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通人性虎惨死于无人性的人

莽萍

编者按:5年,生命的每一天都在永无休止的残酷折磨中度过。一千八百个日日夜夜,都浸透了无穷无尽的血泪与伤痛。老虎雷雷的短暂一生,是痛苦、煎熬、被摧残的一生。而它一切苦难的根源,全部来自于自诩为“万灵之长”的我们人类的变态私欲。最终,老虎雷雷活活累死在人类丧心病狂的贪欲之下。它的离去无声无息,仿佛这大地上从未有过它生命的痕迹,它的命运不值一提,因为它只是赚钱的工具和取乐的玩具,它的冤屈无处申诉,因为视践踏生命为理所当然的社会不可能为它主张任何权利。亲爱的朋友们,读了今天的这篇文字,凤凰网华人佛教希望您能体会生命的苦难,希望您能生起内心的悲悯,希望您能仔细深切的思考:我们到底该如何对待那些不会说话,但是远比人类有情有义的动物们?藉此,我们恳请您:拒绝观看动物表演,把生命与自由还给它们!

它出生于一家动物园里,那是1995年。刚出生时,虎头虎脑的它喜欢依偎在妈妈怀里吃奶,虎妈妈也称职地照顾着自己的孩子。虎妈每天为虎仔舔梳毛皮,小家伙屎尿过后也一律帮他舔得干干净净。小老虎是喝着妈妈的奶,慢慢地睁开眼睛的,他觉得妈妈的斑纹身体漂亮温暖极了。

小老虎雷雷与它的妈妈(图片来源:资料图)

可是,它们的快乐日子是这么短暂!

那些饲养员平时对虎妈可不怎么样,经常克扣虎妈的伙食,新鲜的好牛肉也被他们偷偷地拿回家自己吃去。打扫虎圈时,经常骂骂咧咧地,用棒子把虎妈从一边驱赶到另一边去。倒是快生小老虎的时候,他们还像个人,给冰凉的水泥地上铺上稻草,让虎妈躺着。可是,刚出生的小老虎被他们看上了。他们整天惦记着小老虎什么时候可以让游人拍照了,什么时候就可以赚钱了。这就是他们看着虎妈虎仔所想的事情。

虎妈哪能一点不察觉他们的可疑呢。她害怕,她忧心忡忡,但是,都没有用。这一天终于到来。

那个早晨,几个人拿着棒子——虎妈平时最害怕的棒子,驱赶虎妈,要把虎妈和自己的小虎仔隔开。虎妈本来是那么温驯的老虎,它平时从没有不服从过他们的任何指令,哪怕是让自己受到伤害的指令,但是现在,它不再害怕了。她要叼住自己的孩子,决不松口。它要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这决心是那么大,它挨了几棒子打,可是它还是不松口,紧紧地护住自己的孩子。

它的头上挨了重重的一击,它意识到自己快要撑不住了。那狠心的人又照着它的头猛击一下。虎妈妈终于下意识地松开了口。这些人为了抢她的孩子,竟然这样打它。

它只是一个母亲呀。

小老虎不安地叫着,在地上慢慢地爬向自己的妈妈。虎妈惊恐地躲着那根棒子,心酸地看着自己不满一个月的小虎仔。饲养员抢上来抓起小老虎——它的孩子,走出去了。虎妈呼啸着蹿到铁栏杆前,身体撞着这无情的铁栏,难受地听到自己的孩子吱吱地叫着。

它眼看着自己的小宝贝被人们抱着走远了。

它从此不想吃饭了。

它心里只想着自己那可怜的孩子。它彻夜哀鸣,恳求人们把孩子送回来。但是,没有人理会她的哀痛、它的流泪。虎妈撕心裂肺的嚎叫只是招来饲养员的斥骂。虎妈整天呼叫着、哀泣着,听到脚步声就以为小老虎被带回来了。可是哪里有她这个孩子的影子呢?虎妈再也没有虎仔吸吮自己香喷喷的奶水了。虎妈的乳房胀着、胀着,胀到痛彻心肺,成了硬硬的一条……

一下子,虎妈瘦了。

它病了。它的痛楚根本没有人理会。虎妈不知道,抢走所有动物母亲的幼小孩子,是这动物园里的人常做的事。它只知道自己可怜的小幼仔被人抢走了。它整天想着,我的孩子在哪里?

把我们自己的快乐与开心,建立在生命的悲伤与痛苦之上。(图片来源:资料图)

转眼之间,只有一个月大的小老虎就被摆到游乐广场的桌子上了。小老虎必须在烈日下任人摆布,任人拍照。它一天到晚饥肠辘辘。它还处在那样的婴幼期,需要时不时地吸吮妈妈的奶水,可是,它已经成了人们赚钱的小机器。它没有经常吸吮到妈妈的奶水的自由。虽然,它的“奶妈”现在是一条狗,可它情愿依偎在狗奶妈的怀里,也不愿意被人掐着、捏着搁在台子上饥渴无奈地被拍照。

可是,命运已经被决定!

