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狼伤人悲剧的背后是人与自然的争夺

张培隆/中国经营网专栏作者

笔者也并不是在反对经济发展,只是认为不能因为经济发展、建设、开放旅游而对自然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伤害。

19日下午4时40分左右,警方在枣庄滕州击毙了一只大灰狼。而在此前6天内,枣庄共发生了7起疑似狼伤人事件。这只狼被击毙后,当地居民放起了鞭炮。不过办案民警尚不能确定这只被击毙的狼与伤人的狼为同一只。(齐鲁晚报)

回顾事件的经过不难发现,从3月14日到17日,枣庄地区发生的多起狼伤人的事件,不能简单把这一事件当成野兽伤人的突发公共意外。事件给我们带来的警醒是,作为人类,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和自然相处。虽然道路被铺上了水泥,城市化范围也越来越大,但是这些变化只是发生在短短的一百年之间,要知道在上世纪初人类还是自然食物链中的一个环节。百年来中国城乡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但是这些改变似乎是向着背离自然的方向发展的。整个中国在学习西方的同时,依然在照搬西方百年内走过的“先破坏自然,然后治理”的老路。

发生狼伤人事件的枣庄市地处沂蒙山区南麓北部的山区,由一座座丘陵组成。其中主要山脉有沂山、蒙山、北大山、芦山、孟良崮等高山。

不得不承认,我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人类进行的活动范围实在是过大了,以至于自然界自身在这个国度也没有一个可以独处地方。向自然要经济让整个社会环境变得浮躁不堪,事实上最痛苦不堪的并不是人类,而是被剥夺土地驱赶到荒山野岭的野生动物们。它们如何生存?过去长着丰美水草的野地,飞禽走兽出没的沼泽地,如今都被种上了庄稼。河流被截断铸成堤坝,城市范围在扩大,田野却在不断的缩小,这样下去野生动物除了和人类争利外,余下的只有消亡的权利了。

广大中原地区除去枣庄地区发生狼袭人事件之外,别的地区也有狼袭人的事情发生。而之所以发生在中原地区,最为集中的原因是人占用自然,野生动物生存环境被压缩。

记得一个画家朋友旅行坐火车从欧洲回国,回来聊起一路上的见闻,至今笔者对他所描述边境两端的景色依然记忆深刻:“在俄国境内的景色就是希施金画笔下的大松树林,一点没有夸张。沿途随意的一片景色就是一幅油画,看到这里霎时你就可以理解‘巡回画派’是怎么来的。而贝加尔湖也像海洋一样蔚蓝和辽阔。虽然夏天的火车上没有空调可是气温却也不是很高。”然而当聊起火车跨过边界回到中国境内时,他无奈地说:“刚一过边界不远即感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景色也由红松、阔叶树林变成了整片整片的庄稼地,一些湖泊和淖子都变成了人工养殖场。眼前的一切并不拥挤但却又是让人内心拥挤不堪。”此情此景多少让人感到失落和无奈。

笔者也并不是在反对经济发展,只是认为不能因为经济发展、建设、开放旅游而对自然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伤害。

笔者虽然没有做过横跨欧亚大陆的旅行,但是也通过别的渠道了解到大多数国外人民并不把金钱的多寡当做生活的全部,仍然可以快乐的跟自然和谐相处。笔者也并不是在反对经济发展,只是认为不能因为经济发展、建设、开放旅游而对自然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伤害。需要认清事情的前因后果,是人类先破坏了自然在先,野兽相伤人在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章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20320/15371163465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