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人有多难!

也许是由于连续精进念佛消除了业障,一次偶然的用功间歇,我翻看从前收集的“四加行”资料,在“暇满难得”资料集里,某位藏地仁波切开示的一段过去不曾留意的话显现在眼前,他说“在精卵结合的当初,要与无数中阴身进行一场艰苦的争夺战,才有可能获得这个人身的机会。”

科学上发现,一位健康成年男子平均一次排精子五亿个左右。由此我们不妨设想,每一个精子对应一个中阴身。那么五亿个又是什么概念?记得小学时老师让我们做过一个计算,那就是如果一个人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每一秒钟数一下,数完一个亿总共需要三年时间,数完五个亿,需要15年!

再进一步思考:我们一般见过几百人的相聚;几千人的场面也有,只是相对少一些;过一万就不多见了;一场精彩的足球赛,一次大规模的演唱会,有五万到十万人,这么多人的出场、入场,喧嚣、喝彩,足以用壮观的描述;更多的,某些节日大游行,迎请佛骨舍利,数十万人,一般形容是人山人海、万人空巷。设想一下,从这么多人里要点选一人,让他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幸运儿,这个人,就是你,这有多难?

更进一步,将自己放到宇宙天空,俯瞰整个大地,下面的田地山川,城镇聚落,几乎每个地方,到处都有人。都说北京、上海人多,也不过数千万人。五亿!差不多三分之一个中国的总人数!从这么多形形色色,充满各种思想、各种品质的人中,独独选“你”,去一个不同的世界过不同的生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低概率事件?

说“选出”还不准确,因为这“五亿人”都有一个共同明确的目标,都向同一个方向努力、冲刺,那个场面,想象不出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壮观,或是惊心动魄。一般认为现在公务员的录取是一场艰难的竞争。2008年美国几十万人竞争3千3百个政府岗位,2006年印度政府录取5百名左右公务员,报考考生达到35万,录取率只有千分之一点四。今年“国考”最热门的重庆国家统计局职位报名录取率达9470比1,而五亿分之一,相当于这个万人角逐的几率系数再乘以五万倍!

所以经常听到人对那些急性子说:急什么急,赶着去投胎吗?是啊,这样的不可思议的机遇,给哪位有修养的慢性子,他应该都会“急起来”。为什么,因为投胎为人,对绝大多数六道众生来说,意味着“一揽子”的改变:原来是地狱道的,可以从此远离不间歇的剧痛煎熬,可以有几乎数万“天”的解脱,而不是在苦痛时自己曾经一再祈求的:请停止哪怕一秒钟!原来是饿鬼道的,终于可以吃到食物,喝到水;可以不必再为了一块粪便,甚至一口痰打得头破血流;可以不用再过那种日日、时时担心那些比自己强壮得多的恶鬼杀死自己而担惊受怕的生活(类似于电影里被黑社会追杀,但要恐怖得多,因为在鬼道里可没有人权法律,只有恃强凌弱)。对于那些畜生道的众生,则可以有机会具备思考能力,来想办法躲避夏日的酷热,冬季的严寒;可以不再互相残杀、吞噉;可以在病痛、衰老时找人想办法缓解。此外尤其是,一旦做了人,还可能遇到“传说中”的能够听闻之后就永出三界六道轮回的“佛法”。

一般来说,由于农村生活很艰苦,所以农村的孩子更愿意刻苦努力地学习,来参加几人到数十人的角逐,而考上大学。同样,由于现在社会竞争激烈,生活压力大,而迫使人们不得不报考百十人竞争的公务员。那么,相同的理由,三恶道众生,生生世世经受远超于人道任何困境的剧苦,足以逼迫它们敢于奋起,去争取亿万分之一的投胎做人的机会!而且,这个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仅仅发生在我们上一期业报身结束,刚好有机会处于可以投胎的中阴身阶段。这个中阴身阶段,短短的几天,至多四十九天,相对于地狱道、饿鬼道动辄数万、数亿、数十亿岁的寿命,是何等的微不足道?尤其是,要有与自己累世有缘的两个人,正好处于可以成胎的暂短时段,而且自己所处的机缘,正好在业力牵引的范围内(记得某位证道的大德,发愿来娑婆世界,却发现没有与自己有缘、可以做父母的人类,只好先投胎鸟巢)。至此,这个投胎人道的外缘才算具足。