它只跟妈妈待在一起三个多星期就被抢走了。从此,它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的妈妈,再也没有回来过。这就是一只小老虎出生后的命运!

过早地离开妈妈,更预示着它将有着比别的老虎更加不幸的命运。它从此只能按照人的意愿过生活了。它的温驯和漂亮也只是增加了人们的贪欲。饲养人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雷雷。不过,或许叫它“累累”更合适。

雷雷的小尖牙刚一长出来就被人拔掉了,怕它咬到人。牙齿复长到一定时候又被拔掉了。这些人不想想,那是雷雷“活命”用的牙齿呀。没有牙,雷雷怎么吃东西呀。它无法咬食有营养的肉类、骨头,只能整吞一点碎肉或者他们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雷雷的胃严重地发炎和被割伤了,牙齿和牙周发育严重不良,口腔里也老是不舒服。它无法把这些告诉人。

欺凌弱小的生命,来证明我们的强大、智慧、尊严与荣耀?还是在展示自己的懦弱、沦丧、无耻与病态(图片来源:资料图)

饲养人呢,压根儿不在乎一只老虎的牙和胃。雷雷只能用舌头舔那老是在溃烂的口腔,那永不愈合的伤口。

雷雷五个月了。它的性情极其温驯胆小,像它的妈妈一样。可是,虽然它只是生活在动物园的另一边,离妈妈的笼子不过几百米,却再也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妈妈。动物园里的人,从没有让老虎母子俩团聚过一次。

到了它生活中的第一个冬天,它才六个月,就被卖掉了。这件事情它并不知道。当它被驱赶进一个仅可容身的铁笼子,装进大卡车,开始颠簸的旅程时,雷雷才意识到,它离妈妈住的地方越来越远了。

它努力地嗅着空气中那只剩下一丝丝的熟悉气息——那妈妈所在动物园的气息,被轰隆隆地带到远离妈妈的地方去了。一路上,没有人给老虎雷雷一口水一口吃的。二十几个小时,它就缩在笼子里,惊怕交加。

这天傍晚,大卡车终于停下来。装着雷雷的铁笼被抬下卡车,送到一个房子里。雷雷不知道到了哪里,只知道那里真是热呀。他们在笼子里放上一盆水和几块碎肉。雷雷实在是饿,就在这小铁笼子里慢慢地吃起来。

过了几天,笼子的门在一阵吆喝声中被打开了。可是雷雷不熟悉这些人,它不敢出来,它又怕又饿,就是不敢出来。它怕那些陌生的人、那陌生的环境。他在笼子里缩着,盼望能把它带回去。可是,一声吓人的斥骂,接着—根铁捧就打过来,打到雷雷的腿上。

那真是钻心的疼啊。

雷雷被铁棍左打右捅,完全吓蒙了。它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狠,他挨了重重的一下,只好惨叫一声,蹿出笼子。

它的脖子从小就被拴上一铁链,从未拿掉过。现在,这些人更是狠心地拉扯他的头,踢他的身体。

对生命的迫害,其实是对人类自己心灵的屠戮。(图片来源:资料图)

在新地方,马戏团的人们只想让他表演赚钱。所谓训练,就是硬逼他跳到高凳子上,只用后面两只脚站着,身体穿过火圈,甚至跳到牛背上。他们使劲拉着铁链,勒得雷雷的脖子很疼。雷雷的腿在出笼子时就被打得青紫了。

毛皮掩盖了人的罪行,但是雷雷知道,—跳就疼。可是雷雷还是得次次地跳上去,他怕那个手拿铁棍的人。从第一天起,雷雷就知道他是一个全无心肝的人。雷雷聪明,他知道谁是温和些的,谁是凶狠的。他必须在这些人的手下讨生活。

不幸的是,在这个私人的所谓马戏团里,没有人真正关心小老虎雷雷。人们关心的只是要快速赚钱、赚钱、赚钱。只要能赚到钱,人们怎会顾惜一个动物的性命。

因为不会跳到又高又小的凳子上,再迅速地跳过一个大火圈儿,雷雷不知道挨了多少顿打。

动物怕火,谁不知道呢?这是常识。

这不精彩,因为这是在展示我们自己的罪恶。(图片来源:资料图)

可是,他们就是要逼着老虎钻火圈。违背常识,变态地寻乐,这就是今天这个时代中国特有的景观,逼迫动物练习高难表演就是典型的例子。

有一天,雷雷又被痛打一顿。一整天,不知为什么生气的驯养员就是不给雷雷吃饭,硬逼着雷雷一直练到爬不上凳子为止。雷雷可怜地舔着自己糟烂的牙床,被关在小笼子里,饥肠辘辘。

