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众生永恒无欺的依怙——佛陀

                                                               ——2012喇荣佛教大学因明系辩论赛入选稿

顶礼遍知佛陀!

瞿昙大圣主,怜悯说正法,悉断一切见,我今稽首礼!

两千五百多年前,伟大的佛陀为利益我等世界的众生示现降生于古印度的迦毗罗卫国,而后出家修道于四月十五日夜睹明星彻悟人生宇宙之真理。随后三转法轮并承蒙历代高僧大德的努力,使佛陀的教法一直延续至今。佛陀以及佛陀所宣讲的佛法犹如茫茫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引导了无数众生从生死轮回的此岸抵达到解脱之彼岸。在佛陀降生之前以及降生之后,在这广袤的大地上也曾涌现出无数的智者,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或多或少的给世人留下了精神及物质的宝贵财富。这其中不乏有许多修道之人一直在不断的尝试和探索脱离痛苦趋向安乐的方法,并也亲自付诸于实践。虽然他们当中有些人自称已找到解脱之法,并自认为已获得解脱;然而,在佛陀无垢的大智慧眼面前,此等众生无一人取得真实涅槃。他们的智慧与佛陀的大智与大悲相比犹如萤火之光与太阳之光,相距甚远。佛陀的大智与大悲宛如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圆满无垢。堪为一切众生的导师,是一切众生的永恒无欺之依怙之处。这并非是因为自己是佛教徒才如是凭一己之情执这样宣说,而是有诸多理证可以证明佛陀是三界之唯一真正的量士夫!

对此,那些对佛法一无所知的寡闻之人以及囿于自己成见的浅薄之士会问:你以什么根据说佛是量士夫呢?答:因为佛陀具足量的法相与正量完全相符合之故。又问:佛是怎样与正量相符合呢?答:量即无欺识,而佛的心识或说智慧已经完全能够准确的判定外境的本体或说对外境完全可以获得无欺心识之故。再问:以何根据能证明佛对外境可以完全获得无欺?答:从佛对众生圆满无倒宣讲的四谛法中可以推知佛是一切智智,佛遍知一切真实义,具有殊胜无欺的特点。对此不明之士又会问:以何理证能证知四谛法就是无欺真实之教授呢?答:以比量推知,因为佛在大悲心的策励下经无量劫修持,利他的发心和加行都已经圆满,自相续的烦恼过患全部断除无余,无分别智慧达到究竟之故,佛的教授决定是无欺真实之语。对此一些智慧浅陋之士心中或许还会有疑惑:佛以无量劫修悲心是否能成立呢?佛所宣讲的四谛法真就是一切万法的真实义吗?在此本论为消除此类众生心中的疑惑,也为利益自己的相续能够再再的串习对佛陀及其教法的信心,本论将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论证佛为量士夫之真实合理性。

一) 首先论述量之法相、分类以及安立量的必要性。

要以理证来认知佛为量士夫,就必须要了知什么是量。那么量的法相在因明创世人陈那论师的著作《集量论》中把量安立为明未知义,即以前没有知道的现在已经知道。后来法陈论师在《释量论》中进一步把量的法相安立为无欺识。以法相要远离三种过失(不遍,过遍,不容有)为真实定义之故,此无欺识也必须要圆满具足三种特性:①作用不欺即外境如果自相真实存在,则它的作用也存在,如果自相不存在,则它的作用也不存在。这方面没有欺惑叫做作用不欺。②作者不欺即从心识本体角度上讲,本来存在的无欺了知存在,本来不存在的无欺了知不存在叫做做者不欺。③所作不欺即如果外境有自相则趋入的话完全能得到,这方面不欺惑叫做所作无欺。真正的量必须要具足这三种不欺惑。而明未知义的识就是对某外境不欺惑,凡是不欺惑的识也都是明未知义。所以两种法相是同一义的不同名称,词句上的说法不同,实际意义上没有差别。

