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自利利他的工作——访《法露缘》前总编辑林艾霖

编按:

要数华文世界出版的佛教刊物,实在不少。在香港,有历史悠久的《香港佛教》、最畅销的《温暖人间》,还有《菩提》和《雷音》;台湾则有屡获新闻报导奖的《普门》、《经典》和《慈济月刊》等。而马来西亚也有十多份佛教刊物,如《慈悲》、《无尽灯》、《佛教文摘》,还有《法露缘》。这些给予读者心灵支持的精神读物,经营与编采方针与主流杂志大大不同,今次找来《法露缘》前总编辑林艾霖,为大家略谈当年的编采经验。

撰文:婉桦

编辑:晓华

林艾霖,来自马来西亚的快乐写作人,她爱行走于天地之间,20多年来游遍37个国家,直到如今仍停不下脚步。对她的最早印象,是在十多年以前,那个时候我还是个中学生,我阅读她刊登在报上的文章,还订阅她编辑的佛学杂志《法露缘》。中学时期,在我住的那个小乡下,要买书很难,要买佛书更难。因此通过邮购的《法露缘》杂志,当时颇能满足我对佛学的追求,常常都盼望着邮差赶紧把下一期杂志送来。

然而我们两个南国女子,却相识在香港的弘法精舍。当我们聊起《法露缘》,才知道这率性女子办起杂志来一点也不马虎。

“挂单”办杂志

艾霖在1996年接手承办《法露缘》,这件事并不在她当年的人生计划之中。那时候的艾霖正准备到印度修读佛学课程,把车子房子都卖了,挂单在吉隆玻鹤鸣寺。吉隆玻鹤鸣禅寺开山至今接近80年,现址吉隆玻秋杰路。佛学教育一直是禅寺弘法的重心,因此开办各种类型的佛学学习班,以及禅修营、佛学讲座等活动。寺内并设有图书馆,是繁华喧闹的秋杰路上的一片清凉地。

《法露缘》的创办人是鹤鸣寺当家传闻法师,由包括鹤鸣寺在内的九大佛教团体负责管理,而鹤鸣寺即是当时编辑部的所在地。然而这一挂单的因缘却使她没去成印度,反而留了下来用那笔变卖家当的钱开始办起《法露缘》。

“那时的《法露缘》已经创刊4年,在马来西亚为数不多的佛学刊物里头她颇受欢迎,然而却面对办杂志都会遇到的瓶颈,在协商中讨论如何经营下去。”

当时艾霖认为,佛教刊物能让人的心灵得到滋润,并能在思惟上提供正确的引导。使人的精神从压力和欲望中走出来。”所以在挂单期间得知《法露缘》面临的困境,便开口向哥哥募捐马币5000元以及2台冷气机予编辑部,以支持这份杂志维持下去,我们两兄妹都是《法露缘》的忠实读者。”艾霖的哥哥是个企业家,他觉得这样捐赠究竟解决不了问题,要让《法露缘》得以长期维持下去,只有改变经营手法,于是他反过来建议妹妹,不如把整份杂志接过来办。

于是,原来准备奔向印度的女子,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却”挂单”在法露缘杂志社的编辑部里。房子由哥哥提供,那里既是她的办公室,也是她休息的窝。

设定卖点 结合环保

最初,她只聘请了两个员工,一个负责财务,一个是主编。而她自己呢?她说:”我是负责打杂的!”她这个打杂的,负责专案包括策划、市场、采访、审稿、邮寄等工作,三个女人就这样把杂志办了起来。与之前义工形式不同的是,他们提供与市场上相若的工资聘请员工,因此解决了人事流动的问题,而出粮的,还是一直在背后支持的哥哥。

艾霖曾任职日报、又采访释囚、写书等,这些采访工作做佛教刊物有甚么分别﹖”日报多半是非常潮流性的东西,概括性层面很广,并不能有太多自己的立场。而采访社会性的主题,是一种文学对社会可以提供的关怀,人们能从文学中知道一些人的心声。而办佛教刊物,那是纯信仰对社会有何作用,作为我思考的主轴。因此,过去的经验,结合信仰,就是我能厘清的部份。”

艾霖说,当初接下《法露缘》就是为了不让它停刊,不让支持它的读者们失望。所以,她知道他们必须做出更详尽的计划。经过讨论,他们为重新出发的《法露缘》设定了四个目标,而首要目标就是要留住接近2000名的固定订户。为此,她们创建电脑资料库,把旧读者的订阅资料系统化,并主动通过电话了解读者停止订阅的原因,或寄续订卡以提醒读者续订,积极主动的态度达到了有效的成果。

第二个目标,是为《法露缘》设定一个卖点,一个风格,一个立场,后来决定走社会关怀路线,紧扣社会动态,从佛法的观点看社会万象,给社会教育,给苦难者支持。1999年马来西亚森美兰州爆发立白病毒(日本脑炎)事件,短短几个月内死亡超过100多人,而惨遭毁灭的猪只也多达80万头。当时《法露缘》针对事件制作专题,结合各专家学者以及高僧大德的意见,从佛法出发去支持读者面对悲剧。

第三个目标是让读者有所期待。于是她们参考报纸小说连载的做法,开设版面连载白话佛经,这做法也受到不俗的反响。第四个目标,是希望《法露缘》杂志不单止不亏损,还能够有所盈余。如今往回看,艾霖表示只有第四个目标没有达成。但四年以来收支平衡,没有亏本,也是值得庆幸的了。

艾霖办杂志结合环保的做法也是值得赞扬的。杂志社用纸量多是众所周知,但法露缘杂志社在环保用纸这方面却做了很好的榜样。她们向相熟的报馆和大学征求半废纸,在办公室里排版校稿一律使用半废纸,只有送交印刷公司的定稿用的是新纸,但依然要求印刷公司将稿纸退回来再回圈使用。因为提倡环保,她们受到更多人的支持,甚至有读者和团体主动为他们寄来半废纸。

癌症?小事一桩!

经过四年努力经营,《法露缘》在艾霖的手中办得更出色,并没有令任何人失望,然而她却因为患癌,到了2000年的时候不得不把杂志再度转手让其他人经营。

当初毅然扛起《法露缘》,艾霖甚有担当,后来决然放手,也没有任何遗憾。而说林艾霖是一个现代的奇女子着实不为过,在这个闻癌色变的年代,没有多少人能像她一般无畏地回应医生:”我患上癌症?没问题,小事一桩!我们来谈谈该怎么治疗吧!”因为感悟无常,当她面对癌症依然满脸欢笑。

“因为做杂志,需要涉猎不同传承的书,接触不同派别的法师,听闻各种对法的分析法益,这是一种无比的恩惠,更是深入思惟,同时为了公众的利益,在言行举止间,也尽量守戒,因为我相信只有守戒,所办的杂志才有福报。法露缘给我的太多太多,同时也和不同层面的佛友建立起联系,那是我一直感恩的。放下法露缘后,那些年的训练,已经变成生活的所有,所以后来患癌后,很快就能在佛法中找到出口,恢复正常。”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