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德国的奶牛祎悟的逃亡之旅

摘要: 祎悟为生存而战,以战而胜的故事告诉我们,所有的家畜、所有的动物都渴望生存,都恐惧遭受屠杀。

从小就听说,牛在被屠宰之前深知自己的末日来临时会为此默默地流泪。和芬雅在黑森林山区、施瓦本山区散步时常常可以看到牛。

每当我注视牛那美丽的眼睛时,都会忧感它们那温柔、顺从,甚至逆来顺受的命运。

牛被人作为耕作牲畜已有上万年的历史。牛肉、牛乳被人食用,使牛和猪、羊以及其它家禽一样成为人类的阶下囚。人类已经习惯于对家畜随心摆布、所欲宰杀,因而奶牛祎悟的反叛精神震惊了整个德国。

逃出魔掌、自求生存

奶牛祎悟于2005年在一户奥地利农家出生。祎悟同生活在阿尔比斯山区的其它奶牛一样,只有夏天可以享受到在高山牧场的自由生活,其它的八个月时间里被拴在圈里饲养。它们在这八个月里只能站在牛棚里,没有任何活动的机会和可能。

2011年1月25日,祎悟再次生下一只小牛犊。同以往一样,为了让祎悟给人提供足够的牛奶,小牛被残忍地从祎悟身边夺走。

主人认为六岁的祎悟已经不能再产足够的奶来满足他赚钱的需求了,因此,在2011年5月的短短四天时间里,祎悟先后被买卖了三次。颠簸的旅途和反复的装卸使祎悟内心极其紧张、充满恐惧。祎悟的最后买主是位德国巴伐利亚的农民。他打算先喂养祎悟,然后在五月底的时候把祎悟送到屠宰场屠宰卖钱。祎悟好像在被几经买卖之后预感到自己处于危难之中。5月24日,当祎悟被运到最后的买主家门前时,祎悟利用新主人在卸车还来不及栓她的机会,飞速奔向森林,消失在莽莽林海之中。买主没有向有关部门通报祎悟出逃的情况。

神出鬼没、与人周旋

祎悟在森林里开始了她不受人摆布的自由生活。转眼到了6月,在森林里散步的人发现了祎悟,并把情况告诉了租林的猎人。7月7日,猎人将祎悟在森林里逃难的消息通报给媒体和当地政府主管部门。

这时候还无人知晓这头奶牛的尊姓大名和来龙去脉。祎悟继续在巴伐利亚州的赞格伯格(Zangberg)区活动,她在森林里出没、时隐时现。和人展开了“游击战”。人们终于在7月19日再次看到祎悟,并拍下了第一张祎悟在森林中享受自由的照片。

7月28日,祎悟在过马路的时候,正好碰到一辆警车。在德国,野猪、驯鹿、小松鼠可以自冒风险穿过马路,但奶牛没有这个权力,因为它们属于家畜,为私人所有。此时,官方开始兴师动众。他们给两个猎人下派了给祎悟打麻药针捕捉、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枪击的任务。这个时候,祎悟新的主人供认自己缺了一头奶牛。

猎人们想尽办法、挖空心思寻找祎悟的足迹与踪影。聪明的祎悟让他们一无所获。为了避免枪击祎悟,保住她的生命,Gut Aiderbichl动物赦免庄园的动保人士出钱从祎悟的主人那里买下了祎悟。并随即派出15个人寻找祎悟。为了引祎悟露面,动保人士们还专门把祎悟的姐姐和祎悟的一个孩子带到森林里作诱饵。

追求自由、一举成名

祎悟深知白天的情况有利于人,所以她利用夜晚的时间看望了自己的姐姐,在黎明之前又销声匿迹。捕捉祎悟成了渴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祎悟出逃的成功和与人周旋的机智吸引了整个德国媒体的注意力。德国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报纸、电台、电视以及网络媒体无一不报道祎悟的故事。顷刻之间,祎悟成为举世目睹的名牛。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德国《图片报》竟愿出资10000欧元奖赏提供祎悟行踪者。这使已经成名的祎悟更加出名。使每个人都开始关注这头追求自由与尊严的奶牛之命运。

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祎悟在玉米地寻求食物时巧妙地避开地上的玉米秆,以避免制造响声。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的行踪,祎悟有意在苔藓上行走。为了不给人提供任何线索,祎悟摒弃人们在门前屋后为动物准备好的清水,宁肯跋涉数公里寻找天然水源。祎悟的聪明智慧让自以为是的人类束手无策。追捕工作也不得不暂时停止。祎悟成为全世界动物追求自由和尊严的象征。8月26日,德国官方不得不解除对祎悟的枪击令。

想念同类、回归牧场

森林毕竟不是牛类生存的理想地方。对同类的想念、对牧场的向往驱使祎悟自己走出森林,来到一户农家的牧场上,同那里的四头小牛犊一起吃草。动物保护人士利用了这个机会,通过双倍剂量的镇静剂才将其制伏。

聪明的祎悟给我们的启迪

祎悟享受了98天的自由生活,她通过对残忍的人类的抗争获得了永不被屠宰的权利。今天,祎悟和她的两个儿子(因妈妈的勇敢,使孩子也免于屠宰。)共同幸福地生活在Gut Aiderbichl动物赦免庄园里。

但是,祎悟的自由战仅仅换取了她和她两个孩子的生命。所有其它被人类作为生产牛肉机器的肉牛和小牛犊、所有其它被人类作为生产牛奶机器的奶牛还在遭受着苦难和折磨、还在被人类随心所欲地屠宰与残杀。

祎悟为生存而战,以战而胜的故事告诉我们,所有的家畜、所有的动物都渴望生存,都恐惧遭受屠杀。祎悟通过自己的行为表达了所有动物们的愿望和渴求。

我们所有的人都对祎悟出逃的原因一清二楚。我们在祎悟身上目睹的只是成千上万的动物向往自由、向往生活的一个缩影。我们是否可以在此悟出一个道理:不把自己的口福享受建立在其它动物的痛苦和生命上呢?

文章来源:http://www.zhfs.org/thread-5899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