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甲鱼妈妈

                                    ——“智悲百日大放生”纪实之—

新加坡菩提小组学员   喜绕拉姆

2012年11月23日下午,包括末学在内的新加坡菩提小组部分学员来到佛牙寺对面的一个菜市场。一走进市场里面,一股另人作呕的腥味扑鼻而来,一具具鲜红色的尸体映入眼帘。心里的滋味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穿过几家店后,我们来到了一家出售甲鱼的店,老板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我们看见地上的盒子里有一只大的甲鱼,心里想今天一定要放生大甲鱼!我们问老板:“这只大甲鱼有多重?” 老板看了一看盒子里的那只大甲鱼回答到:“大概6.5公斤吧”接着又补充说到:“这不算是大的甲鱼,还有更大的甲鱼。”接着他用手指了指隔壁屋地上的编制口袋。 还有比我们看到的更大的甲鱼?我们心里都很欢喜,于是让老板解开编制口袋给我们看看,当这只甲鱼从口袋里倒出来后,我们三人顿时呆住了,确实好大,觉得刚才看到的那个甲鱼显得好渺小。

罗绒拉姆师兄立马就说:“这只大甲鱼和刚才那只我们都要了。”没过一会儿,老板接下来说的话,让我们心里的一丝欢喜之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老板说:“这只甲鱼你们今天没办法带走,它已经是属于别人的了,别人昨天就已经预定了,等会儿就要来拿走,准备上餐桌的!”我们愣在那里看着大甲鱼好一会儿。它好像听懂了老板说的话,然后转过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爬到墙边,躲了起来。它大概以为这样躲起来就不会被端上餐桌了。看得出来大甲鱼很难过,也很害怕。

我们恳求着老板卖给我们,老板始终不同意,这是别人已经定了的。老板每拒绝一次,那只大甲鱼就用手往墙边抛一下。仿佛在跟我们说:“我是不是要被上餐桌了?我还可以继续活着吗?”罗绒拉姆师兄又再一次恳求老板,她都快要哭了。我看见墙的上面,放着一张,阿弥陀佛的画像,很惊讶,又突然觉得老板很可怜,于是说:“老板,你也是念佛的,今天你就失信一次吧,把大甲鱼卖给我们 吧,你会是它们的救命恩人。”老板最后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我们的心情又开朗起来。罗绒拉姆师兄说把上面所有小的甲鱼,还有地上的,每一只都要,今天一只都不落下。后来从老板那里知道,这只大甲鱼是母的,而且并不是经常就会来这么大的甲鱼。我们更是觉得今天来对了,幸好来了,不然这只大甲鱼妈妈就要去饭店的地狱,它宝贵的生命就会在阎罗狱卒的一个个牙齿上滴着鲜血。本来对老板还怀着一些厌烦心的我,突然之间对老板生起了悲心。

老板看我们拿这么多甲鱼不太方便,主动提出送我们去坐车的地方。在路中,老板说他有时候会念阿弥陀佛给它们听。罗绒拉姆师兄对老板说:“老板,你以后赚够钱了,就不要做这一行了!”那位老板说:“我也不想做这一行,但是没办法,要养家糊口。”的确,我们看到很多屠夫,觉得很坏,对他们起嗔恨心,是不应该的,很多事他们并不是他们自愿做的,而是由于业力的感召是不得不做。

后来,我们说要送给老板一个念佛机,以后放在店里,可以放给那些动物听,种下解脱的种子。老板开心地说:“好的,好的,谢谢。 ”

最后,我们顺利地把甲鱼妈妈送回了家,它自由了。这一次它彻底自由了!我们在心中默默祈祷着,祈祷它在遇到生命危险时能得到十方诸佛的救护。直到看着甲鱼妈妈在水中消失后,我们才离开。

自由啦!!!

我们望着天空,不约而同地唱起:“一只只小鸟,回归蓝天, 欢乐的歌声,弥漫于天际。天王感动,降下了福喜,山川河流,祥和安逸…….. ”我想起了上师的一句教言:“余事皆下品,唯有利众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