从量的法相上我们可以看出量是一种与事实相符的识,它分为现量和比量,依靠圣教言衡量极隐蔽的事包括在比量当中;那反之与事实不相符的识就是非量,它分为不悟识,颠倒识和犹豫识。如果有人说:与事实相符的识就是正量识的话,那梦境的显现与二月也成了量。驳:如果仅从显现许来说,梦境与二月就是心识的本体,自证成立的缘故,成立为量并不相违。如果从自相的角度来说,梦境与二月在外境上没有真实自体故,安立为非量。如果有人又说:心识是刹那生灭性,在照见对镜的第二刹那就已经灭掉了,故安立为量是不合理的。驳:以心识来判断取舍对镜是世间名言所采用的方式,在观察名言时,任何人都不可能照见刹那,也不可能在刹那上做取舍,在世人自己的眼前,真实不虚不可否认的名言即使用观察胜义量也是遮破不了,所以分成刹那来观察是根本没有必要的。有些外道徒认为:因为正量是先前没有,后来依靠能立而成为量。故量不是恒常性,不是恒常性的量而能了知无边所知是不可能的。他们认为具有八功德如虚空般周遍的常有大自天才是正量。驳:一切有实法的自相都是无常性的,由它所生的识也必然是无常性的,为此安立符合对境的正量是刹那性具有合理性,如果对镜是恒常的,就无法显现,犹如石女的儿子,不能被识所了知,也就无法安立能了知的识是正量。如果对境是无常的,而认知它的识是恒常的,那么这个识如果认知了一个对境,那它就永远只能认知这一对境,而根本无法了知其它对境,或者一切对境都永远存在在那一点上,而缤纷多彩四季变化的世界将不复存在,因为常法恒常不变不起任何功用故,所以你们安立如虚空般常有的大自在天根本是不存在的,恒常性的正量也是不存在的,为是心识的一个总相而已。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量是一种识,人人都有之,那安立量的法相又有什么必要呢?答:有必要,虽然人人都有识,但不是人人都能了知事物之真相,识也有错误和正确之分,通过对量的安立就可以让我们了知到底那些是正量,那些是非量,到底谁具有真正的正量,判断取舍要以正量准绳,遣除不知正量识是正量而将非量识增益为正量的愚痴,应以具有正量之士夫作为我们的导师,从而才可以准确的认知万法之实相。伟大的佛陀通过三大阿僧祇劫修持,断除了相续中一切垢染,修行之力达到究竟,于一刹那中可圆满无误的照见一切所知万法,可以说佛陀的智慧是无欺之顶点,是明未知义的终点,堪称一切正量之王。

二) 通过理证安立心识是三世流转,一切有情存在前后世推出佛无量劫修悲心为真实能立,以此安立佛为量士夫。

世间任何一个有悲心的母亲当看到自己的孩子被病苦所折磨的时候,她会不会拿出一个虚假的药物来治疗自己的子女呢?我想这世界上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母亲。同理伟大的佛陀在因地的时候为了救度一切众生脱离轮回的苦难而发起勇猛精进的大悲心,经历无量劫的修行,遍尝所有的方法,在智慧和悲心到达顶点,圆满具备救度众生的能力之时,会拿出一个邪说给众生宣讲吗,此与正理相违,故佛所宣讲的四谛法绝对是真实无欺之处,以此安立佛为量士夫具有合理性。或许有人说,如果真是无量劫对众生修悲心而后对众生宣说的教授是真实的,但是众生并不存在前后世,故你的能立的因不成立。

