始人老董事长啊。还有老王撒谎不肯来值班,你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我来解决不就完了?董事长知道了还不怪我用人不当啊?这不,他马上让公司领导层开会研究人事安排呢,还不都是你惹的祸?!”

经理说完后撂下心里七上八下的陆大友赶紧上楼去开会,没几分钟又打了个电话让陆大友也来列席会议,说这是董事长的吩咐。这一下陆大友心里更没了底,思忖着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要把我辞了不成?

到了会议室,陆大友战战兢兢地坐到最末的一个座位,连主持会议的董事长,就是那个陪他值了六天班的香港老人向他点头致意也没瞧见。至于会上说的啥,他也没听清,只是到了最后董事长宣布的两项决定让他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一个决定是处分不服从领导安排撒谎不来值班的老王,另一个是任命陆大友为主管公司行政和后勤的副经理,目的是要把对公司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好员工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

会议结束后,董事长拉着不知所措的陆大友的手说:“陆副经理,今天放你一天假,陪我下几盘棋如何?”

“那,我也得先告诉老婆一声啊,让她也高兴高兴。”陆大友结结巴巴,却也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

董事长哈哈一笑道:“你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我让经理通知她,她才会相信这是真的。”

于是,李梅在经理打来的电话里得知了这个喜讯,她不由感慨道:“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福气,这叫呆人有呆福。”

文章来源:http://story.zgfj.cn/SHGS/SJ/2012-12-29/17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