现在想一想,我能有机会写下这么些文字,而另一个人能有机会将之看下来,就这么一个看似如此简单的人类行为,对于我们整个的生命历程来讲,意味着多么不可思议的难得难遇?目前地球上七十亿人口,任何两个人劈面相逢,都是亿兆分之一的机会,因为两个人都要经过那个亿万分之一的筛选,两个五亿相乘,不就是25兆分之一吗?

由此,我理解前些年看到西方关于濒死体验的分析报告。在分析其共同点时,都发现这些“活过来”的人,普遍变得善良,很珍惜与其他人的缘分,除了他们对恶道的恐惧,这应该与他们在濒死时,看到或感到人身的难得有关。而且,我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堕胎流产的婴灵对我们那么充满不可原谅的仇恨,的确是因为我们不经意毁掉的东西,对另一个生命来说,其珍贵程度,根本就是无以复加!也理解了为什么说父母的恩重难报,因为从住胎开始,直到我们能够完全自立成人之前,是他们,日日夜夜滋养呵护着我们的这个“人身”,才使我们有机会凑足今天的暇满。也因此,我终于理解了世尊用大地土和爪上尘的比喻来说明今生死后,来世再投人道的机会之渺茫:我们谁敢设想,与世界上的五亿人来竞争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

再回到前述亿万中阴身驱动的精子都投向同一个目标,犹如万人马拉松冲刺一般冲向那“一个”卵细胞的情景:一阵无声,但却震耳欲聋的喧嚣之后,与你我相关的那个精子,终于成为其中的幸运儿。于是,我们终于可以安心地住胎,成胚,静静地等待着出生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经过黑暗、孤独、漫长的十个月,我们可以落草了——且慢,还没完:有关研究指出,精子中只有60%是完全健康的,有20%是无能力成胎的,另有20%是畸形的。因此,我们有20%的可能性成为先天六根不全的畸形,或眼耳鼻舌不灵,或四肢不全,或精神颠倒错乱。现在审视自己,不在此列,才终于可以舒一口气:我算是得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身”!

由此,我们具足六根来到人间,可以停歇一下,洗涤无尽漫长的三恶道留下的恐怖阴影。但是,由于人道并不究竟,只是短暂的歇息而已,在这短暂的歇息中,我们必需找到脱离轮回的出路,或者说是生命的归宿。为此,我们需要首先不被世间的世智辩聪所左右,对宗教信仰持批评怀疑态度,对六道轮回,因缘果报固执地进行简单否定。在认可宗教信仰的存在后,最上的机会当然是遇到佛法住世。

这个机缘遇到的难度一点不次于我们投胎来人间,因为它也需要广泛的机缘汇聚。它稀有到什么地步?佛说:犹如长夜闪电。我们知道,释迦佛的法运一万二千年,也就是说,对于我们这一期人类,这种度人出三界轮回的智慧能够流传一万二千年。然后,下一尊佛,弥勒佛降世,是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之后。一万二千,除以五十六亿七千万的结果是多少?一个夜晚平均8小时,计2万8千8百秒,一道闪电,几十毫秒。二者几率几乎完全一致。也就是说,即使我们生生世世都能生而为人,但遇到佛法的机会,也不会高于一整夜遇到一瞬间闪电的概率。那么现在,就正好是漫漫长夜中唯一一道闪电照亮的一刹那,我们得人身!嘘,难!难!难!无过此难!

