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的去世

丹增嘉措活佛

我非常愿意倾听别人述说他们的苦难经历,十分理解那些由于痛苦而陷入困境的人们的感受和体验,他们非常真实而由衷的话语经常令我感动不已。这或许是自己有和他们相同经历的缘故吧!当然,我也和别人一样经历过种种痛苦,在人生的道路上经受了许多不幸,其中使我感受最深的是我最深爱的祖母的去世……

我出生的地方是瓦希麦瓦(现为阿坝州红原县)的色地,我的家庭就是当地的牧民部落中的一个。幼童时期,我的祖母象父母一样养育着我。她的名字叫嘎洛,年轻的时候是当地有名的漂亮姑娘。她秀发如墨,身材匀称,婀娜多姿,眉如画月,非常美丽动人。她的肌肤很白皙,所以人们就亲切地称呼她噶洛,就是白的意思。我和祖母相见的时侯,她已经年近六旬,但年轻时的美貌仍依稀可辨。她的一生历经坎坷,特别是她那唯一的儿子(我的父亲)在20多岁时不幸亡故,使她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创伤。从此以后,她的心灵深处除了我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寄托了。她今生所有的愿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她爱护我就象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她对我的慈爱,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

那时候,我家一年的全部收入还不足100元,经济非常拮据。尽管如此,我却有吃不完的野果子。当时的我因为年幼不懂事,总认为自己家的东西是吃不完的,祖母就象一个装满财物的仓库。实际上祖母自己吃的是狗食,穿的是破衣,她把好吃的都给我吃,把好的衣服都给我穿了。村里的人都知道,我是所有小孩子中最特别的一个,那时我家的条件非常差,我的衣服上也有不少补丁。有一次,当祖母可以为我缝一件紫红色面的羊羔皮衣服时,她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她对我说:“现在我的孙儿有衣服穿了!”这些话直到今天我还能清楚地回忆起来。

祖母那无私的慈爱对于我今天所形成的品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慈悲心是每一个人不应该缺少的。假如没有慈悲心,一切生命就无法生存。特别是对于一位修持佛法的人来说,这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这样的大慈大悲和博爱是争抢不到的,它需要依靠各自的心灵来滋润才会出现。

幼时所形成的习气对于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很大的影响。一个人在孩提时代,如果养育他的人是一个具有大慈大悲和博爱之心的人,那么这个人的品行就容易对孩子幼小的心灵产生非常有益的影响。许多智者都对此有过论述,这是一个真理。在这个世界上,祖母实践着她那无私的慈爱,并将它全部给予了我。依靠祖母,我完全理解了什么是慈爱的真谛,也懂得了慈爱的重大价值。

我在孩提时代做过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这给祖母增添了不少的麻烦。记得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出去玩耍,就象在天空自由飞翔的鸟儿一样,玩得连时间都忘了,完全走进了自由浪漫的世界。有时虽然黄昏太阳的余辉已经红得似火或者天全都变黑了,但仍然不回家。这时她会一整天等着我回来,心里既着急,又非常地担心。

记得我和祖母在一个叫措龙的地方居住的时候,有一天我去色地村,玩到天黑才回家。在我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小路,当我从那儿出现的时候,先是头部出现,然后是身影出现。祖母由于一整天都在等我回来,眼睛一直盯着远处看,所以眼睛早就看花了,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以至于她感到小路上出现了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就想:“我的孙儿终于回来了!”于是便非常高兴。

可当她知道是把路中间的一个小土堆错当成了我的头时,心里失望异常。家乡秋天的冷风吹得草丛瑟瑟作响,冷风吹打在她的脸上,祖母的眼睛被吹得泪水一滴接一滴地不断往下淌,但是她依然一边擦眼睛,一边继续向我回来的小路张望。很晚我才回到家,祖母看着我的脸说道:“我在家整整等了你一天,你知道吗?你难道连一点也没有想起我?你这么晚才回来究竟是为什么呢?”当祖母用这种悲楚的语调给我讲述她一整天都在希盼我回来的经过时,我的内心充满了懊悔。我对祖母说:“祖母您是对的,我不应该让您为我这样操心!”我继续对祖母解释说:“当我去玩耍的时候,心想玩一会儿就回来,不要让祖母着急操心。可是和小伙伴们在一起玩的时候,由于玩得太开心,完全忘记了时间。当我猛地看到天上西边的晚霞时,才发现时辰已经很晚了,这时我才一下着急起来,赶忙向小伙伴们告别,然后一阵风似地朝家跑。但因为路程太远,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到家。”我很愧疚地对祖母说:“对不起!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上师三宝以外,祖母您就是我唯一的依靠。希望您还是象从前那样爱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您这样久等了,请您好好地疼爱我吧!”然后紧紧地抱着祖母央求起来,祖母自己也忍不住充满爱心地抚慰我。这样一来,我和祖母又象从前一样变得高高兴兴起来。

