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佛教影响了我的世界观

莎莉·奎因《华盛顿邮报》

缅甸仰光——在对外关系委员会的现场,采访缅甸籍持不同政见者昂山素季,她曾经被拘留超过15年。今天,她受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邀请,在和委员会的谈话中,翁山苏姬坦诚而直率地探讨了她的国家所面临的问题。尽管她经历过很多恐惧,在她的言谈中却没有一丝愤怒或苦涩。

我发现她是一个真实且非凡的人。除了纳尔逊•曼德拉,我以前从没遇到过任何像她一样的人。纳尔逊•曼德拉后来成为囚禁过他的那个国家的总统。以下是采访的摘录:

提问:我是莎莉·奎因,是华盛顿邮报“信仰”专栏的主编。像我的同事弗雷德•海亚特一样,我希望您可以为我们写些文章。(笑声)这更多的是关于个人的问题,我不知道今天从你身上能了解到什么。

对于某些人可能会现出很疲惫也很沧桑,也可能有点愤恨,然而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难以置信地快乐和乐观的人。这是过去15年或20年的经历所赋予你的,是我们中没有一个人能真正想象的事情,是什么使你从所有这一切痛苦中走出来?

你曾说到我们如何才不必(这样做)——我只是想获得清白,而不是要处罚谁。你也曾说过,让我们忘记过去。是你的信仰带你走出这些困境并且达到目前的状态,使你成为积极乐观、快乐和进取的人么?

昂山素季:好吧,让我一点一点地来回答你。我累了——事实上,也很困。但我很高兴没有表现出来。(笑声)

还好,我并不愤恨。但我必须说,我不是在说要忘记过去。我们必须面对过去,我们不能忘记过去。但不需要以痛苦心情去回忆过去,也不要以愤恨的方式记住过去。我们需要记住过去的理由,是为了避免将来犯同样的错误。只是为了使我们现在和未来生活得更好,才需要过去。

你问到这是否与我的信仰有关,我想你的意思是不是指我的宗教信仰。我想在一定程度上,宗教信仰确实起到了作用,因为我信奉佛教,所以我肯定佛教的教义确实影响了我的思维方式。

不仅如此,还要说明的是,在我开始从政的这场民主主义运动中,我总是基于这样一种出发点,那就是,这应该是一个能够给民族带来更幸福、更和谐、更和平的过程。如果你被禁锢在愤恨以及复仇的欲望之中,就无法实现这些,所以我从来没想过以愤恨和痛苦的方式前进。

但是通过彼此了解,试着去理解事物的另一面,并通过和想法完全不同的那些人协商、谈判,达成一致或不一致。如果有需要的话,以不同的思维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达成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