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主义是一种文化行为

北京师范大学科学哲学博士 田松

在我的逻辑世界中,我把素食主义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健康+环保+合天理。”

我吃素基于以下三方面:首先我认为吃素,身体营养不存在问题;其二,一开始我以为人类是杂食动物,所以吃肉是天性,但后来发现绝大多数灵长类动物都吃素,也就是说,从生物体征上看,人类不应该吃那么多肉。在我的逻辑世界中,我把素食主义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健康+环保+合天理。”

工业化养殖的化学合成物品

现在工业化饲养的鸡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阳光,这就不会很健康。人类为了多吃点肉,就完全漠视动物作为一个生命体的存在。工业化养殖下的动物都是此种命运,不合天理。场主们为了收益的最大化,就提高投入产出比;而动物们如果不舒服、不愉快就会生病,生病可能致死,这会给所有者造成损失,于是场主就想办法不让其死,给其打抗生素;为了让肉卖得更好,给其打瘦肉精;为了让其长得快,给其吃激素、添加剂等,这是一个完成产品的过程。我将工业化养殖中产出的肉称之为工业肉,不是真正的肉,而是肉的拙劣仿制品,由抗生素、瘦肉精、激素和添加剂等构成的化学合成物品,只不过在其制造过程中由一个生物状态的猪(牛羊等)参与制作了,但“猪”们不是主角,完全是一个被加工的材料。

食物是什么?是人和自然的中介

事实上,以前我们一年吃一次肉,你吃的是真肉;而如今你每天吃的却是假肉,工业化给你的是一种替代性满足。但人们一直认识不到这点,所谓“科学就是好”,科学养猪一定比农民传统养猪更好,各种饲料添加剂作为先进科技成果正在推广。

拿牛奶来说,现在到处是牛奶的广告,其实背后的真实面目是资本驱动。你有牛奶有利于身体健康的科学依据,我这还有牛奶不利于身体健康的科学依据。所以在我看来,这个所谓的科学依据并不可信,所以我越过之,用历史依据来考虑问题。汉民族在历史上就没有喝奶的习惯,如今我们大规模频繁地接触牛奶这一事实很可怕。伯克利分校的迈克尔·波伦说,食物是什么?是人和自然的中介,当你的食品发生了变化,意味着你和环境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正所谓“水土不服”,也就是说接触一种新食品是件危险的而非值得欢呼的事,只有现代人才什么都敢干。

如果牛奶对人的健康真的很重要的话,那就意味着汉民族长期以来确实不健康,而“东亚病夫”这个口号就应该成立,这很荒谬。由此可见,牛奶对汉民族来说不是个必要之物,当你把一个不必要的东西论证成一个必要之物时,后面一定隐含着资本的阴谋。而在此我想强调的是,今天出事的是三聚氰氨,下一个出事的将是合法的添加剂。

食肉并不必要

在《曹刿论战》中,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由此可推论出,食肉其实是一种达官贵人的身份象征,而其中祭司居多,因为吃肉是祭祀的职业。为什么这么说呢?人类在大自然中很渺小,对大自然甚至很多动物都抵抗不了,于是就需要从强大的对境处获取保护,而神灵就是其中的一种;强大者在人类想象中如猛虎、熊、豹等都是肉食动物,而祭司作为通灵者自然需要吃肉以示上达神灵。追根溯源,吃肉是一种文化象征而不是生理需求,就像我们几个朋友喝酒一般,也是一种文化。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东北每家每户不能平白无故地吃鸡,只在过年过节来客人、生病时才会吃肉,而这些都是祭司活动的一部分。

素食主义对环保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不好说,素食后你自己觉得合天理了,你淡近人事、拥有向善之心,表达的是一个态度,只是一个文化象征。素食主义是我对整体工业文明理论批判的一部分,所以我这完全不是宗教意义上的,也不是出于健康考虑,我是试图回到一种传统状态中去,我自称为“知行合一”,理论指导行为。有人问我:“你怎么能坚持五年不吃肉?”我说:“这不需要坚持,就像问你怎么能十年不吃沙子一样,答案是,因为沙子是石头。”

文章来源:国务院参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