总而言之,那个时候因为自己还是一个小孩,没有更多地去想什么愧疚的事情,但我知道我是真的爱她。我常常在想,祖母一旦离开人世,我孤独一人在这个世界是根本无法生存的,这种想法深深埋在了我的心里。有时我在梦中见到祖母去世的情景,眼泪象雨点般落个不停,当从梦中惊醒时,发现连枕头的里外都给泪水打湿了。虽然自己也意识到这仅仅是一个噩梦,可是有一天要是真正发生了这种事,自己该怎么办呢?!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非常心慌,便着急地对祖母说:“祖母,您有一天要是离开人间,可千万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呀!”祖母听后也激动地向我点点头。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地懂得了一些事情。记得我在智侨堪布跟前小住了几个月,这使我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祖母也显得十分高兴,对我的担心也稍微减轻了一些。当我17岁的时候,听到法王晋美彭措仁波切的圣名以及他的事迹,不由得产生了信仰,同时在我内心深处萌发了去色达拜见仁波切的愿望。

可是,那时候我心目中的色达是很遥远的地方。我实在放不下年迈的祖母,只好暂时放弃了这种想法。但是这件事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我早已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因此,我在经过反复考虑后,向祖母坦白了自己的想法。

祖母沉思了一下,对我说道:“我的年岁已高,而你到异地他乡,要再见面恐怕已经很难了。在我未死之前,我是决不会和你分开的。可是,这次你是为了佛法的缘故离开我,你就不要半途而废,怎么做好你就怎么做吧!”

听完祖母的话,我非常地吃惊。我深深地感到她对我是如此地爱、如此地亲、如此地难分难舍……可是她这次却如此有勇气地同意我离开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实现自己的愿望,不用说,这使我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我感到祖母那崇高的信仰、还有那高尚的品行都是值得称颂的。当然对于我本人来说,它更是极大地鼓舞着我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在祖母去世前,自己若要突然离开她,从心里来说我还没有这样的决心。想到这些,我决定暂时还是留在家乡。

时间就象流水一样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我的年龄就到了19岁,祖母也到了74岁的高龄。这一年对于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新年过后不久,祖母就得了重病,吃了好多的药还是没有什么疗效。医生们都束手无策,喇嘛们也算卦预言说祖母已经不可能康复。祖母本人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她的身子在一天一天坏下去……

有一天,我在她的床边侍候。祖母由于长期受病痛的煎熬,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可是当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仍然闪烁着慈爱的目光。她紧盯着我的脸,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道:“这次我的病是没有救了,我已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我也不再有别的什么牵挂和后悔的地方。在我的心里唯一有一点不放心,那就是在我死后,再也没有象我这样照顾你的人了,你会不会照顾自己呢?”

听到祖母的这些话,我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悲痛,但我还是用没事一样的语气对她说:“祖母,请您不要为我操心,我会快乐的。您的病情到了这种程度,我内心的痛苦虽然难以承受,但是说这些也没有用处。相聚的最后也就是分离,这是必然的,人人都无法逃避这个自然规律。我知道您做了不少善业,我相信您即使在死亡的路上也不会恐惧。不过最关键的是在这一时刻,应该舍弃那些滋生爱欲的念头,您对我也不应当有任何依恋,应该把自己的善业和慈爱带到极乐世界去。应该相信,在那里我们祖孙二人一定会有相聚的一天。祖母,请您放心吧!我会为您祈祷的,我和阿克曲增两人也会用破瓦法超度您的。”我讲了这番话以后,祖母稍微有些放心了。

1987年的正月初一,我最可爱的祖母离开了人世。我自己从此也将孤身一人留在这个世界上,踏上一条新的人生道路。祖母不在了,我再也没有心思在家乡继续呆下去。由于自己过去就非常想去寻访法王仁波切,所以我在祖母去世后不久,就和家乡的一些僧人朋友结伴离开了家乡,前往五台山朝见法王仁波切。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故乡雪域去那么远的地方,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

在行途中,失去祖母的痛苦和沿路的艰辛交织在一起,经常使我感到无依无靠,一股孤独的寂寞和悲伤时时袭上心头。

我还清楚地记得,一天,我独自一人去五台山东山附近的一个尸林。我把用祖母的骨灰做的“擦擦”像放进一个石洞里,当我为祖母祈祷后,心里才稍微轻松下来,并陷入了沉思。我想起了祖母——想起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养育自己的这个大恩人,想起了她的言行、品德和慈爱……这时自己眼前好象真的出现了她的身影。我想,死,的确是太神秘了!“她真的是永远离开我了吗?”连我也向自己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可是当我再一想,才深知自己在今生是不可能和她重逢了。自从她去世后,她不光是真的走了,而且自己连看看她影子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了,甚至就连那个用祖母骨灰做的“擦擦”像,恐怕今后再也看不见了!

想到这里,抚景伤情,我真不愿就此与祖母的“擦擦”像告别。终于,在行途中积存下来的眼泪忍不住流满了一脸。

五台山的山峰云遮雾盖,天际昏沉。

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菩萨顶的庙宇忽明忽暗,怎么看都是一种忧愁的样子……

我用袈裟抹去自己的泪水,然后带着愁苦的心情朝前面的一条小路走去,很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几天后,我终于如愿拜见了法王喇嘛仁波切的金颜,有了向他述说我的身世和喜乐哀愁的机会。他非常理解我,用他那圣者的目光给予了我无限的慈爱。他在安慰我的同时,还给我讲述了有关在人生苦难的历程中如何认识寻求解脱之法的教理,消除了我心中的忧愁和懊恼,使我终身受益。

文章来源:http://www.foyin.org/Gushi/fo/16/2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