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本焕二三事

半窗灵鼠斋

话说那正是花开繁富的天下。僧众接了水,在院子里上下冲洗,更显得寺内粉墙白净,满缀青藤,稠密相叠,一叶覆着一叶。老和尚本焕,坐在石凳子上,看看花,看看小沙弥,吃喜欢吃的木瓜。

僧人洒扫到老和尚左近,紧一紧手脸,致意,请他略站,好把笨重的石凳子挪换个地方。九十五岁的本焕,自己提起身下石凳,似乎那就是半个木瓜,往干净地上轻轻一放,坐下,继续笑盈盈地,看他眼中的繁花。

年高,经历的庙多,本焕老和尚每到一个庙,总是先要去厨房转转,细细地验看,底下和尚吃的是什么,倘不够洁净丰富,他就要怒骂;见庙里的饭碗有盆这么大,便兴高采烈,嘱咐大家好好吃,好好用功。

饭前给僧众布菜,老和尚一边使筷,嘴里总有说道,冬菇是“东成西就”,番茄不免“事事如意”,他自己喜欢的吃食,豆腐算一味,顶顶考究,就是几个素饺子。

饭罢走走,跑香跑久了,寻常散步也是那个姿势,高低甩着手,偶尔想到个公案,停下来,给徒众讲。正巧有只小土狗,摇摇摆摆地,迈进方丈室。大家发一声喊,要追打,老和尚止住,摸出饼干来喂,说这也是众生,有佛性的。

反右,老和尚被执,伤了右耳,从此有些重听。除此,他目力、记性、判断、胆魄分毫不减。年过百岁了,给人打电话,拿起来就拨,几十个号码都存在脑子里。凡有红尘里的电话来,问他,老和尚,你喜欢点啥?他一概答:我喜欢钱,我喜欢红包。有钱我可以盖庙子,给盖庙子的工人发红包,和尚生活也可以好一点,能好好用功。

不过你看老和尚,逢到他吃完斋饭,抽张餐巾纸,折一折,撕作两份,自用,另一份递给徒弟。

耳朵虽然不好,老和尚却是非常喜欢自己打电话,给徒弟们,也给居士,他喜欢的,需要照顾的人,就慢慢地煲电话粥,告诉人们出家的好处,放下的好处,用功的好处。

某僧发愿,学老和尚早年刺血写经,写着写着,发觉文字变黑色了,老和尚教导:刺血这个事儿,要戒盐,平素需吃淡食,久了写的字才是红色。

老和尚某爱徒,在庙里修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想还俗,就想上班娶媳妇儿当个普通人,收拾完行李刚要迈腿儿走,不想老和尚电话来了。你今天好不好?生病了没有?老和尚问,有没有用功?就自管自说起公案来,山下女人是老虎。徒弟一听,不由得泪下。老和尚说完,嘱咐一句,将来你是有大成就的,好了,行李放回去吧,明天一大早,还要念经呢。徒弟到今天也不曾明白,身居他庙的本焕老和尚,怎么会晓得他会打包要走。

本焕老和尚未出家时,以纯孝名,母亲去世,自家肩颈窝里倒上油,点起来供养;圆寂时候,摇几下扇子,就过去了,不晓得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昨夜得信,舍利无数,莹润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