驳:请问你们认为前后世不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如果对方说:以现量见到心与身体同时存在,当身体不存在时,心识也就中断了,二者犹如灯与灯光一样有着随存随灭的关系。驳:此现量所见理由不成立,因为心识不是根识的对境,既然没有见到心,又如何认为身体不存在,心就中断了呢?如果对方说:心识虽然见不到,但看到身体有气息故,知道有心识,身体没有气息故,知道没有心识。所以当人死亡时没有气息故,可推知心识就中断了。驳:气息不存在不能证明心识中断,因为气息不是心识的因,二者没有因果关系。如果认为气息是产生心识的因,那就会有同一时刻可以产生多个心识,闭气的时候心识就会中断以及随着气息增盛与衰退心识也该增上和减少等诸多过失。如果对方说既然心识不可见,那你们又如何能成立它后世的存在呢?答:心识流转以比量可以成立。无因不能产生,而产生心识的因以比量可以推知不是身体,也不是常有大自在天所造,产生心识的因唯是它前一刹那同类心识,以这一世的心识为果可以推知产生这一世心识的因前世的心识是存在的,以这一世心识为因可以推知产生后一世心识的果也必将会存在的。而心识的违品也不是身体或气息的消亡而是无我空性的智慧。在违品没有现前,而因又存在,故可以推知心识的流转是真实不虚的。此时一些顺世外道会说:心识是无因而生,犹如酒曲跟粮食混合自然而然就产生迷醉的能力一样。驳:如果承认是无因生,就会有要么心识恒时产生,要么恒时不产生,不产生与现量相违,如果恒时产生就会有一个身体里面有无数众生的过失。如果有人说:心识不是无因生,而是从身体里产生的。驳:请问你们所承认的心识是从有支的身体里产生,还是从身体的分支中里产生?如果从有支的身体里产生,那么所谓的有支是无有实体的,只是一个假名而已,就好比实有的念珠不存在,只有108颗珠子和一根线而已,如果非要承认整体的身体是实有存在的,那么请问,它与头,手,脚等部分是一体还是他体?他体以不可得因可以这遮破,如果是一体则手脚等任何一个分支动摇时,整个身体就变成动摇或手被手套覆盖时整个身体也被手套覆盖等诸多过失与现量相违可以遮破。所以说一个整体的身体是不存在的,既然不存在也就不可能由它产生心识。如果认为心识是由身体的分支中产生,那么请问是从一切分支的具足中产生还是任意一个分支中产生?如果是分支具足中产生,那么这世界上存在的残疾人就不能称为人,因为因不齐全决定不会生果所以不具心识故。如果承许第二种,则任何一位众生的分支数目是无量,故所生的心识也将无量,即一个身体也将有无量个相续。所以身体不能产生心识。如果外道说心识是由他们恒常存在的具足一切万能的造物主所造。驳:即是恒常的又能创造万物的法在二谛当中都是找不到的。假使它能造万物,则由因齐全故,次第形成的形形色色所有事物应当在同一时间同时产生。并且这些所有的事物一旦产生就会永远存在下去,因为因恒时不灭故。如果承许它有造和不造的阶段,那就等于否定了造物主的恒常性,与你们的立宗就自相矛盾。再则就算它可以的的话,那么在果法存在时造物主是它的因,在果法没有出现或毁灭之后也是造物主的因,那么造的因和不造的因这二则本来就是相违,相违的两个因如果能在一个造物主身上同时具备的话,那么请问,你们以什么理由来承许这万物是它造的因,而不是它不造的因呢?因为这二个相违的因何时都完全相同,都是造物主的之故。所以依靠这种推理方式可以证实万物并不是造物主所造。如果把本来不是因的法硬要安立为他法的因。那么龟毛兔角,虚空等也成了万法的因了。其实在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恒常的法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我们分别念的一种增益而已。如果对方退一步说,我们的造物主不是恒常的而是无常的,安立为能造万物。驳:无常的法就是有实法,一切有实法都是因缘所生。那造物主随因缘而生,也会随因缘而灭。在它没生之前和毁灭之后,那万法又是谁来造的呢?产生它的因也是万法所摄,那么这个因又是谁来创造的呢?

所以不论做如何的承许,心识不是心识所生都有无量的过失。以此理证可以证实心识的近取因唯是自己同类的心识所生,如此安立才是符合正理之说,所以佛无量劫修悲心以理证可以成立。由大悲圆满之故,善逝,救护者,自然得以成立,因为因满足果必然产生。所以佛陀是救护者已如实照见万法之本体,由此为众生开示的解脱之道四谛法也必是无欺真实之教授。以此安立佛为量士夫与正理无有任何妨害。