我们看过《释迦牟尼佛传》,里边有位当时全印度修行最好,境界最高的阿私陀仙。太子降世,他来给太子相面,一见太子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老仙人不仅老泪纵横,感叹自己无福,不能等到太子将来成就佛道转三界大法轮而出离生死。也就是说,我们虽然何其不幸,生于正法日渐衰微的末法时期,但又何其幸运,生在佛法住世时!此等大幸,已经远胜于旷劫苦行的阿私陀仙人!此犹未完,佛法住世,是有地区局限的,没有佛法的地方称为边地,有佛法的地区称为中土。现在佛法中土在我们中国、东南亚等地。其他地方,即使生在北欧、美国等一般人向往的富庶之地,但从脱离轮回的角度看,这些地方恰恰是无佛法照耀的边地,是不可能闻法得究竟解脱的。

往下,即使生了中土,能够信佛法的也就是一半不到;信佛法的,多半是拜拜求平安发财,知道佛法是用来解脱生死的又不到一半;知道解脱生死靠修行佛法,并发愿依教修行的又不到一半;发愿修行了,能够找到真正有证悟的善知识来指点自己的就更少;亲近了善知识,具备勇猛精进心,则少之又少。如此算来,我们许多人能走到今天,具备今天这样的暇满人身的修行机会,是何期稀有?!所以当代住世大德索达吉堪布曾经说过:在成佛的道路上,得到暇满人身其实几乎已经走过了一半的路程(但是一朝失去,等于重新回到起点,再重走一遍这一半的路程)……

说到这里,我强烈地感到,我们人类,犹如一名初次接触电脑的土著,被电脑令人眼花缭乱的显像所迷惑,因看到“扫雷”有趣,就没日没夜地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却全然不知道应该看一看电脑的说明书,了解一下这个可以进行某种控制而显示图像的家伙到底可以干些什么事,最大化的利用价值在哪里。我们得到的暇满人身也是如此。前述的,如此难得难遇的暇满人身,远不是用来吃喝玩乐、娶妻生子的。利用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当生成就,永出轮回;可以行善积德,弘扬佛法,往生极乐世界;乃至于可以即身成佛,广利无量有情。

想一想,佛说“无缘不聚”,那些与我们同时角逐人身的中阴身,其实也是与我们有密切因缘的累世冤亲债主,我们的成功,意味着他们的失败。在一本关于中阴身解脱的书中谈到,一旦一个人身的机会被某个中阴身占据后,其他中阴身则“黯然神伤,凄惨离去”。设想一下,我们与许多至亲眷属拼命逃离一场旷世的灾难,等我们确认自己逃出来后,一回头,却发现自己的母亲依然深陷其中,而自己却眼睁睁无力拯救,那是一种什么心情?所以我们得到暇满人身宝的同时,我们已经肩负数亿苦难生命的殷殷期望,虽然对于他们来说很渺茫,但毕竟人世间有了与他们相关的“亲人”,我们在世间做一件哪怕是极微细的善事,只要回向给他们,他们都能得到很大的功德利益,而如果我们学佛出家,乃至于往生极乐世界,当生成就,他们该是多么欢欣鼓舞呢?

自从意识到这个亿万分之一的精子与我存在于当下的关系后,在数天中,时常止不住双泪长流,痛悔自己过去半生的不珍惜,恐惧一旦无常来到,我将在几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失去如此难得,今后几乎不再有的暇满机会。有时,我会哀叹那么多的其他道的众生,要怎么才能在如此渺茫的机会下得到像我一样的暇满人身。更哀叹我身边许多的人,每天浑浑噩噩地挥霍着这种无量黄金都无法买到的时光,根本没意识到当下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所具备的价值有多么巨大。经常听人说:我只是在“打发”时间——如此珍贵的东西,在我们没有认识到它的价值之前,居然会如此不经意地将之视为负担,我们的愚痴何以至此?!每次想到这些,声声弥陀佛号撕心裂肺地冲出我的嗓子,冲出大殿,直至虚空宇宙,希望无所不能的佛号光明,能照破众生的无明,能救拔一切愚痴之苦!

文章来源:http://www.998000998.com/plus/view.php?aid=693