雷雷的胃被彻底摧毁了。

雷雷在过夜的窄笼里既不能完全站起,也不能转身。旁边的铁笼子里关着一只熊。他们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地呜咽起来。

在这暗夜里,有一只哭泣的老虎,有一只哭泣的熊。

人哪,怎么忍心让动物这么难受、这么受苦。雷雷受到的苦痛没法说。

自从被“繁殖”出来,雷雷就不断地被转卖。他因为“通人性”,更被虎贩子从动物园倒买到马戏团、驯兽团,直至被卖到个人手中。他先后在动物园、驯兽团供游人参观拍照。各种人骑在他的身上,作出各种丑陋不堪的姿态照相,几乎能把他的脊骨压断。忍饥挨饿是不用说的。后来参加驯兽表演,没头没脸地挨打就成了日常功课。“雷雷”是一只极为聪明的老虎,却过着极为不幸的表演动物生活。驯兽者早早地就用铁棒教会他服从人的各种非理要求。老虎雷雷早早地就学会了服从!即使这样,雷雷还是免不了整日被打的命运。

苍天啊,为什么动物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些不通人性的人手中!雷雷哭泣着睡着了。而隔笼的熊也在梦中抽泣。

雷雷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比驯兽员大,可以咬住那人的脖子,告诉他不要再打自己了。可是雷雷就是怕那手持铁棍的人,那总是痛骂他的人。雷雷要是稍微抬起自己的脖子,吼叫一声,朝那人表示一下自己很难受,就快要受不了了,马上就会有铁棒加身。哪一种动物生来就是挨人打的呢?

挨打!挨打!这就是所谓表演动物的命运!雷雷老是在想,那人要自己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干嘛还老是用铁棍打呢?

他一生从未奢想过奔跑、跳跃,那最自然的老虎的动作与他的生命无关。他从来没有经验过奔腾的快乐和生命的喜悦。他也从未有过与其他老虎一起嬉戏的愉快。人们给他的空间只是一个不能转身不能站立的笼子而已。这与老虎本性完全相悖的生活已经把雷雷变成了一个不知有天空和大地的动物。他卑屈地生活在人的棍棒之下,犹如一个身心交瘁的囚犯。

这一天上午,照例是表演的日子。可是,天空是那么灰暗。雷雷是那么衰弱。驯兽员打开笼子,用铁链拴住雷雷的脖子。雷雷从笼中艰难地起身,他的腰和肾脏已经被打坏了,根本站不起来了。他被硬拉出笼子。雷雷很想像人那样恳求,可惜他不会。老虎还是会发出自己独特的求救声音,他呜咽着:“我站不住了,我就快要支撑不住了,我要趴下…… 请不要打我。”被拉到前台的雷雷一再地呜咽:“我跳不到凳子上用后腿站立了……” 雷雷望着手拿铁棍的人,哀求地望着,实在跳不上去了。可是,这狠心人当头就是一铁棒。雷雷慢慢地趴下来,趴下来……

哪怕是最麻木的观众,这时也心惊起来:“真打呀!”“看!”“看!”“老虎哭了!”“老虎动不了啦!” “老虎的鼻子出血了”!那本来只想看动物表演取乐的人们此时也叫了起来。

眼前的人都晃动起来。雷雷看到驯兽人的腿——那随时都会狠狠地踢他一脚的腿,那是他从前最害怕的。但是现在,他顾不上害怕了。他终于不再害怕他们了。

雷雷死了,结束了他的一生也结束了他的苦难,可是,生命的悲剧却并未停止。(图片来源:资料图)

他的知觉已经麻木。眼前出现了虎妈妈的样子,那温暖的美丽的斑纹…… 妈妈在哪里呢?在天上吗?那里有什么?住在云上头有多好,人够不着的地方。妈妈也许在森林里。森林!属于老虎的森林早就消失了。可是,不管怎么样,雷雷相信就要再见到妈妈了。

雷雷哪里知道,妈妈美丽的皮毛已经存在仓库里;骨头泡在药酒里;肉被冷冻在冰柜里。

雷雷盼望在可以奔跑跳跃的地方,在草原森林里看见妈妈和其他的兄弟姐妹。那里没有他最害怕的人,没有奴役和欺辱。他觉得那里就是天堂,那里就是母子和兄弟姐妹团聚的地方。

注:据《北京青年报》2002年4月2日报道,由于东北虎“雷雷”会表演、 “通人性”,被虎贩子三次倒卖。卖到浙江慈溪后,其所有者为了赚钱,长年累月不让“雷雷”休息,稍有不从便棍棒加身。直到“雷雷”在走穴表演中被活活累死。据现场的目击者说:“雷雷”死时眼眶里满是泪水。一只通人性的老虎被不通人性的人折磨致死。由于中国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动物表演,类似事情正每天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着……

文章来源:《动物记》

http://fo.ifeng.com/sushichachan/sushihusheng/detail_2012_12/28/20601619_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