三) 以事势理证明佛所说的四谛法是世出世间之真实义,以此安立佛为量士夫为真实之能立。

说到这里,那些疑心深重之人会急切的问到:那佛所说的四谛法到底是什么呢?答:是苦谛,集谛,灭谛,道谛,器情世间全部包括在苦谛和集谛之中,苦谛是果,集谛是因,业和烦恼就是集谛,集谛的直接对治就是灭谛,而灭谛要通过到道谛获得。对方反问:万法并非全部都是苦的本性,虽然众生有痛苦的时候,但是现量也见到众生也有悦意快乐的时候啊。驳:那是对苦谛不了知之故,所谓痛苦不仅仅指苦苦,它指是的生死连续不断流转的有漏近取蕴,而有情的五蕴就是业烦恼和痛苦等诸多过患的所依,故五蕴本身就是痛苦的自性。虽然苦的程度有差别,但都没有离开苦的本质。如果对方问:那到底是怎样的呢?答:苦分为苦苦,变苦,行苦。苦苦是指当下感受这苦的果,变苦涉及到粗无常,行苦涉及到细无常,后二者是暂时不现苦相,但因不离无常的本性,不苦的现象不能长存,所以终究还是痛苦的,如《四百论》中说:“无常定有损,有损则非乐,故凡说无常,一切皆是苦。”又比如一根睫毛,放置于手掌上时并未感觉痛苦,但进入眼中则痛苦异常,具智慧者就如同眼睛一样,缘睫毛会生起极大厌怖之心。所以凡夫人所说的快乐,在圣者境界中了知其实际是痛苦的。说到这里,那些心存偏执的人有会问:摆脱轮回痛苦的方法难道其他宗教里就没有吗,为何非要修学你们佛教的教法呢?答:其他宗教的教义虽有善的一面,但没有真实解脱之道,因为痛苦的直接对治就是无我空性, 它的见和修唯有在佛教中才能得到,其他宗教都是缘我而修,不论方法如何,修行多久都无法脱离轮回。对方又问:如果不是我在追求解脱,那谁会享受解脱的安乐呢?答:造成轮回痛苦的根源就是我执,由我执引发爱,由爱引发三有。而我执并不是缘真有个我而产生的。所谓的我无论从现有的五蕴身上,还是是五蕴之外都找不到一个实质。如果承认有一个他体的离蕴我,以可见不可得因可遮破,如果承许五蕴就是我,那么请问是无蕴的整体是我,还是无蕴的分支是我?如果承认前者,那五蕴的整体根本不存在,没有实有的本体,前面已经分析过,如果承认后者,那我就成了多体,刹那生灭的自性,与我是唯一,恒常的法相相违。所以的实有的我根本不存,我执只是众生缘假合的五蕴而产生的增益而已。如《中观宝鬘论》中说:“何时有蕴执,尔时有我执,由我执有业,由业而有生。”通过理证了知蕴不存在,并依靠佛脱的教授,再再串习无我空性正见,以此安立解脱道才具有合理性。如《入中论》又云:“慧见烦恼诸过患,皆从萨迦耶见生,由了知我是彼境,故瑜伽师先破我。反之如果有我的话,那么解脱对它无有任何利益,因为我如果是恒常的法,恒常的法就是前后不变,那解脱位时跟束缚位二则必然是一体,则解脱也即是束缚。同时恒时的我如果能生痛苦的话,那将永远产生。任何解脱的因都对它不起作用,因为恒常之故。所以任何一个希求解脱的有情都要像抛弃垃圾一样抛弃有我的劣见。然虽无我,但世俗的假我是有的,业因果也是无欺存在的,痛苦的感受在凡夫人的境界中任谁也是不能否认的。在世俗行为中谨慎取舍,与胜义的无我见,二者并行不悖才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

认知了苦谛,自然就想出离,由了知苦的根源是我执,那出离的道就是无我正见,无我智慧最终现前就是灭谛,之前再再的串习就是道谛。所以此四谛法不论从那方面观察都是符合万法实相的都是无欺的教授,以所宣说符合实相的法可推出能宣说此法的说法者,佛为量士夫完全成立。

伟大的佛陀以他那深奥的智慧以对众生无比的悲心为我们开显出解脱之道,使我们深陷苦海的众生有了解脱的光明和希望,再次感恩佛陀!让我们遵循佛陀的教言,随学佛陀无私利他的精神,为度化如天边无际的众生而精进修学,最后愿以此功德回向一切沉溺于生死轮回苦海中的众生都能获得圆满佛果!

因明班 圆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